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李登辉图谋分裂台湾的重要手段是大搞“务实外交”活动。

但是,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普遍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务实外交”在国际上受到相当大的限制,1993年开始的参与联合国的活动也连续两年碰得灰头土脸。

1、从“务实内交”到“务实外交”

于是,有人向李登辉建议说,台北通往国际的道路在北京,应先进行“务实内交”,求得两岸关系的进展,然后再进行“务实外交”,求得国际上的进展,不在两岸关系上有所作为,而偏要硬往国际上冲,“务实外交”就不务实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李登辉却提出了一个所谓的两手策略,要两岸关系与“务实外交”双管齐下,并行不悖,而且两手都要来硬的。

一方面抬高价码,把一些大陆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摆出来作为谈判的前提,维持两岸关系的僵局,另一方面,积极谋求“务实外交”的突破之道。

美国人在90年代以后开始对中国打“台湾牌”,顿时使李登辉感到台湾身价百倍,因而把务实外交的突破口选择在美国,摆出了愿意与美国配合起来共同遏制中国的姿态,期望美国成为支持台湾“务实外交”的领头羊,突破一点,带动全局。

为了突破美台关系,台湾当局使出了浑身解数,正式的外交系统、非正式的联系管道,都动员了起来,甚至在美国的“台独”团体也被利用来鼓动美国调整对台政策。1994年9月,克林顿政府宣布调整对台政策时,李登辉颇为得意。

1993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在美国西雅图举行了非正式首脑会议,亚太经合组织的成员中,只有李登辉未获邀请,无缘与会。

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再次在国际现实中被强化。

1994年5月,李登辉出访中南美洲在美国过境,美国只允许他停在夏威夷,而且不准下飞机。李登辉在机舱里坐了几个小时,除了美国在台协会主席白乐崎跑进机舱探望李登辉的旅途劳顿外,美国大小官员避之唯恐不及。

这两件事对李登辉产生了巨大的刺激作用,于是又把美台关系的突破口选在了争取他到美国访问。

然而,到美国访问谈何容易。美台“断交”后,以至于美台断交以前,台湾当局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都没有高级官员正式访问过美国。

2、访美的名义

1994年9月27日,也就是克林顿政府宣布调整对台政策20天后,亚太助理国务卿洛德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作证时表示:

美中关系是官方关系,是外交关系,而美台关系是非官方关系,但很牢固、强大。美国不应变动这种模式,或在美台非官方关系中掺入“官方性质”。因此,不能同意台湾的“高级领导人”访美,不论李登辉以任何身份访美,都不符合美台“非官方关系”的性质,又可能会危及目前精心维系的美国同中国和台湾之间的平衡关系,这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改变这项基本政策而采取势必会被中国视为美台之间建立官方关系的措施,将是一种严重错误。
因此,政府强烈反对国会企图通过立法允许台湾最高级官员来美访问。

既然李登辉访美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那么此事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因为美国做出损害别人利益的事是比较容易的,让美国做出损害自身利益的事却比登天还难。

为了达到目的,李登辉指示新上任的“驻美代表”鲁肇忠,任内最主要任务就是促成他的美国之行,“驻美代表处”要动员台湾在美国的一切“外交”资源,全力以赴,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除了公开的途径外,李登辉又让他的“地下外交部长”—一国民党投资事业管理委员会主任刘泰英拿出450万美元,捐给李登辉曾留过学的美国康乃尔大学,换取一张出席康乃尔大学校友会并在该校的“欧林讲座”上发表演讲的邀请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刘泰英还拿出450万美元,以台湾综合研究院的名义,与美国著名的卡西迪公关公司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同,负责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部门,解除不允许台湾高级官员访美的禁令。

在刘泰英雇佣的公关公司的游说下,美国国会和舆论界支持李登辉以回母校康乃尔大学的名义对美进行私人访问的声浪高涨。

美国的几家有影响力的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连篇累牍地批评美国政府拒绝发给李登辉的入境签证是“政策上的荒谬”,并散布说中国有求于美国,美国打台湾牌,中国不会出现过激的反应。

3、美国何以态度180度大转弯?

