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往今来,人们之间的交往一直被视作友情,这种关系在困难时期尤其显得珍贵和突出。无论是与毛主席还是陶勇等人,杨尚奎和水静夫妇都构筑了坚实的友谊。本次,让我们一起探讨水静的故事。

庐山见闻

水静与朱且华当天下午一同下了山。汽车在南昌开得飞快,到了三纬路,贺子珍的家就在那里。

笑逐颜开的两人步入屋内,恰逢贺子珍正坐在客厅。她一见他们,立刻热情地提供座位,并且亲自为他们沏茶,洋溢出温馨的接待氛围。

寒暄了几句后,水静开始说正事。

“姐姐,南昌的天气今年很热,省委要你在庐山小住两日。”“我们刚刚离开庐山,省委专门派我们到这里来迎接您。”水静带着几分吩咐的口吻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贺子珍笑着点了点头。她是赣南人,个子不高,两眼明亮,面色红润,面色红润,看起来很强壮,很精神。见到风光秀丽之地,就忍不住吟诗作对,或者自己吟诗作赋,一副文人的模样。

下了山,本来是要继续赶路的,但是在九江宾馆安顿下来的时候,却收到了毛主席的紧急命令,让他明天到杭州去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但此时天色已晚。肖华焦急如火,尚奎则是愁眉苦脸,绞尽脑汁。

刚从外面回来,看到他们的样子,就问道:“怎么了?尚奎跟着解释了一下,同时心里也很着急,这是毛主席亲自召集的会议,千万不能错过。想了想,就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坐在德安断桥上。

德安派了一辆车来接他们,把他们带到德安,

第二天早上,他一定能准时赶到,不会错过会议。

水静说:“那么,你要做好准备,我们会在明天下午三点来找你的。”

终于,在水静和其他同志的帮忙下,贺子珍终于和毛主席在庐山见面了,分别了22年。

聊了一个多小时,冯耀松扶着贺子珍走了出去,并告诉水静,毛主席要见她。毛主席担心地对她说:“贺子珍身体不好,口齿不清,你要好好照顾她,明天就带她回南昌。”

水静听了毛主席的话,有些难过,点头应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毛主席的吩咐下,贺子珍回到了南昌。从那时起,水静更加关注贺子珍了。

毛主席怀念过去的岁月,并于1959年7月9日,在庐山会见了贺子珍。

交给谁?毛主席想了想,决定把杨尚奎和水静叫来。

水静跟贺子珍关系很好,但她也搞不懂毛主席为何不肯接见贺子珍,认为这不过是一桩鸡毛蒜皮的小事,后来杨尚奎一句“一党之长,令行禁止”,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问题。

如今,心愿得偿,她真心替贺姐高兴。

7月8日,贺子珍乘坐专机前往庐山,途中贺子珍有些奇怪地问她:“咱们这是干嘛呢?”

她把贺子珍安排到庐山涵管左侧28号房,然后迅速拨通毛主席的电话。

“没事吧?”陈曌有些担心的问道。

毛主席毫不掩饰的激动流露出对他的期待,而她也没有辜负毛主席的期望,说“一切都好”。

隐蔽工作持续进行,直到7月9日,贺子珍乘坐吉姆的轿车,抵达“180号”宾馆,由冯耀松与水静两人,小心地将贺子珍送到二楼,见到毛主席,顿时热泪盈眶。

“桂妹,您哭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毛主席这么一说,贺子珍这才停止了哭泣。

两人又谈了一个多小时,毛主席把水静请到屋里,对她说,桂妹情绪不是很好,你看着点,等她下了山之后,再把她留在家里。

水静感动于毛主席对自己的一片赤诚,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在《蝶恋花·答李淑一》里“出现”贺子珍的原因。

众所周知,《沁园春·长沙》中杨和柳二字均属拟人之作,而《吴刚斟桂酒》中的“桂”字,当指桂妹贺子珍,因文学评论家们对贺子珍的小名知之甚少,因此对“桂”字也就不太重视了。

