我和哥哥韦松之间的年龄差距不算太大,相差仅四岁。从小到大,我们感情就很亲密,无话不谈。他是家里的老大,待人谦和有耻,学习成绩又好,自然被爸妈们多多疼爱。不过他从没有任性妄为,反而总是对我这个小棉袄体贴入微。

韦松如今已经成家立业,妻子刘芳是一位温柔贤惠的好媳妇。他们的小女儿思淳今年才六岁,却生得皮肤白里透红、眉眼秀丽,被我们全家人宠到无以复加。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看着就让人觉得温馨幸福。

我自己在省城一家公司上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房子不大但五脏俱全,硬装修算是中等水平,陈设虽然简单,却给人一种舒适自在的感觉。平时我总是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生怕哪里凌乱不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天,我接到了哥哥韦松的电话。他笑嘻嘻地告诉我,春节前夕他们一家三口准备到省城来小住几天,顺便也游玩游玩。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是啊哥,你们一定要来啊!我这儿正好有房呢,你们就住我这儿吧,正好热闹热闹。我毫不犹豫地说。

那太好了,正合我意。哥哥开心地应道:不过你那房子不大,我们三个人要不要太挤了?

我当时心里打着小九九。房子虽小,但勉强能住下他们一家三口。况且我自己在单位也有着落,不会常常在家。再说了,有家人作伴,哪里会挤呢?

别了哥,房子虽小五脏俱全,你们三个人绝对没问题!我先收拾收拾屋子,你们啥时候到就告诉我一声。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弟!到时候一定要给你们准备大礼物哦!

挂了电话,我立即开始打扫卫生,把家里里里外外尘埃灰尘都清理了个干干净净。我还把杂物全都收拾好,单独留出一间卧室以及客厅的沙发。同时,我将储藏室的被褥都拿了出来,准备让哥哥和嫂子睡卧室,小侄女则和我挤挤沙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天后,哥哥一家三口就如期而至了。一下车,韦松就热情地拥抱了我,嘴里不住夸赞:弟啊,这地方可真不错,比我们老家强多了!

我连忙谦逊几句,转而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屋。小侄女思淳乖巧地站在一旁,见了我就扑进我怀里撒娇:舅舅,我想你了!

我心里顿时甜丝丝的,连连在她脸上亲了几口:乖,舅舅可把你给宠上了!来,进屋坐坐吧。

进了屋,刘芳打量了一圈,高兴地对我说:你这屋子虽小,但看着可真温馨啊!以后你要是嫌弃了,就把它送给我们吧。

大家听了哄然一笑。哥嫂把行李箱往卧室一搬,我则帮着抱起小侄女的小书包。看着他们仨暂时在我这里安家落户的样子,我就偷偷地暗自高兴和庆幸,没有白白准备那么久。

弟弟,一会儿带我们出去逛逛吧,我都好久没来这座城市了!韦松建议道。

我笑了笑说:没问题,正合我意。你们先歇会儿,等下好好带着你们随便转转!

哥哥一家入住的头几天还好,我们就像以前一样,相见恨晚、谈笑风生。不过很快,一些麻烦就开始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首先是生活习惯的差异。我向来是个爱干净的人,哥哥他们家却显得邋里邋遢。他们进出屋子总是不把鞋子换下,还把外衣和被子到处乱扔。虽然我不愿计较,但暗地里还是直皱眉头。

有一次,我看到客厅茶几上堆着一摊糖纸和果皮,就忍不住对哥哥说:哥,那堆东西你们是不是可以收拾一下?看着真难受。

哦抱歉抱歉,我这就收拾。哥哥连忙拿起纸巾把桌面扫了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者是生活作息的不同。我通常很早就起床上班,到了晚上也比较早睡。但哥哥一家睡眠时间太晚,常常到半夜还在客厅看电视、打游戏。电视的声音通过空旷的房间清晰可闻,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忍了几次,终于受不了了。

