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洪山区一幢废弃楼房的垃圾堆旁,一名蓬头垢面的女子正在从垃圾堆中翻捡垃圾,当时正是夏天,腐烂的垃圾散发出阵阵恶臭,路过的行人也纷纷捂住口鼻,绕道而行。

“你在这里干什么?”正在辖区内巡逻的徐亚堂警官出现在女子身后,看着女子笨拙的动作,徐亚堂对女子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他觉得这名女子或许需要他的帮助。

女子也被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矿泉水瓶掉了一地,她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一句:“我在附近捡垃圾。”

“那你住在哪?这楼房早就没人住了,你有身份证吗?”徐亚堂出于职业本能,隐隐觉得这名女子有些古怪,他继续追问道,想要调查清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亚堂

女子伸出手,指了指那幢废弃楼房的三层,小声说了句:“住那里。”便不做声了。因为女子无法出示身份证,徐警官将她带回了警局。一路上这名女子十分沉默,一直低着头发呆。

经过耐心地询问,徐警官了解到,这名女子竟然是一名大学生,在武汉流浪了12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落魄,靠捡垃圾为生?

细心的民警

2019年7月,武汉市洪山区的民警正在落实“一标三实”政策,对本地所有居民进行标准地址、实有户口、实有房屋、实有单位的信息采集。这项工作被分派给基层民警和村社干部完成,务必要落实到辖区内所有人员。

7月22日上午,南湖派出所的民警徐亚堂和他的同事一如往常,来到辖区内巡逻,并进行相关的信息收集工作。

徐亚堂和民警们路过一座待拆迁的居民楼,这幢楼房早已破败不堪,周围杂草丛生。此时又正值夏天,周围的垃圾随意堆放在墙角,恶臭的刺鼻气味熏得人一阵阵晕眩。这幢楼房俨然已经废弃,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徐亚堂的同事们觉得这样恶臭的环境,肯定没有人会居住在这里,有人提出道:“咱们去下一个地方吧,这里看起来不像有人住。”其他人也都点点头,众人便要往外走。

虽然看起来这是个毫无生气的地方,但是徐亚堂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好奇心还是想让他一探究竟。他朝着楼里望了望,回头跟同事们说道:“你们去下一处吧,我在这附近转一圈,没有情况便找你们会合。”

同事们略微思索,觉得徐亚堂的谨慎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也是一幢楼房,工作不仔细的话很有可能会漏查漏记。大家认可了徐亚堂的建议,徐亚堂围着楼转了一圈,还真被他找到了一名女子,也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亚堂

徐亚堂带着这名女子回到警局,贴心地帮她准备了一杯热水,待女子平复下情绪后,民警才和她开始交流,一番询问后,民警了解到她名叫小娟(化名),本是湖北十堰人。

12年前,小娟来到武汉打工,那时候的她刚刚毕业,初来乍到在本地也没有熟人,东奔西跑问了不少工作,却都没了后话。屋漏偏逢连夜雨,小娟还弄丢了自己的身份证。

外出找工作却四处碰壁,小娟愈发觉得无颜面对自己的父母,再后来,小娟就断了和家人的联系,一个人在武汉流浪,直到小娟流浪到这栋废弃的楼房。

这里本是小娟阔别已久的母校,如今流浪到这里,看着待拆迁的楼房,小娟触景生情,便决定在这里暂居。最近小娟都在这附近流浪捡垃圾,这里也成了小娟的“家”。

听到这些,徐亚堂也有些许愤怒,小娟这样做不仅让家里人担心,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啊!徐亚堂有些责怪地对小娟说:“你这样,不是让家里人更加担心吗?”

徐亚堂

小娟也不再作声,只是把头低得更深了。徐亚堂警官也知道当务之急不是责怪她,应当赶紧联系上小娟的家人,让一家人快些团聚。

根据小娟提供的信息,徐亚堂和民警们开始以各种方式寻找小娟家人的联系方式,几个小时之后,民警们终于找到了小娟姐姐的手机号。徐亚堂马上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不过电话那头却拒接了。

或许小娟姐姐以为是诈骗电话?徐亚堂继续拨打了几次,电话那头才终于接起了电话。徐亚堂马上表明身份:“我是南湖派出所的民警,12年前你是否有一个叫小娟的妹妹失踪了?”