到了十点,毛主席嘱咐贺子珍:“时间不早了,咱们就先回去吧,你老人家年纪大了,可得保重身子。”贺子珍被送进了休息间,她望着早已等候多时的水静,沉声道:“董事长请您过去一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水静一进屋,就看到毛主席手里拿着一根烟,脸色不太好,自言自语道:“哎呀,脑子坏掉了,问题都回答不清楚。”

毛主席没有说话,水静静静地等着,片刻后,毛主席对她说:“她情绪很激动,你好好照料她,明日带她下山,不要让她离开。”

“主席放心,我是不会离开的。”水静道。

毛主席还将贺子珍带走的三粒小药片的事情告诉了水静,水静向主席保证,一切都能处理好我。水静见到贺子珍之后,就想办法拿回三瓶安眠药。

水静将贺子珍安全护送下山,毛主席曾经两次将这笔钱交给贺子珍。

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在1962年去福建赴任,贺子珍则在南昌定居下来。直到1980年,十八年后,水静才再次见到贺子珍,那时她还在上海的华东医院里。

在谈话中,她对贺子珍的印象是这样的:“我怎么也想不到,走进她的屋子,看到的是一位白发苍苍、肌肉松弛的老太太。她脸上红肿疲惫,半倚在床边,还没脱下病号服。我偷偷地算了下,这才放下心来,毕竟大姐今年已过七旬。”

她对贺子珍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这是她的肺腑之言。

不得不说,水静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她的酒量还是很不错的,曾经有一次,她把陶勇喝醉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下面是我的故事。

陶勇和水静对饮

1941年7月,沙家庄为陶勇和他的妻子朱岚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许多昔日的战友都到场了。

朱岚,这位来自江苏崇明县的一位开明的望族后裔,经历了家庭的剧变,在日本军队的侵略下,她失去了至亲。在这样的背景下,她毅然加入了新四军,成为了文工团的一名女战士。当她的婚礼举行时,文工团的许多领导都出席庆祝,亲切地与她共饮一杯美酒。

陶勇也不推辞,挨个敬酒。

韩念龙,担任第三旅政治部主任,曾向文工团指导员蒋若虹如此诚挚地提醒:"陶司令颇善饮酒,你可不要轻易相信他哦。"

蒋若虹虽是歌舞团的,但也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心中不服,非要跟陶勇拼一场,最后陶勇没动,自己已经喝得烂醉如泥,被人扶着走了。

因为是新婚之夜,又有这么多人向他敬酒,陶勇最终还是喝醉了,被妻子朱岚搀扶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没人会想到,陶勇又喝醉了。

杨尚奎的妻子水静,前江西省委前书记,在其晚年撰写的《特殊的交往》中,有一章名叫“酒逢知己千杯少”,特别提到了他和陶勇一起饮酒的情景。

1961年的一日,华东局在上海开了个会,开完会,陶勇就邀请了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会议的老同志和他的妻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宴那一天,陶勇等一干老战友都在一张桌子上,陶勇等一帮老战友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就有人建议陶勇到太太们那一张桌子上敬一杯。

但大部分夫人,哪怕是朱岚,也不太会喝酒,恰好水静也在场,以酒量著称,便推荐她来代替众人。

陶勇与水静相谈甚欢,不经意间连干了两杯美酒。他注意到水静面色如常,便猜想对方也是个酒量颇佳之人。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他随即忘却,坚持要让水静陪他共饮,水静无奈之下,只能友好地接受,笑称“来者不拒”。

出乎意料的是,水静喝了六七杯之后,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倒是陶勇腿肚子都在打颤。

这一幕给水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事后她还专门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

陶勇口不清地说,他没有喝醉,要跟我喝酒,但是,他一下滑到了桌下,然后又滑了下去,大家都笑了起来。等他被人搀扶着离开的时候,他才转过身来,说要陪我喝酒。”

水静不仅和毛主席和陶勇有很好的交情,而且她和李先念一家也有深厚的感情。

下面我们会接着讲到水静和李先念的家庭友谊。

友谊

1959年春,水静与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相识,他们成了好友。水静很快就与李先念熟悉起来。

李先念,40多岁了,在水静眼里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脸上永远带着微笑,是个好人。

一天,水晶到北京开会,与杨尚奎商量了一下。杨尚奎曾经在她面前夸过李先念,说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将军。