舆论界炒热李登辉访美的话题之后,国会中的亲台议员开始向政府施加压力。

4月5日,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决议,支持李登辉对美国进行私人性质的访问。

5月2日,众议院以36票对0票通过决议案,敦促政府彻底改变对台政策,允许李登辉对美国进行私人访问。5月9日,参议院又以97票对1票通过决议,欢迎李登辉以私人身份访问康乃尔大学。

对此,美国国务院于5月3日曾发表正式声明。

声明说:

国会的决议涉及一个重要而复杂的问题,允许李登辉访美将对美国外交政策带来严重后果。在处理李登辉来访的问题上,我们的决定是基于他的官衔“中华民国总统”,美国并不承认“中华民国”,1979年我们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我们认知中国人的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
我们的取向——与台湾维持非官方关系——是两党主政的历来五届政府一致支持而极为成功的政策架构基础。一个具有李总统那样头衔的人来访,不论是否真是私人访问,将无可避免地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美国与台湾的关系的非官方本质已祛除,从而危及我们与台湾的非官方关系,和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关系的基础。
在此情形下,我们只有遗憾地说,李总统来美国访问将是不可能的。然而,根据我们去年完成的对台湾政策的检讨,若李总统要求过境美国,基于安全、舒适与便利,我们准备同意他过境。

可是,只过了三个星期,在参众两院再度通过议案,要求国务院不得以对美外交政策有严重不良后果为由,拒绝台湾高级官员到美国进行私人访问之后,克林顿亲自做出决定,允许李登辉到美国进行私人访问。

美国政府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2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宣布,克林顿总统已同意6月李登辉以康乃尔大学杰出校友身份,赴美国作纯粹参加校友聚会活动的私人访问。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曾修订其政策指导方针,同意李登辉和其他台湾高级官员偶尔至美国作私人访问。

并且狡辩说:

“李登辉的访问将完全属于私人性质,不从事任何的官方活动。这不是一项正式访问,在此个例上核发签证,符合美国仅与台湾维持非正式关系的政策,它不表示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或对其政策有任何改变,我们维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关系,并承认它为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尽管美国在宣布这一决定时一再强调,李登辉访美是私人性质,不表示美国与台湾发展正式关系,美国将继续遵守美中三项联合公报,遵守一个中国的立场。

但在中国看来,美国允许李登辉访美,是公然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于不顾,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行为,是打台湾牌遏制中国、损害中国主权和破坏中国和平统一大业的严重步骤,而且,以李登辉的身份,无论他是以什么名义访美,都必将造成“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严重后果,这是中国绝不能答应的。

联系到此前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种种行径和台湾岛内越来越严重的分裂倾向,中国不能不起而迎接挑战。

由李登辉访美事件这个导火索,90年代的台海危机被引发了。

4、李登辉为自己“壮胆”

5月26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负责人在外交部发表抗议声明后,也发表了一篇措词强硬的谈话,对美国政府公然允许李登辉赴美活动,表示极大的义愤,并称:

一段时间以来,李登辉热衷于搞度假外交、过境外交,不惜动用重金进行游说,和美国那些妄图阻挠中国统一、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势力相互利用。李登辉的这些行径,无疑会助长台独势力更加肆无忌惮地破坏和平统一进程,助长某些外国势力进一步插手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这种挟外人以自重,损害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行径,理所当然地要遭到中国政府和所有中国人民的强烈谴责和反对。

台办负责人的谈话给了外界一个强烈的信号,它告诉人们,中国政府在李登辉访美这件事上,除了对美国表达最强硬的立场外,也准备对台湾当局出招了。

这时,李登辉自然沉浸在美梦成真的喜悦之中。他喜不自胜地表示,他个人访美是小事,重要的是象征意义,象征中华民国的存在已获得各国重视,同时显示现在台湾的经济实力已受到各国的肯定与欢迎。

还说,访美之后还要访日,其他国家也会跟进,中共想用强硬的方式来阻挠,已是行不通了。

李登辉的预定行程是6月7日至12日,在美国逗留6天时间。临行之前,台湾军方连续举行了四次军事演习,李登辉有三次亲自到场观看并发表讲话。

也许李登辉预感到他的美国之行,将给台湾海峡的和平带来不可知的后果,特意为自己壮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25日,台湾海岸巡防司令部协同海、陆、空军及宪兵、警备、海关等军警单位,联合在台北县淡水河口举行“平实6号演习”,演练对大陆进行所谓人海、船海统战扩张的具体反制措施。李登辉观看演习后表示,国人习于安逸,一旦台湾陷入战争危机,后果难以想象,并指示在淡水河大桥下加装桥孔防栏网栅,阻绝河道,防止解放军逆河突袭,直捣台北。

5月30日,台湾军方在桃园县竹围地区海滩举行“前锋演习”,演习内容是反计划偷渡、反突击作战。

李登辉又在演习场告诫演习官兵,说:

中共政权一向诡谲多变,口是心非:一方面不停地宣传和平统一;另一方面却不放弃犯台的企图,不断打压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这些都加深对台湾的潜在威胁,国军的重要使命是保障台澎金马的安全,作为政府开创新局的后盾。

6月1日,李登辉又来到台中港,观看台湾军方在那里举行的代号“昆仑2号”反登陆作战演习。此次演习的主要目的是防止解放军武装突击台中港,取得中兴新村台湾省政府,将台湾截成两半。李登辉看到全歼了“登陆的敌军”后,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

从6月4日开始,台湾“国防部”还举行了代号为“同心7号”的后备役军人动员召集演习,检验后备役军人的战备能力。不过,李登辉此时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乘专机飞往美国了。

5、且看李登辉怎样表演?