“小娟好像是我妻子的妹妹,你稍等一下。”接起电话的是小娟的姐夫,今天他和妻子刚回娘家,接起电话时岳父就在旁边,也就是小娟的爸爸。电话给到小娟的爸爸,核实身份后民警确定,电话那头就是小娟的家人。

徐亚堂与小娟

“徐警官,我们一家找小娟找得好苦啊,我们都以为她已经不在了。”电话里小娟的爸爸声泪俱下,随后民警们将电话交给小娟,小娟一听到爸爸的声音,隐忍了许久的小娟也忍不住放声大哭,抽泣了许久才逐渐平复下来。

知道女儿的消息后,小娟的爸爸马不停蹄地前往武汉,当天傍晚,小娟的家人便已经赶到了南湖派出所。12年物是人非,父母头发已经半白,小娟也已经三十多岁。

小娟的父母一见到孩子,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小娟哪里还有曾经女儿的样子,民警们虽然给小娟换了衣服,可小娟那慌乱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试探还是刺痛着老两口的心。

他们的女儿究竟经历了什么?小娟的母亲哭着喊道:“小娟,真的是你吗?这些年爸妈一直在找你啊!”小娟也不由得哭了起来,奔上前去和爸爸妈妈抱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家人终于得以团聚,泪水打湿了衣裳,一旁的姐姐、姐夫和在场的民警们也忍不住潸然泪下,一家人在此时此刻终于团聚,小娟失踪了12年,而她的父母也找了12年。一家人围在一起,小娟和她的父母此刻也缓缓开口,他们讲述着彼此之间过去的生活。

12年流浪

小娟小时候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不过家里的孩子们都很听话,认真读书只等着有一天出人头地,父母经常对小娟说:“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有更好的生活。”

随着年龄渐长,家里的其他孩子都因为贪玩而荒废了学业,成绩也越来越差,只有小娟仍然保持着对学习的兴趣,最后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如愿考上了大学。

但是上大学的花费是小娟父母承担不起的,小娟的父母每天也愁眉不展。小娟不想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她了解到有助学贷款可以让她实现大学梦,在与父母商量后,小娟还是走进了大学的校门。

没有钱供孩子读书,父母心中总有愧疚,觉得对不起小娟。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会表达,小娟的父母只能一遍遍地跟小娟说:“家里穷,你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家里就靠你帮衬了。”

小娟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为了帮家里缓解困难,小娟在学校里能省则省,平时的空闲时间,她就去找兼职赚生活费,家教、服务员等等工作,小娟几乎都做过。

十堰

小娟在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的时候,就激动地给家里写信告诉父母,父母也为孩子的争气而感动,那一天是小娟最开心的一天。父母对小娟是满怀期望,平时的聊天也都是在一遍遍督促小娟好好学习。

不过小娟是一个内向的孩子,父母那期待的目光不仅没有给与她激励,反而给了小娟无形的压力。2007年6月,小娟大学毕业,回到家里和父母团聚,不过她仅仅待了五个月便离开了。

小娟不想在家里啃老,她要外出打工,谋一份好的生计。父母觉得小娟大学毕业,找一份工作必然不是难事,便同意了小娟的请求。

看着在站台上挥手送别的父母,小娟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找到一份好工作,成为家里的支柱,父母的骄傲。”

可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娟初来乍到,对于武汉这个城市也不熟悉,面试屡屡碰壁,在武汉生活都成了问题。可是小娟不想回家,她背上的压力让她不愿意回家面对父母,不愿意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回家。

父母来信询问小娟的近况,小娟只能硬着头皮欺骗父母,告诉他们自己过得很好,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这次的撒谎让小娟心中更是意难平,她觉得找不着工作就是对不起父母,每天都因为这件事失眠。

每天早上强迫自己起床找工作,连续几周的失眠让小娟无法集中注意力,走路的时候踉踉跄跄,还差点出了交通事故。面试的时候更是状态极差,这种恶性循环一直折磨着小娟。

也正因为如此,小娟在一次面试的途中丢了自己的包,里面装着她的身份证和零钱,她在来往的路上找了许久,却始终没有找回自己的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了身份证,小娟也就没了找工作的机会,这让小娟更加没有脸面去面对家人,自己大学生的身份更是显得毫无价值,一想到父母失望的眼神以及同乡的嘲笑,小娟夜不能寐,更加不想回家。

既然如此,小娟决定一直留在武汉,哪怕自己没有工作,哪怕自己流离失所,她也不敢面对家人和同乡。小娟不敢再与父母交流,所以无论父母说什么,小娟都不再给父母回信。

就这样,小娟一个人孤单地在武汉流浪,为了在武汉生存下去,小娟开始以捡垃圾为生,或许一天捡来的垃圾只够换一顿饭,但是小娟仍然坚持待在武汉。

但是捡垃圾的生活哪里会好受呢?小娟每天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冷嘲热讽,她甚至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晚上一个人在街头流浪,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有家可归,小娟不由得悲从中来,泪水模糊了视线。

在街头流浪也时常遭遇其他流浪汉的欺负,小娟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女孩子,遇到流浪汉来打劫自己,小娟只能将一天所得尽数交出,因此小娟常常饿着肚子流浪,居无定所、四处躲藏。

