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年正月二十日,隋军兵临城下,南陈后主陈叔宝下令让后宫的妃子和宫人赶紧收拾好行装,然后等着任忠护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但陈后主左等右等,没有等来被他寄予厚望的任忠,倒是等来了韩擒虎攻进建康城的消息,原来任忠并没有按照陈后主的要求募兵出战,而是直接投降了隋朝名将韩擒虎,带领韩擒虎进入朱雀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任忠的识时务让韩擒虎很满意,让隋军进入建康城顺利无比,韩擒虎一进入建康城,南陈的文武百官纷纷逃跑,只有尚书仆射袁宪等人还留在皇宫中,陈后主感慨的对袁宪说:

“一直以来我对你不比对别人好,现在却只有你还留在我的身边,我感到很是惭愧,这不全是因为朕失德,也是因为江东士大夫的气节都没了。”

陈后主这话并没有让袁宪有什么感想,他只是在尽一个臣子的职责,所以当陈后主表现出惊慌失措并想要逃走时,袁宪就对陈后主说:

“隋军进入皇宫后肯定不会对陛下怎么样,事情已经这样了,陛下还能躲到哪里去呢?我请求陛下能够把衣服冠冕都穿戴整齐,然后端坐于正殿中,依照当年梁武帝见侯景的作法。”

袁宪的想法很简单,国亡已经是事实,你一个皇帝要有皇帝样,亡国之君也要有亡国之君的气节,就像当年梁武帝萧衍面对攻破建康城的侯景一样。

陈后主却不这么想,梁武帝萧衍最后不还是被侯景饿死了?他可不愿意步萧衍的后尘,他得活着,所以他直接下了坐床飞奔着离开,边跑边说:“锋刃之下,未可交当,吾自有计。”

那么陈后主的妙计是什么呢?跳井。

他跟着十几个宫人一起逃到了后堂景阳殿,景阳殿有一口不用了的枯井,那就是陈后主为自己准备的退路。

眼看着陈后主不顾皇帝的尊严要跳井,袁宪苦苦哀求,希望陈后主能顾及自己的身份,做一个皇帝该做的事情,但命都要没了,陈后主怎么可能还顾及那么多?

见袁宪劝不住陈后主,后阁舍人夏侯公韵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井口,一贯软弱的陈后主就上前和夏侯公韵争夺井口,争了好一会,最终陈后主胜利了,带着他心爱的张贵妃和孔贵嫔一起跳进了井中。

与陈后主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沈皇后和太子陈深,面对隋军攻入建康城,沈皇后还和平时一样,毫不惊慌,表现了一个皇后应有的临危不乱的能力,而陈深也是安然坐在房间里,静静地等待着隋军,等隋军进入他的房间的时候,他还说:“戎旅在途,不至劳也!”

彼时陈深只有15岁,能做到如此不得不让人敬佩,反观陈后主,所行实在不像是一个皇帝,当然,他跳进井中也没有什么用,隋军很快就找到了这口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知道陈后主就在这口井中,于是隋朝士兵就趴在井口往里看,结果井太深太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大声喊叫,结果喊了好一会也没有人回答。

于是他们就说要扔石头到井中,将井给填了,这一下子陈后主慌了,赶紧出声呼唤,隋军找来绳子扔进井中,一会后往上拉绳子,居然感觉到很重,好几个士兵一起上才终于将人拉了上来,上来了才知道原来井里藏了三个人,三人着实狼狈。

两天后,晋王杨广进入建康城,处理各项事宜,三月初六,杨广下令班师回朝,陈叔宝和他的王公百官妃嫔从建康启程,被押解进京,一个多月后,陈叔宝等人终于到了长安。

到了长安的陈叔宝从一开始的惊惧惶恐到后来的随遇而安,很快就适应良好,而杨坚对陈叔宝这个亡国之君也很优待,赐给他很多金银财宝,还多次接见他,每次都让陈叔宝和三品以上的公卿大臣同班站立。

而且杨坚还很有心,每次让陈叔宝参加宴会,为了不引起陈叔宝的亡国之悲,就禁止演奏吴地的音乐,杨坚不知道的是,陈叔宝并不在意。

在亡国的那一刻或者更早时候,陈叔宝就接受了自己亡国之君的设定,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能不能活着,在得到杨坚的优待之后,即便远离故土,故国已亡,自由全无,陈叔宝也觉得不错。

或许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更适合他,他在位期间本就不理朝政,耽于酒色,现在他更是无事一身轻,好好享受生活就是了。

甚至他觉得享乐之余,还可以做做官,他知道看管他的人会定期将他的情况报告给杨坚,就对看管他的人说:“既无秩位,每预朝集,愿得一官号。”

是的,他想要一个官职,一个可以方便他参加朝会宴席的官职,这可能是他被软禁在长安少有的愿望了。

当看管他的人将他的原话报告给杨坚的时候,杨坚沉默了一会,叹息道:“陈叔宝全无心肝。”

说完就没有下文了,看管他的人继续报告:“陈叔宝经常喝得大醉,很少有清醒的时候。”

杨坚就问:“他每天能喝多少酒?”

看管的人想了想回答说:“他每天和家中子弟喝一石酒。”

这可不是个小数量,杨坚一听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陈叔宝这么能喝,当即下令限制陈叔宝继续这样疯狂的宴饮,但说完又似是想起了什么,随即说:“算了,随他去吧,不用管了,他不如此酗酒,又能怎么打发日子呢?”

陈叔宝酗酒并不是亡国后养成的习惯,而是他本来就酗酒,当初隋军南下攻打南陈的时候,陈叔宝还沉迷酒色不能自拔。

但不得不说,亡国之后被软禁在长安,每天无所事事,也只剩下喝酒享乐了。

这是陈叔宝的长项,倒也不觉得日子太过无聊,何况他本就喜欢享乐,而且心大。

后来陈叔宝跟着杨坚东巡登上邙山,专门作了一首诗:“日月光天德,山川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还上表请求封禅。

要知道封禅是每个皇帝心中不灭的梦想,但够资格封禅的皇帝实在太少,陈叔宝这一波马屁拍的还挺让杨坚喜欢,但杨坚没有答应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叔宝也不在意,反正他拍了杨坚的马屁,至于杨坚接不接受,他就不管了,再后来他跟着到了仁寿宫,依旧常常陪从宴饮,有一次看着他离开,杨坚喃喃自语:

“此败岂不由酒;将作诗功夫,何如思安时事。当贺若弼度京口,彼人密啓告急,叔宝爲饮酒,遂不省之。高熲至日,犹见啓在床下,未开封。此亦是可笑,盖天亡也。昔苻氏所征得国,皆荣贵其主。苟欲求名,不知违天命,与之官,乃违天也。”

实际上,仅凭陈叔宝个人改变不了南陈的结局,但耽于酒色、不理朝政的他确实加速了南陈的灭亡,这也算是杨坚给出了不给陈叔宝官职的原因。

杨坚看不上这样的陈叔宝,又很放心这样的陈叔宝,或许这就是陈叔宝的生存之道吧。

陈叔宝到死没能等来一个官职,仁寿四年(604年)十一月二十日,陈叔宝在洛阳去世,时年52岁,被追赠为大将军,封为长城县公,而四个月前,也就是七月十三日,隋文帝杨坚在大宝殿驾崩,时年6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