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人生中有三大喜事: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而对有些人来说,这洞房花烛夜可谓是一生的噩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让小李架马!”

“小李把新娘驼起来走,驼起来走就不打了。”

“还是不行,还是手轻!”

这是山西婚礼上婚闹的一幕,新郎的几个同学好友要求新郎把新娘架在脖子上走回去,如果没按照他们的要求做,那么新郎就要挨打。可是新郎按照要求做了,他们还不满意,仍旧对新郎进行了惩罚,最终,因下手过重,导致新郎死亡,原本好好地事变成了丧事。

2013年2月6日本是平凡的一天,但这一天对王慧和李瑞佳(下文简称小李)来说是最为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们二人喜结连理的日子。

早上十点多,新郎小李便接到了新娘,从新娘家出发返回新房。十一点多就到了村口,刚下车,这对新人便被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围了起来,进行当地一项重要的风俗,也就是所谓的婚闹。这群人里面有新郎的同学,好友,还有村里的村民。

只见这群人对一对儿新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要求新郎抱着新娘走的,要求新娘脚不能挨地的,现场一片混乱不堪。其中和新郎小李关系最好的四个同学李佳鹏、夏小龙、夏富平和阎国斌闹得最凶,最后他们提议让新郎小李驮着新娘走,一直走回新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驮着,俗称架马,在当地的意思就是让新娘骑在小李的脖子上,可一个正常成年人的体重少说也百十来斤,小李看上去又比较瘦,距离新房也有一百来米的距离,小李纤瘦的脖子能驼得起新娘这么久吗?

新郎小李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况且又是自己结婚,大家来闹喜,气氛烘托起来了,自己怎么能掉链子呢?再说了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谁知道接下来的惩罚会是什么。

为了不让大家扫兴,也为了能够逃脱惩罚,新郎小李便按照他们的要求,将新娘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往新房走去。这一路上前面挡的,后面拽的,推的,总之想要顺顺利利走到新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婚闹本就突出一个闹字,这个“闹”意味着闹腾,不讲理。所以就算是新郎小李按照众人的指示做了,他们还是有各种理由不满意,说小李不过关,小李仍旧免不了被一通惩罚。

李佳鹏、夏小龙、夏富平和阎国斌这四人对着小李你一拳我一掌,重重打在小李的后脑勺,颈部,身上各部位,新娘害怕被伤及无辜打到自己,早早的落地独自跑回了新房,留下新郎小李一人在原地承受众人的惩罚。

“那会我戴着墨镜,还盖的那个盖头也看不清楚,场面特别混乱,闹了大概有半个多钟头。”事后新娘王慧回忆。

一直闹到了12点一对新人开始给宾客敬酒,这场惩罚才暂时结束。但这还不是终点,晚上的闹洞房对这些参加婚闹的人来说才是重点。

新娘说:“敬完酒以后他(小李)那些同学也都来了,就一直闹。”

新娘回忆婚礼当天,由于人太多,在敬完酒之后,参加婚礼的人都走了以后,新娘和小李回到新房的时候,新娘便发现小李的状态有些不对,气不顺,有一些异常反应。而那时新娘以为是折腾了一天太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紧接着,小李的那些同学朋友也跟着来到新房接着闹,一直从早上闹腾到晚上。这些闹洞房的人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怪招,新郎不照做就会被打死。当天,光是闹洞房就持续了四个小时之久,直到凌晨,这些人才离开。

新郎小李的姐姐也回忆说当时看着小李的脸红红的,她还问了弟弟怎么了,小李没说什么只是说没事儿,姐姐也就没有在意。

“他们一直在闹,闹得我母亲都睡着了,我们也没有在意。”

在闹洞房的众人都走了之后,小李就说自己脚疼,不舒服,全身都不舒服。

“你怎么了,不行去看看医生吧。”小李的姐姐担忧地问。

小李自己也没当回事,对姐姐说:“不用,今天高兴。”

到了第二天,小李开始出现不适,并且越来越严重。家人实在是放心不下,于是便拉着小李去了医院。可先后来到两家当地较小的医院,都未检查出任何原因。

眼看着小李的状态越来越严重,难受得越来越厉害,家人只得把小李送到了山西最好的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小李是由于气管破裂导致的脑部缺氧,并且越来越严重,当天晚上年纪轻轻的小李就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

“大晚上结果就已经出来了,说我兄弟是气管破裂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小李的姐姐回忆说。

入院后,小李的病情急剧恶化,需要马上做手术救治,并且是个大手术。医院在第一时间要求家属签署病危,并准备五万块钱用于前期治疗。

“当时要我母亲准备五万块钱,我母亲没有,我就和我老公回了趟家,向爸妈借了两万块钱。”

小李的姐姐回家拿了钱用于弟弟前期的治疗费用。可治疗效果并不乐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家住ICU的,做完手术看着就好了,就从ICU出来了,可我家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一天不如一天。”小李的姐姐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心里不是滋味。

手术完成后的小李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在连续治疗四十天后,宣告死亡。

这个结果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尤其是对新娘王慧。两人刚刚结婚,还没过一天自己的小日子就遭遇到这样的不幸,王慧在难过之余,也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一丝迷茫。

