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讯)

“多年来,美国一直试图把巴勒斯坦问题放在次要地位。现在,随着几十年来(加沙地带)最严重冲突的爆发,其亲以色列立场适得其反。中国自然要对美国的错误政策进行驳斥和反击,这符合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意见。”

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14日刊发的一篇报道中,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永彪表示,美国的亲以立场已经使其在国际社会面临两难境地,而这正是中国赢取外交声誉的“良机”。

这篇报道发出前不久,巴勒斯坦要求加入联合国的申请未能在12日的安理会形成共识,美国是5个持反对态度的国家之一,中方则重申了对巴勒斯坦人民恢复民族合法权利正义事业的坚定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月22日,中方代表张军(右)和阿尔及利亚代表对美方加沙草案投出否决票。图:视觉中国

朱永彪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如何分配资源、塑造形象、为盟友提供支持,以及美国是否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听取公众意见,都已成为了中美两国的竞争点。”他补充道,“因为很明显,美国在调整这些决定时都会紧盯中国。”

据他观察,中方目前正加大对以色列军事行动、以及美国“片面”支持其中东头号盟友的批评力度。

3月22日,中国同阿尔及利亚、俄罗斯一道,在安理会对美国提出的加沙局势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中方指出,美方的决议草案在最核心的停火问题上含糊其辞,玩弄文字游戏,实质就是企图通过为停火设置前提条件,挟持安理会为其错误的政策主张背书。

“对这样一份将带来严重后果的决议草案,中方毫不犹豫地行使否决权。作为常任理事国,中方勇担责任,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在4月8日的联大否决权使用会上,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戴兵如是说。

“美国积极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的能力可能会减弱,”格鲁吉亚第比利斯欧洲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埃米尔·阿夫达利亚尼则认为,为应对中东局势、乌克兰危机以及俄罗斯同西方的对抗等,美国可能分身乏术,因而使中国从中受益。

“对中国而言,这些事态发展代表着一场西方集体的持续性危机,也是全球秩序迅速变化的标志。”阿夫达利亚尼说。

2023年11月21日,以色列空袭致加沙北部浓烟滚滚。图: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也有以色列人士认为,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仍显不足。

以色列退役准将、以国家安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萨夫·奥里恩声称,从整体来看,上述方面显然还不是中国的净收益。奥里恩提到了中国“为船只提供国际保护”方面和美国的不同情况,还炒作说,中国的立场“可能使其获得以色列商业和技术的渠道变少”。

此外,朱永彪提出,加沙地带的冲突也为中美合作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在中东,中美既有对抗也有合作,这是两国关系最近的一个特点”,他表示,“巴以问题需要主要大国之间的密切协调,关键在于,中国无意在该地区寻求主导地位或取代美国,因此,中美有合作的机会和空间。”

目前,新一轮巴以冲突延宕不休,外溢影响持续扩大。加沙地带愈演愈烈的人道主义危机受到中国等各个负责任国家的高度关注。

11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毛宁就巴勒斯坦申请入联的相关问题表示,本轮巴以冲突仍在延宕,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再次警醒国际社会:

只有全面落实“两国方案”,实现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纠正巴勒斯坦人民长期遭受的历史不公,才能彻底走出巴以冲突的恶性循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