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文杰,今年53岁,从事了一辈子的体力劳动,如今正值退休的年纪。这些年辛苦操劳,赚钱养家,倒也攒下了一些老本。儿孙自立,妻子在家相夫教子,我就想好好享受一番天伦之乐。

一次偶然的聊天中,我对准备好久的远行旅游再次念念不忘。和我最亲的就属六十多岁的亲家母张淑珍老人家了。我们母子两个都是膝下无子女,自从儿子和儿媳离世后,更像是相依为命。于是我痛快地对她说:娘,您我都已经步入老年,年轻时太过操劳,如今是时候好好休养几年了。不如咱们放下身边的家务事,一起去旅游散散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到我的提议,老人家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激动地说:哎哟,好啊!我都快90岁的人了,这辈子可没出过远门。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啊?

我笑着回答:这可就说定啦!要不就月底出发吧,到时候打点好行李,您老高兴就好了。

张淑珍连连点头:好,好!到月底就出发,我得赶紧准备了。她就跟个馋嘴的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东西。

看着她雀跃无比的样子,我的内心也高兴极了。自从去世的儿子和儿媳离世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老人家。有了这次机会一起远游,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个宝贵的经历。

转眼到了出发的日子,我早早起来洗漱完毕。马上收拾好箱包,顺便喊醒正在酣睡的老人家。结果她已经精神抖擞,一大早就坐在桌前等我了。看到我出现,她高兴得像个孩子:来啦来啦!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被她的话逗乐了,说:哎呀妈,几点了您就坐在这儿啦?再不出发,天都要黑了。咱们现在马上出发吧!

张淑珍当即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拿起箱子就往外走。我连忙拉住她:慢着妈,您年纪那么大了,怎么这么着急?放轻松点,别着了凉。

哪儿的话!她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口中念叨着:我们可等这一天等够久的了,怎么能不兴奋呢?

看着亲家母重拾孩童般的天真,我的心也越发雀跃起来。出门时,我帮她拎起沉重的箱子,亲热地挽着她的胳膊。刚出了小区大门,我就看到了一辆整洁的旅游大巴在路边等着,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我们也快步走了过去。上车后,我给亲家母找了两个相邻的座位,一起并排入座。

好啦妈,咱们终于出发啦!我高兴地对老人家说。

张淑珍面露喜色,看着窗外的景物滑移而过。她说:是啊,儿子,我就等这一天呢。能和你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可太高兴了。她说着说着,就止不住感慨万千。

看着亲家母几乎快要热泪盈眶,我赶忙安慰道:别激动啦妈,现在才刚出发呢。接下来好景还有很多呢,您就等着瞧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人家抹了抹眼角,重重叹了口气,握住了我的手掌:是啊,我也老啦,你儿子跟着我,多像是我在带孙子出去玩呀!

听到这话,我感动在心头。是啊,我和老人家一路走来也算是母子情深了,相濡以沫。现在即将一同享受这最后的天伦之乐,也是对往昔风霜的最好馈赠了。

我们相视一笑,窗外的景物依旧流动,而满怀期待的心却越发澎湃。大自然,就在等着我们去开启这一番无拘无束的人生旅程……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城市,开上了遍布青山绿树的郊野公路。窗外是一片秀丽宜人的田园风光,路边是绵延起伏的山峦,田野里遍布着金灿灿的油菜花。

我笑着点头:可不是嘛,这自然风光就是好,没城里那空气混浊,到处是水泥森林。

你说得对。张淑珍赞同地说,我们老年人啊,平时几乎是把家做了牢笼,很少出来透透气。这次可算是彻底放松了,没心没肺地玩玩。

那是那是。我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您就尽情享受这片春光吧!接下来的路还长着呢,还有更多精彩景致等着您呢!

张淑珍高兴地连连点头,就这样一直注视着窗外,叽叽喳喳地像个孩子。

可没过多久,她就开始啰嗦起来了。

她就这样东拉西扯,没完没了地说个不停。我被她絮叨得头都大了,只好尽量礼貌地点头应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妈,您就看着外面的景色吧。我们才出远门,您就先好好欣赏一番大自然的风光。

我彻底被她烦乱的话题搞得心烦意乱,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嘀咕:行啊张淑珍,你要是哪天打了场啞嗓子,我看你还得不得了!

