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书接上回,秦琼和程咬金,转眼间长成了15岁的少年,二人情同手足,性格却不同,程咬金贪玩好动,秦琼爱好学习。后来济州城闹灾荒,程咬金和他娘,就告别宁夫人和秦琼,去了历城,历城就是现在的济南谋生。

回头说说杨忠和杨林哥俩的情况,这哥俩立了大功,灭了北齐,鞭敲金凳响,高奏凯歌还。

回朝后北周皇帝大喜,封杨忠为隋公,封杨林为无敌大将军,君臣免不了欢宴一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说那杨忠生有一子,名唤杨坚。这小子从出生就异于常人,脑门上有一个包,手心上有三道横纹,一道竖纹,乍一看就是一个“王”字。

有一天,杨忠带着小杨坚去街上玩,遇到了一个老尼姑,就在人海中匆匆一瞥,老尼被杨坚的长相惊到了。

“呜呼,哎呀!世上竟有这等奇人?”

老尼仔细端详小杨坚,看了看他的手掌心,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对杨忠道:这孩子将来贵不可言,但是须离开父母长大。施主如不嫌弃,老尼愿意抚养这孩子长大。

说也奇怪,小杨坚好像和这老尼好有天然的亲缘,拉着老尼的手不放。杨忠听从老尼的话,为了孩子的将来,就托付给老尼抚养。

长到13岁,杨坚这才回到了父母身边。

转眼多年过去了,杨忠病危去世,杨坚就承袭了他爹的爵位——隋公,成了北周新贵。

此时北周皇帝是宇文赟(yun),他很忌惮杨坚。

原来宫中有算命先生说杨坚是潜龙在渊,早晚有一天会一冲飞天。不用我多说,这是杨坚犯了“功高盖主”的忌讳。

杨坚平时表现的很低调,奈何能力超强,皇帝无时无刻都感到来自杨坚的压力,始终不能打消皇上对他的怀疑。

宇文赟曾派十几名算命先生暗中去相杨坚,这十几名算命先生看透杨坚将来必定大富大贵,都为杨坚打掩护,因为谁也不愿意得罪未来的贵人,回去对皇上说,没事儿,杨坚不会谋反,他就是一个平常人,这才稍稍打消了皇上的疑心。

同样,杨坚也老早看透了皇上的心思,他之所以战战兢兢当臣子,是在等时机。杨坚为进一步打消皇上的怀疑,将女儿杨丽华嫁给了皇太子。

又过了几年,宇文赟嗝屁了,他的儿子宇文衍继承了皇位,宇文衍就是历史上的北周静帝。

当了皇帝的宇文衍,立杨坚的女儿杨丽华为皇后,这样一来,杨坚就成了北周皇上的老丈人。

你看历史上皇帝的老丈人,往往都是夺江山的人物。王莽算一个,曹操算一个,接下来杨坚算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杨坚来说,机会终于来了,小皇帝荒淫无道,当时杨坚是北周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夹着尾巴做人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出口气了。

杨坚果断出手,把反对他的人杀掉,把拥护他的人升官,最后他把北周江山夺了过来。杨坚爵位不是隋公吗?改弦更张,杨坚建立的新朝就叫隋朝。

杨坚做了皇帝,他就是历史上的隋文帝。祭告天地,定都长安,立长子杨勇为太子,封次子杨广为晋王,封弟杨林为靠山王。

文有高德邻,高颎(jiong),苏威等,武有杨素,李国贤,贺若弼,韩擒虎等,这些文臣武将同心协力辅佐杨坚,大隋国土逐渐扩大,平南陈进入了朝廷议事日程。

杨坚建立隋朝后,北方逐渐统一,现在只剩下南方陈国未统一。当时陈国国君是陈后主,名叫陈叔宝。此人治理国家不行,吟诗作对却无人能比,吃喝玩乐无人能比。

陈后主是个文艺青年,写的艳词堪称一绝。通常情况下,他写好艳词后,让宠爱的两个美人张丽华、孔贵嫔,谱上曲子,在二人领舞领唱下,宫中的女人们又唱又跳,天天开趴体。

有道是“业精于勤荒于嬉,”殊不知大隋的铁蹄马上要踏在他们身上,陈后主不知武备却在莺歌燕舞。

这正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这边陈国皇宫里一片莺莺燕燕,那边大隋平南陈的军队正行进在路上。带队的正是晋王杨广,杨广被老爹任命为元帅,杨素为副元帅,高颎,李渊为长史司马,韩擒虎,贺若弼为先锋。

说说这两位先锋官,二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君。尤其是韩擒虎,有些地方把韩擒虎奉为神君,只要小孩一哭,就说韩擒虎来了,吓到孩子就不敢哭了。传说韩擒虎死后,成了阎罗王御前的一名判官,专门锁铐一些罪大恶极的灵魂。

外出打仗必须有能征惯战的将军,否则元帅可就受累了。打仗是危险和烧脑的活,杨广能吃了这苦吗?当元帅这件事,还是杨素给杨广出的主意。

别看杨素和杨广都姓杨,二人却没有亲缘关系。杨素是大隋顶级军事家,权臣宰相,杨坚的心腹。

为此杨广经常贿赂杨素,让杨素在他爹面前说好话,原来杨广一直想取代他哥哥杨勇当太子。太子就是将来的皇帝,等他爹一死,太子就接班就成了皇帝。

杨广不愿意屈居哥哥之下,做梦都想谋夺太子之位。

杨广就对杨素许下了承诺,说如果我当了皇帝,你依然是万人之上的宰相,如果我哥哥当皇帝,你未必还是宰相,一朝天子一朝臣,这道理你懂的?