这与她对李先念的印象截然相反:“平易近人”。

杨尚奎对她说,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与其说是性格使然,不如说是意志坚定。

闻言,水静长舒一口气。

一次,水静、佳楣跟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曾希圣的夫人余叔一起,坐在礼堂里观看戏剧。

在这当儿,嘉楣从背后递来一张条子,说请水静和余叔明晚来她家吃饭,特别嘱咐他们务必来。

水静后来才知道,李先念托佳楣转交了这个条子给她。

在那次集会上,李先念爆出许多有关他妻子林佳楣的“料”

林佳楣同水静、余叔的关系虽好,却从没想过要邀他们到自己家来。

林佳楣的纯真和善良,在水静子看来,是很欣赏的。

第二日,水静带着余叔,按照约定来到这里。一进门,水静便开玩笑地问道李先念为何待他们如此友善。

余叔也帮着说了一句,没有被邀请,她不怪。

李先念笑了笑,“嘉祺只不过是不知如何去做罢了。

在来之前,他已经告诉妻子,水静、余叔他们在江西、安徽待你很好,如今到了北京,你可得好好招待一下。

林佳楣在旁边没说话。水静又道:“吃饭不吃饭不要紧,关键是嘉楣的好脾气,我俩都喜欢。”

李先念听到后,不禁要把妻子的“料”说出来。

“好个鬼!”他毫不客气地说道,自家媳妇一生气,三台磨子都能把他给憋死。

余叔、水静听了,哈哈大笑。

李先念的话既夸张又生动,加上口音独特,语速又慢,所以水静觉得他的话时而让人忍俊不禁,时而又让人吃惊。

镜头只是给了李先念一个特写,但是水静敏锐的发现李先念已经穿上了大衣,毛主席是九月份去世的,北京的气候说热也没有那么冷,李先念怎么还穿着大衣呢?

李先念身穿大衣,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都在猜想李先念同志为什么还戴着大衣?什么情况?

第二天,水静早早地来到中南海李先念的家里,李先念一直没有出去,李先念看到她回来,立刻振作起来,把她迎了上来。

一进门,水静便看见李先念正在批阅文件,神色有些憔悴,便问他:“你怎么还披着大衣?”并解释原因。

李先念对水静说自己只是小病,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她一定要他穿上大衣再去上班,所以就拿起大衣穿上。

水静终于松了一口气。

1986年7月,时任江西市委书记的杨尚奎因病去世,他的夫人水静伤心欲绝。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心情也是一天比一天沉重。

因此,她想要回美国,见见女儿,也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1988年4月,她得到了一张去美国探望亲人的护照,想要来美国散心,也想去见见自己的女儿。

在此之前,好友林佳楣打电话邀请她到杭州等地去玩。她担心自己的美国之旅会被取消,所以她没有去。

林佳楣微微一笑,说自己和水静到杭州玩完后,会把她送到深圳,恰巧李灏市长也要到美国,他们二人便一同前往。

水静想到这条计策,加上与林佳楣和李先念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就受邀搭乘一班到南昌去的专列。

一行人在杭州逗留了两天,游览了不少著名的景点,也看了不少名胜古迹。最开心的事,就是我们一起坐船去看西湖。

不幸的是,林佳楣要去保健系统开个会,没办法陪好友水静去杭州观光。

水静和李先念,由于林佳楣,已没有闲心闲逛。两人回到柳庄,坐在客厅里,开始闲聊起来。李先念对水静很是担忧,他还了解到水静要去美国看望她的女儿,因此很为她在美国遇到的困难而担忧。

李先念转过头,看着站在旁边的助手,开口说道。

“洛杉矶那边有我们的领事馆,你去看看是什么人做的?”

秘书立即上网一看,原来中国在洛杉矶的使馆刚成立不久,负责领事的是原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马毓真。

李先念点头,立即派他的秘书去一封信,告诉马毓真,水静去美国洛杉矶后,一定要好好照顾马毓真同志。

水静眸中满是泪水,千言万语汇成了四个字:

“谢谢。”陈曌说道。

参考文献 人物春秋——贺子珍在南昌的一段岁月 作者:祥官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