如果小李还在,两人婚后的生活是否幸福美满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想每个人生命中会遇到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择一人而守,对任何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件甜蜜且幸运的事儿。

小李的突然离世让家人觉得事情有些重大,随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经过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小李是外伤致气管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术前气管破裂致机体缺氧、心肌损害的基础上,加上手术及麻醉的创伤,手术后并发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脊髓组织感染等,最终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随即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检察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将被告人李佳鹏、夏小龙、夏富平三人起诉到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人民法院,要求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阎国斌因出于恐惧逃跑了。公诉机关只能对在案的三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然而对小李的死亡,尽管有公安司法鉴定的鉴定结果,仍旧是众说纷谈。村民们觉得这婚闹是这里的风俗,别人家结婚也有婚闹,一般人都经得住的,可别人都没事儿,单单小李出事儿了,是不是小李本来身体就有疾病呢?

小李的姐姐却觉得,你们结婚的同学那么多,你们也闹过,怎么别人都没事儿偏偏到我兄弟这就出事儿了呢?

三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也有话要说。律师对死亡原因提出了异议。受害人并不是婚礼当天住进医院的,而是经过了第二天的回门,一直到第三天才被发现病情恶化住进了医院。那么在这两天还出了什么事情,遭遇到了什么损害是不清楚的。

并且,在法医鉴定报告给出的尸检结果上明确地写着,由于外力作用,导致伤者气管破裂,随后伤者住院治疗,鉴定结果上又写了手术后造成了并发重症肺炎,呼吸衰竭,术后感染等,最终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那么死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是外伤击打导致气管破裂最终死亡还是术后并发症感染引起的死亡?这个说法就有待商榷了,如果是术后感染,那么是不是不排除医疗事故的可能?

那么小李的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呢?究竟是闹洞房惹的祸还是医院的疏忽?或者说小李本身身体就有某种疾病,婚闹只是一个诱因?

对于这些质疑,司法机关和医院也分别给出了调查结果。据了解,小李在当地的一家醋厂工作,醋厂的工作内容繁重,小李又是20多岁正值壮年的年轻人,如果有身体方面的疾病,应该是不能胜任这份工作的。由此可见,小李的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那么就排除了是本身疾病引发的死亡这个原因。

而到了医院以后呢,据当时的主治医生说,小李是大年初一夜里转院到他们医院的,人送来的时候就处在一个意识不清楚的状态,并且还有恶化的迹象,当时就采取了治疗手段。在连续治疗20多天的时间里,小李的意识并没有恢复,并且在治疗过程中一度恶化,情况相当危险。

在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给出的司法鉴定报告书中证实,小李的病理诊断为支气管肺炎,肺组织质变,心肌炎,脊髓组织感染,灶性坏死,所以认定小李的死亡不属于医疗事故。而现有的证据,也确实无法证明医院在治疗的过程中有过失误。

那么小李致死的这个责任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虽然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一再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认为当时的气氛是喜庆的,这几人也都是小李的同学,朋友,有的还是是发小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和小李的关系都比较要好,不存在仇恨之类的。况且原本这就是当地的一个风俗,几个被告人一直在村子里,有的甚至连村都没出过,在认知程度上和文化程度上也有欠缺。

再结合当时录制的视频来看,在这样一种喜庆的嬉闹的气氛烘托下,大家情绪都被带动起来,视频中众人也是你一拳我一掌,并不能看出谁打的重谁打的轻,所以和小李的死亡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但是法庭认为,即便这是风俗习惯的原因,社会危害性并不大,但是在疏忽大意之下造成的过失性死亡是切实存在的。并且,几个被告人都是成年人,也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在视频中,也确实看到了被告人对小李的击打,这些都是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是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的。

鉴于各被告人认罪态度良好,也有悔过之心,最终95万元的赔偿费调解为36万元。

2014年8月,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李佳鹏有期徒刑三年,缓刑执行,判处被告人夏小龙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判处被告人夏阜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出于恐惧逃跑的阎国斌,也在判决下来后主动投案自首。

这场原本应该是喜宴的悲剧终于落下了帷幕,但是对小李的家人来说这场悲剧所带来的伤害,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

结婚本应该是一件幸福美好的人生大事,我们希望能得到亲朋好友的真心祝福,适当的婚闹也应该只是给这喜庆的日子锦上添花,而不是错吧恶俗当风俗,毫无底线的乱闹,让原本大喜的日子在以后想起来却没有多少美好的回忆。

关于婚闹的恶俗带来的后果还有很多:

2009年7月,重庆,新郎胸口被挂上“因犯强奸罪被判徒刑一辈子”的纸牌。

2013年,年仅16岁的伴娘被参加婚闹的人扒光猥亵。

2016年9月,云南大理,几乎全裸新郎官与疑似伴郎的男子被捆绑在树上,被泼墨、砸鸡蛋。

2018年11月,贵州遵义,一新郎为躲避婚闹,竟直接跑上了高速准备抄近路回家,结果不幸被车撞伤,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这一组组数字的背后,是人性被放大的恶,是借着风俗的旗号打着婚闹的借口明目张胆地释放出恶意,在恶意中获得扭曲的快感。这样的婚闹不再是传统风俗,而是借着风俗的名义实施犯罪,应该强力遏制和取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