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媒体4月14日报道,日理万机的柔情铁汉、全世界穆斯*林的守护者、俄罗斯总统普京遗憾得知,巴勒斯坦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乌克兰班德拉野兽的坚定反对者,美国顶尖左翼新闻机构《截听》(The Intercept)正在面临资金几近枯竭,管理层激烈内战的危机。危机的核心是其创始捐赠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于 2022 年底决定终止对该组织的支持。现在,从奥米迪亚的 First Look Media 分离出来的《截听》每月亏损约 30 万美元,根据 3 月份内部共享的数据,到 今年11 月份,余额将不足 100 万美元,到 2025 年 5 月,可能会完全耗尽现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大洪水危机 俄罗斯库尔干州木桥在水面漂浮

俄罗斯托木斯克市面临大洪水危机

尽管《截听》为了避免被当作亲俄媒体,偶尔刊登批评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文章,但是该媒体的大牌记者瑞安·格里姆(Ryan Grim)和杰里米·斯卡希尔( Jeremy Scahill)却一直在社交媒体上谴责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引得普京总统击节叫好,九州人民一片喝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截听》的首席执行官安妮-查贝尔(Annie Chabel)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告诉记者,这些预测都是最坏的情况,The Intercept有一个 "延伸收入目标",可以让我们继续走得更长远。

十年前,《截听》诞生于一个媒体与政治截然不同的时代。其两位创始人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n Greenwald)和劳拉-波伊特拉丝(Laura Poitras)在2013年爆料了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监控文件的事件,重塑了美国人对政府和隐私的看法。奥米迪亚是一位偏左的亿万富翁,对政治斗争毫无兴趣,但他迅速承诺大力支持一个将反建制使命与Gawker媒体诞生时的网络新闻形式相结合的组织。

十年后,美国政治几乎面目全非。格林沃尔德已因在2020年是否支持拜登的问题而一怒之下退出,转而与极右翼结成不切实际的盟友。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阴影笼罩,自由派的捐款人对左翼的党*派斗争失去了兴趣,而更左翼的声音则承诺要惩罚乔-拜登(Joe Biden)对加沙问题的反应。

这些因素构成了一场危机,而这场危机发生时,《截听》正因其积极支持巴勒斯坦的报道而在读者中享有很高的声誉。《截听》曾爆出美国外交电报警告以色列将对拉法发动 "灾难性 "入侵、慈善界内讧、校园、艺术馆和美国新闻编辑室因加沙战争关系紧张等新闻。它与《纽*约时/报》针锋相对,成为美国媒体中罕见的严厉反以色列声音的发源地。

但该媒体的明星记者、其创始人及其四人非营利组织董事会之间的紧张关系有可能导致其瓦解。

许多该媒体的记者都把矛头指向了查贝尔,她曾长期担任非营利组织的高管。
查布尔加入《截听》时,正值该组织的转型期。2022 年,First Look Media 提供了 1200 万美元的资助,帮助该刊物分拆--这笔资金大约是 Intercept 管理层要求的一半。该刊物的主编罗杰-D-霍奇(Roger D. Hodge)说,他告诉该媒体的董事会,他认为这笔资助还不够,他们应该关闭《截听》,并给员工尽可能优厚的遣散费。查贝尔最初以顾问身份加入该组织,负责管理开支和监督分拆工作,她帮助说服了First Look Media将拨款提高到1400万美元,并为该组织提出了一条看似可行的财务发展道路。
去年 10 月,当员工们在该组织的纽约办事处召开会议时,其领导层带来了员工们认为是好消息的消息。查布尔现在是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负责监督新的财务支持模式,该模式将同时依靠小额捐赠者和慈善个人及组织的大额捐赠。虽然她在会议上没有承诺未来不会裁员,但她告诉员工们,该组织很稳定,似乎正在朝着实现筹款目标的方向前进。

在编辑方面,世界动荡为《截听》注入了新的活力,赋予了它新的使命。在加沙战争初期,这家进步刊物对以色列军事行动的蔑视和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使其有别于许多美国主要新闻机构。它与民主党建制派的距离帮助它报道了媒体组织、自由派政治和艺术界在美国国内问题和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上的裂痕。这些报道引起了其核心读者和支持者的共鸣:《截听》的管理团队向员工夸耀说,在 10 月 7 日之后的几个月里,它已经超过了一些目标。

但是,虽然这些独家新闻带来了小额捐款,但该组织的领导层却很难找到维持运营所需的大笔资金。高管们私下承认,虽然慈善捐款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翻了一番,从488,000美元增至867,000美元,但仍然不够。今年 2 月,该刊物裁掉了30% 的编辑人员。

她还解雇了霍奇。在霍奇告诉查贝尔他不会再裁员之后,当时的主编和查贝尔之间的关系几个月来一直在恶化。两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她也对霍奇缺乏与业务部门密切合作的热情感到沮丧。查贝尔向霍奇直接隶属的董事会提出了她的担忧,董事会一致投票决定将霍奇赶下台。

