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油莎豆

近日,新疆和田地区多人向 @经济勘察 反映,和田地区有一个以新疆昆仑之歌生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为平台的涉嫌诈骗的团伙,他们以协助经营户种植油莎豆并帮助收割、回收为诱饵,高价向种植户出租土地和出售三无种子。据受骗者反映,仅在和田地区就有十几人上当受骗,个人上当金额超百万,总计上当受骗金额可能达数千万。

在和田地区洛浦县从事农业种植工作的王仁琼反映,新疆昆仑之歌生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包收割、包收购、提供技术指导为诱饵,诱骗王仁琼租用其大量土地,种植上千亩油莎豆。但是,王仁琼后来发现,她高价购买的昆仑之歌的油莎豆种子,是三无产品,在700多亩油莎豆成熟后,昆仑之歌无影无踪,负责人朱艳书无法联系,致使其一半油莎豆烂在地里,综合损失达160万元以上。

据王仁琼了解,受骗的人很多,有些正在通过法院与昆仑之歌打官司,有的正在酝酿集体报案。王仁琼表示,他们响应国家号召,来到新疆从事农业种植工作,结果遇到这样的诈骗,他们希望新疆地区的司法系统能够保障种植户的合法权益,及时制止这些诈骗分子,维护新疆地区的安定团结局面。

王仁琼是重庆人,很多年前在国家政策的号召下,来到新疆地区从事农业生产。2023年1月份,王仁琼经人引荐与昆仑之歌生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代理人朱艳书认识,朱艳书向她推介种植油莎豆。朱艳书表示种植油莎豆风险低,利润可观,并且他们公司包收割、包收购。朱艳书承诺公司有10台播种机10台收割机帮助种植和收割,同时其他任何种植需要协助的条件他们都有,他们有油莎豆回收的经济实力。在朱艳书的鼓动下,王仁琼随即于当年1月5日与昆仑之歌签订种植合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仁琼与昆仑之歌的种植合同以及转账记录,昆仑之歌的签字人为朱艳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油莎草,是莎草科莎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油莎草根状茎多而细长,先端有膨大的块茎;杆直立,粗壮,光滑,茎圆筒形,由叶片包裹而成;叶片表面光滑柔软,叶鞘淡褐色;穗状花序呈圆柱形或稍扁平;小坚果矩圆形,灰褐色;花期7月。

油莎草原产于地中海地区,现广泛分布于亚非拉美欧的热亚热带地区。油莎草性喜温暖阳光、湿润气候,耐旱、耐温、耐瘠、耐盐碱,适宜排水良好、疏松的土壤或砂壤土。油莎草的繁殖方式为块茎繁殖。

油莎草是很有发展前途的经济作物,其地下块茎富含脂肪、淀粉和糖,用于榨油、酿酒、制饴糖、饮料及其他食品,茎叶可作饲料,同时也可作为水土保持及地被植物栽植。

百科

王仁琼向朱艳书、昆仑之歌租用了1000亩地用于种植油莎豆,但是后来发现,实际面积只有720亩。

和王仁琼签订合同的是昆仑之歌,带王仁琼去银行转账的是昆仑之歌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姜安。姜安和朱艳书对外以夫妻相称。

油莎豆

2023年5月20日播种下地,种植的地址是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北京农业科技园区。

农忙期间,王仁琼在组织油莎豆种植所需生产资料过程中发现昆仑公司和朱艳书不能兑现合同条款(机械设备,技术指导,种植土地高压电网及水泵基础设施)。

为满足灌溉需要,王仁琼只得自己出钱出力2万多元新买水泵和高压电缆。等到9月10日种植生产全面结束后,王仁琼于10月5日至今多次催促朱艳书收割油莎豆,但是朱艳书和昆仑之歌置之不理。

成熟后无人收购烂在地里的油莎豆

不但种植的作物,昆仑之歌不见踪影无人收购,烂在地里,王仁琼后来才知道,她所承包的种植土地,一开始朱艳书自称是从村里流转所得的,但是,真实的情况却是,这些徒弟是她与朱艳书签订种植合同之后,4月份朱艳书从早上农业公司以每亩150元承包到手,再以350元每亩转租给王仁琼。

为正常的油莎豆种子包装袋
昆仑之歌的三无包装袋

王仁琼认为,朱艳书从签订合同开始明知道无法执行合同约定及其口头承诺,却千方百计以高价回收种子诱骗她签订种植合同、骗取土地租金35万,种子和技术指导费43万多(注:油莎豆市场价7元),两项金额78万多。加上生产资料和人工费用80多万元,王仁琼共计在油莎豆种植上面投资160多万元。

王仁琼说,从合同签订至今,朱艳书一直失联,不接电话、不回信息、不见其人。

姜安于今年春节期间退出昆仑之歌

法律认为,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在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行为人是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

朱艳书使用欺诈手手段骗取王仁琼购买数十万的油莎豆种子,骗王仁琼租用他高价转租的土地,欺骗王仁琼说她可以包收割、包收购。王仁琼认为,朱艳书完全是故意实施欺诈行为,因为她诈骗的不是她一个人。据王仁琼了解,目前就有十几个被朱艳书坑得倾家荡产的人提起诉讼或者直接索赔。

@经济勘察 发现,朱艳书在新疆地区共有11家关联公司,其中现在有3家已经被注销或吊销,其中一家企业涉严重违法,其关联的多家企业被列入失信名单。朱艳书本人2022年被冻结在其中一家企业的股权。

朱艳书担任执行董事并实际控制的心境油莎果产业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高达7789万元人民币,不过,其注册资金没有实际注资。

王仁琼反映,朱艳书用一系列企业把自己包装成新疆地区油莎豆方面的专业人士,骗取大家高价购买其油莎豆种子、高价租用其二手土地,然而她只要把种子高价卖出后,就无法联系上,既不兑现帮助技术指导,也不帮助收割,更不回购。朱艳书的行为坑害了不少农业种植户,人均损失都在百万以上。

在王仁琼到处找朱艳书履行合同的时候,却等到昆仑之歌要求支付租金的诉状。王仁琼认为,昆仑之歌、朱艳书等人,利用油莎豆对广大新疆农业种植户进行诈骗,是实实在在的合同诈骗行为,触犯刑法。

王仁琼认为,朱艳书等人应该老老实实地履行合同或者认罪服法,而不是搞歪门邪道试图阻止受害人报案,王仁琼新疆公安机关应该尽快打击昆仑之歌这一群骗子,否则以后谁还敢到新疆来投资建设。新疆的稳定是国家的重中之重,有这样一群骗子在,内地人不敢来投资,本地人名声被搞坏,这种政治上的破坏远比几千万元钱更为恶劣。

王仁琼反映,在他们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也着手调查朱艳书诈骗行为的时候,朱艳书等人在四处活动,向案发地洛甫县部分领导行贿试图逃过法律制裁。但是,王仁琼等人也告知@经济勘察 ,洛甫县委对此事很重视,县委书记亲自过问。

王仁琼

电话:1912387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