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众所周知,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半岛就正式分裂为南北朝鲜,并且实行不同的社会制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此之后,双方的冲突时有发生,但都在一定的可控范围之内,不会引起双方大战。

然而,在1983的时候,朝鲜人策划了一场谋杀案,差点就把当时韩国的高层都给一锅端了,而且还惹毛了东南亚的另外一个国家:缅甸。

那么,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呢?缅甸最后做出了什么样的回应?

一、1983仰光爆炸事件背景

让我们把目光拉回到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在这个时间段,韩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与台湾、香港以及新加坡并称为亚洲四小龙,一时风光无二。

(亚洲四小龙经济发展情况)

而另外一边的朝鲜就比较惨了,由于苏联长时间陷入阿富汗战争,无力帮助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加上一些天灾人祸,朝鲜国内的政局动荡。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两国之间还是有着明里暗里的较量,情报战、间谍战层出不穷,双方都想要获取对方的军事机密,在可能到来的统一战争前获取优势。

在1971年的时候,韩国申办1986年的亚运会和88年的奥运会,不久之后,韩国真的成功取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这就让朝鲜人紧张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在韩国人成功宣布将要举办奥运会之后,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苏联和中国都宣布将参加这次奥运会,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宣布要参与,朝鲜的领导人觉得韩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自己很可能被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的国家同时孤立!

为了防止发生这种情况,朝鲜开始疯狂地对韩国实行间谍战、情报战,甚至策划一些谋杀案,包括1974年8月,朝鲜人派人刺杀时任韩国总统,虽然失败了,但影响很大!

在1976年,韩国人、美国人和朝鲜人民军发生冲突,甚至发生激烈枪战,导致2名美国人被枪杀,局势愈演愈烈!

(韩朝冲突)

这其中,朝鲜策划并且接近成功的最成功的谋杀案莫过于1983年的仰光爆炸事件!

二、仰光爆炸

当时的韩国国内虽然经济高速发展,但是内部矛盾甚至比朝鲜还多,时任韩国总统全斗焕实行独裁统治,还以武力镇压学生和平民的示威游行,这让韩国政局动荡不安,而朝鲜人觉得这就是一个机会!

如果在此时将全斗焕击毙,不仅能让韩国国内陷入混乱状态,也能让韩国人再无精力去举办奥运会,甚至还有统一半岛的机会!

于是,朝鲜人趁着韩国高层即将大举访问印度的时候,制定了一个绝密的计划!

(全斗焕)

在1983年的10月9日,全斗焕率领韩国代表团访问缅甸,第一站就抵达缅甸首都仰光(如今为内比都),按照缅甸外来政要访问该国的惯例,这些人都需要先去给缅甸的国父昂山将军墓地致敬、献花圈。

为了展示对韩国人的尊重,缅甸人还特地派了一位外交部长带队,陪同全斗焕等韩国高层一同前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全斗焕那边突然遇到交通堵塞,迟到了几分钟才到达现场,而其他人因为现行到达,所以也就直接进入墓地祭拜。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隐藏在附近的韩国爆破手觉得时机已到,韩国高层包括总统在内的二十多个人都已经进入了墓地,于是果断引爆炸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仰光爆炸事件现场)

这一波爆炸几乎将整个韩国代表团全灭,甚至还连带着炸死了四名缅甸官员,但是总统全斗焕和他的夫人因为堵车的缘故,侥幸地逃过一劫!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全斗焕一阵后怕,急忙停止了所有的外交访问,而且下令韩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南北朝鲜局势骤然紧张,随时可能爆发大战!

但韩国人的靠山美国此时觉得不是开战的时机,不希望现在发生大规模的战争!

(仰光爆炸事件现场)

所以韩国人这波就算吃了这么大的亏,也只能自认倒霉了,毕竟自家的军队大部分还掌握在美国人的手中。

但是韩国人肯吃亏,缅甸人可不同意!

在缅甸的领土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缅甸人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立即宣布和朝鲜断绝外交关系,同时勒令朝鲜住缅甸的大使在48小时内滚回自己的国家!

同时,当地的警方也迅速出动兵力,成功活捉了两名试图自杀的朝鲜特工,并且对这两人进行公开审判!

(韩国新闻媒体关于仰光爆炸案的报道)

最终,其中一位名叫姜民哲的朝鲜特工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另外一位姓陈的特工因为否认自己犯下的罪行,直接被判处死刑!

后来,缅甸人也从姜民哲身上得到了这起爆炸案确切的信息,他们事先穿着缅甸人的服侍,假装成缅甸人,同时在最近的几日一直去找墓地的守夜人交谈,并且请他们喝酒,等到这些守夜人醉醺醺,神志不清之时,他们就偷偷地把炸药放到了烈士墓的上方,直到韩国人的进入墓地后将其全部引爆!

(仰光爆炸案)

事后,经过韩国官方和缅甸官方的统计,这起事故共造成17名韩国高层和缅甸高层死亡以及数十人受伤!

结语

这起事故的发生,不仅让韩国人感到震惊和悲痛,同时也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使得南北朝鲜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

尽管朝鲜方面否认与此次事件有关,但韩国方面坚信这是朝鲜策划的一起恐怖袭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参考文献

陈宝鎏,宗道一.我经历的两次仰光爆炸事件[J].同舟共进,2013,(01):6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