杨素为了将来的权利,于是就和杨广达成了协议,帮着杨广谋夺太子之位。

杨素说,你想当太子必须有功劳,这次平南陈,正好去镀镀金,反正元帅也就是一个挂名,打仗的还是你手下先锋,轻松走一趟,就当去旅游,然后你就有资格和你哥哥竞争了。

书说简短,隋朝军队很快来到了石头城,陈国的都城在这里,石头城就是现在的南京。

军情如火,隋朝军队兵临城下,按说陈国情报机构应该上报给皇上,为何陈后主还在宫中追逐嬉闹呢?

不是不上报,而是被陈后主重用的两个奸佞小人江总、孔范压下了,二人怕扫了陈后主的雅兴。

奸臣当道,陈国的情报机构实在看不下去了,到现在皇上还不知道军情,于是派人擅闯皇宫,把消息传递给陈后主。

传递情报的士兵跌跌撞撞闯进皇宫,“报,报君王,大事不好,隋军已攻到了城下。”

按正常人的思维,此时的陈叔宝应该急得跳起脚来,但是他不是正常人,只见他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人,慢条斯理说:“别急,别急,我自有法术,隋军不日可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后主真是一个心大量宽的君王,大祸临头,还说自己会法术。

到了第3天,韩擒虎和贺若弼打败了南陈猛将肖摩柯,

南京城门被隋军攻破,士兵像潮水一样涌进了皇宫。

这时候陈后主慌了神儿,拉上两个美人张丽华和孔贵嫔就往外跑,陈后主也是急昏了头,你往哪跑?到处都是隋兵。

突然陈后主想起后花园有一口井,先上那里躲一躲再说吧,拉上两个美人儿就转到了井边。

陈后主说大家都闭上眼,咱们一起跳,有福同享,有难同担。直听得三声扑腾声,片刻后归于寂静。

杨广在后面压阵,没成想陈国就这么容易被灭了,杨广命高颎、李渊发布安民告示,意思是大家不要惊慌,以后陈国百姓就是大隋的子民,老百姓该过日子还过日子,国家变更和你们无关……

这时杨广想起了陈后主,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下令把陈后主给我找出来。

杨广找陈后主是假,找陈后主的两个美人儿是真,陈后主是死是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美人必须找到。

之前杨广就得知陈后主有两个美人,这次杨广想把这两个尤物带回长安。

手下得令就开始四处寻找,一时半会没找到。后来经过打听,宫女说后花园有口井,你们上哪里打捞一下,看看是不是跳井了?

陈后主和两个美人跳井后,那井里水并不多,刚好没过膝盖。后主正在发愁怎么出去,忽然上面下来了挠钩。他们就躲挠钩,上面的士兵说好像下面没有人,咱们用石头砸一下看看。

后主一听急忙喊道,别砸、别砸,下面有人,我是陈后主。

上面的士兵向井里喊道:找的就是你,我们放下挠钩你抓牢,别放手,我们把你拽上来。

就这样,上面的士兵使出吃奶的劲往上拉,嘴里一个劲地嘟囔,怎么这么重呢?是不是当皇上的身体都重呢?

拉到井口一看,我的天哪!不是一个人,是一串三个人,一个拉着一个人就这么上来了。陈后主和两个美人的狼狈相,惹得围在井边看热闹的老百姓哈哈大笑。

这时高颎和李渊得了消息,来见陈后主。后主整了整衣冠,想下跪磕头,高颎连忙制止,安慰陈后主道:不必惊慌,大不了做个归命侯。”

陈后主这才稍稍宽心。

杨广听说两个美人在高颎、李渊手上,于是就派高颎之子高德宏去讨要两个美人。

高德宏见到爹爹,说明来意。

高德宏长了个心眼,他不想让李渊知道,如果爹爹献美有功,说不定杨广会升他的官职。如果李渊知道了,一是怕他抢爹爹的功劳,二是怕节外生枝。

高颎听罢,总觉得杨广干这事不地道,一直犹豫。高德宏就劝爹爹,说晋王有权有势,咱得听他的,惹怒了晋王,咱爷俩日子都不好过,不就两个女人吗?

爷俩正说话间,李渊走了进来,高颎就问李渊这事怎么办?李渊听了摇摇头,说不能把这两个祸水交给晋王,这两个女人祸害了陈国,不能再让他们祸害大隋。

高颎和李渊都是正人君子,为了国家安危,没有考虑个人恩怨。高颎点头,李渊执行,就这样把两个美人给杀了。

高德宏两手一摊,心中暗暗叫苦,回去了可怎么向晋王交代呢?思来想去,高德宏在路上就想出了一条计策,见到杨广,他把责任全部推给了李渊,说是李渊执意杀了两个美人,不关他爹爹的事。

从此杨广就记恨上了李渊,找机会一定要报复李渊,二人梁子就这么结上了。

欲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