6月7日,李登辉启程赴美。就在这一天,《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署名的新华社述评,点名对李登辉进行批判。

这篇题为《且看李登辉怎样表演》的述评,用犀利的文笔,勾勒了李登辉意图分裂祖国的真面目,绝不留半点情面,所蕴含的政治意味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

台湾当局的头号当权人物李登辉,近期在两岸关系问题上言论猖狂,举止怪悖,再度引起岛内外侧目。

评论者认为,李登辉的一系列表演表明,他已经在“台独”的深渊里滚得连泥带水,那一身污浊,怕已很难洗干洗净。

请看李登辉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的。

近来,李登辉的言行表露出的“台独”倾向,加重了岛内的“台独”气氛。

去年他发表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那篇推心置腹的谈话后,面对岛内外对他“台独”意向的强烈质疑,他和他的一些伙计曾不得不出来几次表白他“主张统一”。

但漏洞尚未补齐,他又到处泄露真情。例如,他向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人交心时,声言“统一只是说说的,其实我心里想的跟你们一样”,又招呼“台独”骨干分子“不要冲得太快,慢慢来”。

这些举动,使岛内报纸都因此而指称他“忽统忽独、疑统疑独”、“皮复无常”,结果培养了“台独”势力“旌旗日盛,兵马日壮”,造成了两岸关系的“反复激荡”。

但是,尽管岛内外对李登辉“台独之路”的抨击之声不绝,他这种两面手法却越耍越起劲。

4月初,他在“国统会”上发表的讲话中,一面重申台湾与大陆均为中国领土,要促进国家统一,一面却不再提要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而强调两岸为“分裂分治”的“两个互不隶属的政治实体”,实际上将海峡两岸定位为领土和主权割裂、又互不隶属的“一中一台”两个国家,明统而暗独。最近他又声称“台湾是大陆一部分”的说法“无法接受”,企图否定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

他又把原来要培养两岸“兄弟情怀”的说法丢在一边,狂妄地称台湾是“老子”,大陆是“儿子”,还声言海峡这边对台湾“一毛钱的税金也没有收过就说台湾是他的,别开玩笑了”。

按照这个逻辑,中国同样没有收过一毛钱的港澳就根本不能恢复行使主权了。

固然,人们可以对他一些顽童骂架式的语言嗤之以鼻,但却不能不严肃地思考他的居心何在。

李登辉近年热衷于到国际上钻营。他不惜工本地去搞什么“度假外交”、“庆典外交”,力图挤进国际会议,策动要“重返联合国”,还利用这样那样的钓饵与一些国家发展政治关系。

据透露,此次他能够赴美搞“校友外交”,花在“游说”美国国会议员等方面的资金达上千万美元。如此不择手段地要挤到国外去,李登辉自己明白说,目的是为了“突显”台湾的“存在”。

换句话说,他就是要费尽心机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把台湾问题国际化。他的这些活动,尽管伴以蛊惑人心的言词蒙骗了一些岛内同胞,但也不乏有人看到它对祖国统一的危险性,看到它对两岸关系造成的不可弥补的损害。

还有舆论认为,台湾如果因此而成为某些国家手中的一张牌,那将使台湾陷入“身不由己”甚至“万劫不复”的境地。应当指出,李登辉确实是在有意地把台湾送到别人手上当成一张牌,而自己则以成为别人的一张牌而沾沾自喜。当然,这种挟外人以自重的行为,向为中华民族所不齿。

李登辉还在着意制造两岸军事对立的紧张气氛。他四处搜罗战机、军舰、坦克、导弹,最近一周内三次参加针对海峡对岸的军事演习,并把中国政府为了维护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不能承诺放弃使用武力歪曲为要“武力犯台”,一再以此来挑拨台湾同胞与祖国政府的关系。

对李登辉先生,考虑到他在岛内的地位,此间对他的出格言行,总是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宽容。但是,要得到别人尊重,必先自重。能不能带着一身泥水从那个陷得很深的“台独”泥坑里爬上来,就看他自己了。

历史的长河将证明,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必将战胜一切分裂祖国的内外反动势力,最终实现自己祖国的完全统一。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