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马斯士兵

哈马斯领导人的3个儿子还有几个孙子分别带领部分队伍进行作战,成功将加沙局势逆转,但以军随后的一场空袭,以及美军司令的直接下场,为加沙再次蒙上阴影。

哈马斯深夜突袭

以色列撤军

2024年4月7日,以色列迫于国际压力不得不从加沙南部撤军,但留下一个旅的兵力驻守横贯加沙地区的内察里姆走廊。

伴随着以军的全面撤退,哈马斯终于获得了反攻的机会,其中以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的3个儿子以及几个孙子带领队伍参加了战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马斯武装

哈马斯军队分散开来进入加沙中部地区,迅速构建了一片防御网,然后在此基础上不断向前推进,给以军驻守旅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加沙地带最南端的“最后的避风港”拉法之中,还有更多失去了亲人的巴勒斯坦民众加入哈马斯,然后沿着内察里姆走廊不断赶往前线。

哈马斯武装

哈马斯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快聚集了24个营的兵力,然后对剩余的以军进行了包围,并在深夜对以军发动了大规模的夜间袭击。

以军因此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不得不放弃已有据点向后撤退,而加沙战斗的节节败退,以色列安全局的特种部队和以军的战机已经随时待命。

以色列特种部队躲在加沙建筑里使用狙击枪对哈马斯进行围剿,以军也用无人机事先侦查哈马斯据点,然后毫不犹豫的对这些据点进行了空袭。

伴随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空袭,哈马斯的据点被摧毁,就连拉法也遭受了不少的袭击,而在加沙中部的战场之中,以军已经开始了对战场的清理。

以军公布空袭战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右)

2024年4月10日,以色列国防部和环球网报道:以军成功夺回了阵地,并在事后的清扫过程中,发现了哈马斯最高领导人哈尼亚的3个儿子,以及数个哈尼亚孙子的遗体。

这对以色列来说是一场大胜,但是对于哈马斯来说却不足以产生悲伤,因为自从巴以冲突以来,哈马斯和巴勒斯坦的悲伤已经用尽,他们的眼泪已经流干。

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在以军空袭中身亡的3个儿子

英国《太阳报》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哈尼亚,结果哈尼亚只是双手合十,然后默念“愿真主怜悯他们”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余的表情了。

原来,哈尼亚已经在巴以冲突至今的6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失去了60多名亲属,这放在古代来说简直就可以说是“被灭了满门”。

美军司令和以色列见面

哈马斯遭受了太大的打击,不得不继续收缩防线,而随着以色列国防部对外公布的消息,黎巴嫩和伊拉克,甚至是胡塞武装联合起来,试图阻断以色列的补给线,并对以色列本土进行打击。

而就在这种危急的时刻,美军司令到访以色列的消息被放了出来,而这是否意味着中东战局的升级,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军司令终于下场

以色列国防部发言人哈加里

2024年4月12日,“光明网”援引以色列国防部发言人哈加里于前一天的发言:为应对伊朗随时可能发动的报复,以色列已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哈加里还表示: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迈克尔·库里拉已于当天乘坐飞机来到以色列,并将与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赫齐·哈莱维在当天19:30分讨论当前局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

美军司令此次急匆匆的到访以色列,目的是为了防止伊朗对以色列的残酷报复,并帮助以色列度过这次可能的“灭国”危机。

如今的以色列已经惹怒了黎巴嫩和伊拉克,4月1日还空袭了伊朗的在叙利亚的大使馆,并“斩首”了7名伊朗将领,这对伊朗来说无异于挑起战争。

伊朗秀武器装备

此前伊朗扬言报复以色列,但一直都没有动手,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伊朗方面也将武器装备和9款远程导弹拉了出来,随时都可能对以色列本土进行袭击。

以色列独木难支,却还想要开启多线作战,但这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根据相关报道显示,以军的常规力量只有1万多名军官和2万多名雇佣兵,根本不足以防御多国的围攻。

《太阳报》报道的以色列打击伊朗核设施示意图

以色列方面似乎也看出了这个窘况,先后对外发布了“如果伊朗展开报复,就轰炸伊朗核设施”的消息。

根据英国《太阳报》的报道,伊朗的阿拉克重水反应堆、加钦铀矿、纳坦兹核设施和布什尔核电站已经纳入了以色列的打击目标。

内塔尼亚胡

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伊朗应该会陷入投鼠忌器的尴尬局面之中,但以色列这次真的把伊朗惹毛了,因此想要息事宁人显然不太可能。

随着伊朗报复进入了倒计时,以色列本土的安全已经岌岌可危,而美国司令的到来,必然能为以色列带来一段时间的缓冲。

内塔尼亚胡

当以色列稳定住了黎巴嫩、伊拉克和伊朗方面的报复,那么巴勒斯坦就会再次陷入战火之中,而巴勒斯坦民众还将遭受更大的灾难。

早些时候,内塔尼亚胡就已经对外宣布了“拉法军事行动”的日期,尽管以色列国防部否认确定具体日期,但就以目前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来看,以军开启拉法军事行动的日期已经不远了。

结语

拜登和内塔尼亚胡

以色列在美国的无底线支持下行事嚣张跋扈,带给中东国家及巴勒斯坦巨大的悲伤,而哈马斯非但没有在强压之下崩溃,反而有了愈挫愈勇的趋势。

巴勒斯坦民众面对加沙,挥舞巴勒斯坦国旗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而巴勒斯坦民众们在失去了亲人和家园之后,就只能加入哈马斯与以军战斗。

试问,哈马斯这种“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的进攻,以色列这个没有战略纵深的国家,顶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