直到在一片秀美的松林间经过时,她的话头好不容易被外界的美景给迷住了。这倒让我喘了口气。我望着窗外树林的丛翠以及偶尔窜出的几只小鸟,顿时感到内心踏实了许多。

到了中午时分,大巴在一家农家乐餐馆停下了。我拉着有些走路不便的张淑珍下车。餐馆门口就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水面荡漾出万点粼光,溪边是一座小石桥,十分雅致。

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张淑珍抬头四处打量,赞不绝口:哎哟,这地方可真是幽雅呀!树木花草,溪流小桥,还真是个释放心情的好去处!

看着她重新被美景吸引了注意力,我暗自庆幸。只要景色够优美,她就会被迷住,说不了太多胡话了。

我笑着对她说:妈,您看都是您最爱吃的菜,尽情吃吧!吃饱了再出发,咱们继续享受美景。

好好好,吃吃吃!张淑珍早就迫不及待,叉起一大块肉就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她吃相难看,我有些无奈。不过想到她这把年纪了,生活中的乐趣也所剩无几,让她放肆一回也无伤大雅。

吃过午饭,我们继续上路前行。大巴很快就离开了那片田园风光,开上了盘山公路。

路两旁是高耸入云的群山,山峰被厚厚的雾气笼罩,氤氲仙境一般。偶尔能看到一些怪石嶙峋,以及盘旋在林间的几只鹰隼。

这独特的高山景色让张淑珍的注意力再次被吸引住了。她时不时就发出一声惊叹,仿佛置身于一个全新的世界。

你看那些山岩多魁梧啊!像一个个力士一样,雄伟异常。

咦,那边山间是不是有缕青烟冒出?该不会是遇到了野人吧?

哎呀,那几只大鸟在空中翱翔得多利索!就像几个小老婆一般轻盈灵动啊。

她新奇有趣的感叹,让我终于能喘口气了。只要她被美景吸引注意力,就不会喋喋不休说那些让人头大的话了。

不过好景总是难长久的,转眼间张淑珍就又滔滔不绝起来了。

儿啊,我总算出门一趟,可算是圆了心里一个遗憾。你说这次是不是该多玩几天,把剩下的景色都欣赏个够?

我笑了笑说:妈,您高兴就好。我们本来就是想好好出一趟远门,不然您这把年纪能去哪儿玩啊?

没过一会儿,她的话题就扯到了几十年前的事了。

我只好一边点头敷衍着,一边在心里暗想:天哪,又要遭殃了!我们出来旅游本来就是为了放松心情,她怎么就是离不开家里的那些往事呢?也不知她这嗓门是从哪儿来的,真是啰啰啰地没个完。

就在我被她的喋喋不休搞得焦躁时,突然行车纪录仪响了起来,显示前方有一处有塌方的路段,等待抢修。我们的车不得不缓缓停在了那处路口。

哎呀,咋又塌方了?路这都被堵住了,咱们还怎么走啊?亲家母一下子就急了眼,追问起司机来。

司机亲切地安抚她道:两位老人家别着急,只是前方小小的塌方,修路工人已经抢修了。大概半个小时就能恢复通车的。

我也把亲家母劝住了:妈,听到了没?只要半小时,塌方就修好了。我们就在车上等一会儿,很快就能继续出发了。

张淑珍却丝毫没有安顿下来的意思,她反倒更加躁动起来,开始东张西望,四处指指点点。

你看那前面就是断路的地方吧?人家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忙活呢,得抓紧工夫啊!

张淑珍就这样七嘴八舌,说个没完没了。我被她的没完没了的喋喋吵得头都大了,恨不得立刻让她闭嘴。

时间一分一秒就这样被她话语填满,我几乎要在这片高山里疯了。旁边的游客们也被她的喧哗声搞得频频侧目。

就在我想开口呵斥她时,前方传来了刺耳的铲车鸣笛声,塌方处终于被及时抢修完毕了!我赶忙对亲家母说:好了妈,路修好了,咱们继续前行!

张淑珍这才勉强止住了话头,我也暗暗舒了口气。大巴缓缓通过了被抢修过的道路,继续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