哥,你们可以把声音给小一点吗?我都快被你们给吵醒了。我无奈地说。

哎,不就是看会儿电视嘛,你太啰嗦了吧。哥哥不以为意地回了一句。

听到这话,我只觉得一口气顿时躺在心口,说不出话来。我只好气呼呼地回到房间,把被子拉到头顶,勉强入睡。

除此之外,哥嫂们在家里的一些陋习也让我颇为反感。刘芳有时会把头发、指甲啊之类的杂物随处乱扔。韦松吃东西的时候嘴里会哼哼唧唧,实在难听得很。小侄女思淳有时还会拿我的东西到处乱扔。

见到这些情况,我虽想制止,但看在他们是客人的份上,心里又过不去那道坎。只能在背地里暗暗发愁,等他们离开后我再把一切都重新收拾。

就这样,我们在一间不算宽敞的房子里耗着。几天下来,我已被他们的生活习惯弄得有些烦躁。但为了避免矛盾,我依然在忍耐着、容忍着。

哥,你们怎么连我家客厅都不放过了?我终于忍无可忍,指着狼藉的地面质问道。

嗨,不就是喝点酒嘛,你没看到桌子旁摆着几个酒瓶吗?哥哥从卧室里探出头来,神情平静得很。

可是你们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喝酒不伤大雅,但为什么非得把我的客厅弄得这么乱?你们也太不讲卫生了吧!我仿佛看到了这间被占领的房子,顿时怒火中烧。

你小子难道有什么毛病?哥哥也被我的质问给惹毛了,闷声走到我跟前,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哥,你们来我家做客,却好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我是你弟弟给你方便,但你们就这样践踏了我的一片心意,我真的很生气!我大声控诉道,语气颇为激动。

刘芳这时也赶了过来,连忙拉开我和韦松:好了好了,你们两兄弟何必大动肝火呢?我们一家人就是太邋里邋遢了点,以后一定改正,你不要生气嘛。

你小子说谁把你家当成娘家了?真是太没规矩了!哥哥听了我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上前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嘴里下意识地喊道:哥,你要做什么?

我们哥俩好好谈谈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哥哥一用力把我拽进了卧室,随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别过来掺和!哥哥厉声呵斥了一句,刘芳吓得缩回了手,眼圈都有些红了。

我也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劲来,语气强硬地说:哥,你疯什么?就因为我说了句公道话,你就这么过分?

过分?你小子倒好,我们一家做客你家,也得学会点尊重!另外你要知道,婆家的事还轮不到小辈的你来指手画脚!韦松破口大骂道。

那你们把我家弄得这么乱,我难道还要闭口不言吗?我并不示弱,一字一顿地反驳。

乱跟不乱又关你屁事,这不是我家吗?我爱咋样就咋样!哥哥一瞬间理直气壮起来,活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听他如此狂妄自大,我禁不住心头一震,一时也愣住了。看吧,我只是把房子借给他们住而已,哪怕只是出于绅士风度,他们也应该尊重我一下。可现在,这个曾经温文尔雅的哥哥竟然理直气壮地把我家当成他家了!

我怎么了?回去跟爸妈告状吗?哼,你算老几啊!哥哥一句话就踩在我最痛的地方。

我咬紧牙关,感到一阵无助和屈辱。自己的房子被人当成娘家了,身为主人还被人这么呛声,这算什么事儿?可是眼下我似乎也无力回天,哥哥那股熊孩子的劲头,着实让我捉败仑。

看到我的窘迫,哥哥得意地扬起下巴,用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说:怎么样,我说得难道不对吗?你要是还有意见,就尽管去告我的状,看家里人会怎么处置你!

够了!我咬牙切齿,终于也被惹恼了,破口大骂:韦松,你他妈的倒是大爷了!明明是我主动把房子借给你们住,结果你们反倒占为己有,把我的地盘当成了自己家!你根本就不尊重我!