激烈的裁员行动引起媒体工会发布声明,激烈指责。《截听》工会怒吼道:

查贝尔是为了支持《截听》的新闻报道而上任的,却一锤砸向了我国最后一个可靠的独立新闻来源。《截听》成立于2013年,其使命是开展严厉的调查性新闻报道,追究权势者的责任。我们为自己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过去三周发生的事件完全破坏了我们的使命。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未见过的一小撮人,以及一位来到我们新闻编辑室鼓吹要让我们的工作取得成功的首席执行官,毁掉了我们的新闻编辑室。他们颠覆了我们的生活。他们烧掉了我们花了十年时间努力打造的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月9日,《截听》前记者埃莉斯·斯温(Elise Swain)在社交媒体上抱怨自己的困境:

我本来对被《截听》裁员一事很淡定,但现在我和室友因为我失业而失去了公寓,然后我又被骗了几千块钱,现在因为税的原因,遣散费比合同上写的少了 50%。去*他*妈*的

霍奇的下台和日益陷入困境的财务状况也造成了编辑权力的真空。董事会解雇霍奇后,查贝尔获准重组组织,要求新主编向首席执行官汇报,而不是直接向董事会汇报。随后,她请副主编娜乌西卡-伦纳(Nausicaa Renner)和高级新闻编辑阿里-加里布(Ali Gharib)担任临时联合主编,同时寻找新的高级编辑。两人都拒绝了,伦纳也辞职了。
伦纳在给记者的声明中说,她认为编辑重组 "令人不安",认为查贝尔的领导改变了报道内容,威胁到了编辑的独立性。
"她在谈到查贝尔时说:"编辑人员的聘用和工作重点不应由首席执行官决定。"无论她个人的政治立场如何,她的裁员和领导所造成的影响就是让一个在加沙问题上敢于直言不讳的媒体安静下来"。

网站的资深记者们提出了一条临时的前进道路。几位员工提议成立一个四人委员会,在寻找新的高级编辑的同时,负责该刊物的编辑工作: 委员会成员包括:加里布、联合创始人杰里米-斯卡希尔(Jeremy Scahill)、华盛顿特区分社社长瑞安-格里姆(Ryan Grim)和编辑玛丽亚姆-萨利赫(Maryam Saleh)。董事会拒绝了这一想法。
今年 3 月,查贝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员工宣布,几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与查贝尔进行了接触,提出了 "将《截听》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一个新实体 "的建议。
查贝尔写道:"我们正在认真处理此事。“
这封邮件让员工们感到困惑和震惊,促使格里姆做出了澄清。他和联合创始人杰里米-斯卡希尔(Jeremy Scahill)曾建议由四人组成的董事会辞职,将运营权交给两人和剩余的员工。
他写道:"我们的动机深深植根于对维持一家媒体工作的承诺,这家媒体十多年来一直是严谨新闻报道的重要来源,并坚定不移地致力于追究权势者的责任。”
但董事会也没有被这个想法动摇。几天后,格里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董事会通知他,我们的提议被拒绝了"。

一些内部争斗已经蔓延到公众视野。今年 3 月,《截听》编辑部发表声明,痛斥领导层的筹款行动。该组织称,查贝尔 "只有一项工作要做,但她失败了"。
这种紧张关系在内部愈演愈烈。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会议上,斯卡希尔对查贝尔大发脾气,称她应该辞职。该组织领导层最近的其他决定也激怒了其他员工。据报道,上在周四的全体员工会议上,该媒体告诉员工已聘请前《洛杉矶时报》助理总编辑本-穆埃西格(Ben Muessig)担任临时主编。
在如何推进工作的问题上,内部几乎没有达成共识。格里姆和斯卡希尔是该媒体任职时间最长的两位人物,格里姆负责高调报道,斯卡希尔负责播客。但他们的计划将不可避免地涉及大幅裁员。(其他员工向记者指出,按照目前的发展轨迹,他们很可能会全部失业)。

与此同时,查贝尔的一些盟友将目前的混乱局面归咎于霍奇,认为该刊物错失了一次将新闻编辑室与非营利组织的筹资要务结合起来的机会。霍奇告诉记者,他觉得这种说法令人困惑。
他说:"我抵制与筹款部门合作的说法根本不成立。"我花了不计其数的时间与他们讨论新闻工作,撰写备忘录,并帮助他们集思广益,如何描述我们正在做的工作。我花在这方面的时间远远多于编辑稿件的时间。”

不过根据国税局资料,《拦截》曾每年向明星记者、反帝斗士杰里米·斯卡希尔和瑞安·格里姆支付100万美元工资。

当你为亚兹迪种*族灭绝洗地时,我知道你是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