时间久了,小娟俨然成了一个真正流浪汉,这让她更加难以面对自己,她的内心渐渐与外界隔绝,她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想再与这个残酷的世界有任何交集。

12年追寻

小娟的父母联系不上小娟,心中也十分疑惑。刚开始父母以为小娟是在忙工作,顾不上回消息,可是等了许久之后,却依旧没有等来小娟的回信。他们心中的不安弥漫开来,小娟的父母觉得她可能失踪了。

小娟的父母马上向公安机关报案,为了能尽快找到女儿,小娟的父母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武汉,在城市里搜寻着女儿的踪影。但是茫茫人海之中,找到小娟何其困难,夫妻俩一次次满载着希望寻找,却都是失望而归。

小娟的母亲白天忙于寻找女儿,晚上的时候总是会拿着小娟小时候的照片愣神,小娟的母亲经常在昏暗的灯光下自言自语:“女儿,你究竟在哪呀,爸妈找你找的好辛苦。”她一次次幻想着女儿可以在这个时候敲响她的房门,可门外只有黑暗与寂静。

武汉没有女儿的消息,小娟的父母加大了搜索的范围,北京、上海等城市也留下了小娟父母的足迹,没有确切的消息也是好事,小娟的父母时常这样安慰自己,女儿或许没有遇害,只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着他们。

找寻小娟的几年来,小娟的父母花光了他们存下的积蓄。可是他们不想因此放弃,小娟的父母决定把房子卖掉,哪怕是倾家荡产,哪怕是大海捞针,他们始终走在寻找女儿的路上。

转眼便是几个春秋,小娟的父母走到了全国许多地方,张贴了不少寻人启事,可始终没有小娟的消息。岁月不饶人,小娟的父母日渐苍老,眼角的鱼尾纹,头发也渐渐变得花白。

为了在寻女过程中省下一些钱,小娟的父母每天都是吃馒头、喝凉水度日,饿肚子也只是忍着。旅店的住宿费也是能省则省,有些时候夫妻俩直接露宿街头。

几年的努力却没有任何回报,寻女的无尽旅途中见不到一点光明,失望和沮丧让夫妻俩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女儿早已不在人世?”

直到2019年7月22日,徐亚堂的一通电话让小娟的父母再度燃起了希望,在通话结束后,小娟的父母是一刻不敢耽搁,直奔武汉而来。小娟的父母在路上是又喜又急,想着女儿这些年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老两口又红了眼眶。

徐亚堂

一家团聚

等到小娟与她的父母情绪恢复后,小娟的父亲切地握住徐亚堂警官的手,向徐亚堂连连道谢:“太谢谢你们了,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孩子,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孩子,如今我们一家人团聚,真的太谢谢徐警官了。”

“这也是我们的职责,看到你们一家人抱在一起团聚的画面,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徐警官也被这亲人团聚的一幕感动,脸上洋溢着微笑。

徐亚堂

随后,这一家人离开了武汉,回到了他们的老家十堰。小娟踏上这片故土时,心中是五味杂陈,回想起以前的冲动,却与这片土地阔别了12年,小娟感慨万千却不知如何开口。

已经12年没有见面,小娟的父母也感觉小娟有些紧张和害怕,老两口围在小娟身旁安慰道:“没事了,我们回家了,回家了,再也不会分开了,爸妈就是你坚强的后盾。”

经过几天的休养与熟悉,小娟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脸上惊慌失措的神情没了大半,时时露出阳光的微笑,对于家人们的疏离感消了不少,小娟与父母之间也可以进行正常的沟通了。

不过当父母问起女儿这些年是如何生活的,小娟却怎么也不愿意开口,那段捡垃圾的记忆或许是小娟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她不想也不愿意再提起。

小娟的父母也十分理解女儿的表现,女儿能回到自己的身边,老两口就十分满足了,女儿不愿意回忆那些黑暗的往事,他们也就不再追问。

8月5日,小娟的父母为了感谢徐亚堂警官,专门向徐亚堂警官送去一封感谢信和一面锦旗。徐亚堂问起小娟的近况,小娟的父母说道:“可能是当初我们给她的压力太大,让她不愿意再与外人说话,将自己封闭起来,如今我们经常和小娟聊天,帮她走出那段灰暗的时光。”

对于小娟身上所发生的悲剧,徐警官觉得:“在父母眼里,孩子就像是风筝,虽然都希望孩子能飞得又高又远,但最后也要能平安降落到父母的港湾才行。”

正是徐警官在人群之中多看了小娟一眼,让小娟得以摆脱这12年的黑暗生活,让这个家庭得以团聚,在此感谢那些在岗位上坚守的民警,他们的细心与坚持,避免了诸多悲剧的发生。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