妈,你管好你自己吧!男人的事你可少掺和!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火气在我体内熊熊燃烧,爆发般地喊出了声。

刘芳被我这一嗓子呛得不轻,顿时老羞成怀,缩在角落里抽泣起来。小侄女思淳见状也跑过来拉着妈妈的衣角,哇哇地大哭起来。

我靠,你特么敢骂我媳妇!给我滚出来!哥哥听到他们母女的哭声,整个人已经被震怒到了极点,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就是一顿狂揍。

我几乎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他扑倒在地,拳头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我只能本能地护住头部和要害,任由他暴击我的胸腹和后背。见我不还手,哥哥却愈加狂躁,泄愤般暴打得更加凶猛。

可怜的刘芳一边哭泣一边拼命拽住他,孩子般喊着:别打了松松,你们都是亲兄弟啊!

我的鼻子已经流血了,浑身火辣辣的疼。对于这个曾经疼爱我的哥哥,我只感到无尽的愤怒、后悔和悲哀。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接过来?现在好了,客气一场连自己的房子都快失去主导权了。

忽然,哥哥似乎打累了,把我一脚踹开,喘着粗气骂道: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我可管着你这房子了!再有下次,我绝对不客气!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室,刘芳和思淳跟在后面,全然没有安抚我的意思。

我躺在地上,浑身无力,脑海里一片混乱。从没想过和哥哥会爆发如此剧烈的冲突,也没料到房子会沦落到这般境地。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渗了出来,我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个可怜的落汤鸡。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去洗手间简单处理了一下鼻子上的伤口。我本想离开这里,到朋友家借宿一晚,好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可是转念一想,这里毕竟还是我的家,我凭什么要做这个离家出走的人?

于是我硬着头皮回到了客厅,发现哥哥一家三口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出现,他们都是一愣,面面相觑没有说话。气氛极其尴尬和诡异。

我深吸了口气,打破了僵局:哥,你们还打算住在我这里吗?要是嫌弃我这房子,现在就可以搬走了。

哥哥皱着眉,沉默了半晌才开口:小亮,我确实刚才言行有些过火了。可是你也得承认,你实在太较真了,把一些小事情无限夸大化。

我太较真了?我简直要被气笑了,你们把我家弄得乱七八糟,我说句公道话就挨打,我就算脾气再好也会生气吧?

见我神情有些激动,刘芳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你们两兄弟何必还计较这些呢?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你说得有理。松松,赶紧向小亮道个歉吧。

哥哥闷闷不乐地看了我一眼,才不情不愿道:小亮,对不起,我刚才过于冲动了。但你也要尊重我们,毕竟我们是你的长辈和客人。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百感交集。长辈?客人?你们把我家弄得一团糟,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压榨,现在倒还占着理了?可是环顾四周,我也渐渐冷静下来。这是我的家,我的地盘,我绝不应该被人欺负到失去理智。

哥,我也向你道歉,刚才对嫂子说了那样的话。不过你也要想清楚,这里是我的小家,虽然借给你们住了,但你们也不能把它当成自己家。我咬着牙说道,你我都是男人,总不能为了这些小事情大打出手吧?

哥哥低着头,似乎在反省和沉思。刘芳则上前给我涂了点药,低声说:小亮,你说得对,我们做客的确太不谨慎了。咱们就从头做起吧,好不好?以后我们一定小心翼翼,决不会再踩你的底线。

看着嫂子诚恳的目光,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的确,我们毕竟都是一家人,即便发生这种矛盾纠纷,也不应该撕破脸和决裂。我们该好好反省,互相包容,而不是一味地咄咄逼人。

我深吸一口气,坦率地说:好吧,你们暂时还是住在我这里吧,只要以后注意一些生活习惯就行。我也会尽量不斤斤计较太多,毕竟我们都是亲人。

行,我们一定改改改!思淳也在一旁拽着我的手保证。

他们走了以后,我花了两天时间把房子重新收拾了一遍。看着焕然一新的居室,我不禁感慨万千。这就是我们的家,一个永远干净整洁、永远温馨安康的小窝。有了这一次教训,我想我以后一定会更加珍惜它。

人与人之间总会发生一些矛盾和争执,但只要用爱心去化解,就没有什么是解不开的结。我和哥哥之间的裂痕终于弥合了,这让我觉得,将来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互相体谅、相亲相爱,而不是伤害和猜忌。有了这个认知,我觉得自己又长大了一些,也更加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