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道上有这么一位顶级的大哥,乔四、刘涌跟他比,那都得靠边站,白小航更是为他所用,同时这黑白两路见了他,那都得给他面子。

可就是这么一位大哥,却被哥们出卖,不但是损失了200万,还搭上了自己的好兄弟马三儿。

那么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眨眼过去了大概三四天了,代哥在巴府酒楼正算账呢,电话就响了起来,这一手号码,这不乔巴吗?

这乔巴一般是不给代哥打电话的。

加代立马把电话接了起来,喂,乔巴怎么了?

对面就说了,代哥呀,我在上海呢,那啥,我有个朋友吴忠贤,吴老板挺有钱,也是做这个金融生意的,他说他想认识认识你,听说你在这个深圳做了不少买卖,他也想投资一下这方面的买卖,加代一听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你把我电话给他,我到时候给他打电话唠唠,代哥光在电话里说也说不清,你这样,这吴老板在上海即将开个五星级的大酒店,你要是方便就过来吧,你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

加代一听,那有啥不方便的,你都跟我这么说了,那我能不去吗?

乔巴一听也挺高兴的,邢大哥,你那个机票订好以后,你给我打电话,我到上海的机场去接你,行行行行,好的,大哥就是个老好人,有求必应,就这样撂了电话。

三哥就说了,去哪呀?

加代就说了,去订几张机票,咱们明天上午直飞上海。

旁边的丁家一听,他还对乔巴心存怨恨呢,毕竟乔巴以前出卖过加代,大哥,我不去。

加代一听,怎么,我说话不好使吗?

那咱们以前去上海的时候,那乔巴不也帮过咱们呢,去吧。

丁健还没开口回话,门口就传来一句,我去,我去。

众人一回头,是大志带着老五来了,这也是到点了,来蹭饭了。

志哥就说了,我去上海溜达溜达,那刘政元给了我那10个亿的地皮,我觉得他好像背着我卖了,我考察一下子去,这回大志可倒好,一去不复返了,差点没回不来,加的一听。

行,去吧,咱们在上海也没有啥仇人,跟那个上海龙头老大龙少,荣昌杰也算是和解了。

就这样,第二天这哥几个买机票直接就干到这个上海了,乔巴也是亲自组的车队迎接,这也是挺给面的。

其实巴也想借加代的这只手笼络一下这个吴忠贤。

吴老板,代哥,志哥,饭店我定好了,吃完饭五六点钟想去夜场,去KTV找俩小17舞啥的,或者说去耍迷场子玩啥的,我这边都有。

乔巴的一说,大志也挺开心的,行,那走吧。

随即这帮兄弟就去吃饭了,当时吴老板也过来了,当时这一握手,大哥一看,吴老板真有钱,打金链子小手表,光是这一条领带都得千八百块钱呢。

吴老板,你好,这吴老板就说了,加代以前在深圳我见过郎文涛,郎总说起过你,现在这回是亲眼见着你了,我觉得你小子挺不错的,既然都来了,我请你出去玩玩吧。

还有志哥,我听说是公子哥二代啊。

大志就说了,过奖了,我这也不算二代。

这吴老板就说了,你别管是不是了,我这后备箱拉了200万,今天去哪消费,全场我买单。

大志一听就瞅了瞅加代加代就说了,行,你说去呢,咱们就去呢,我们可随主便。

这吴老板一听,当时就提议了,行,那咱们都是爷们,你就是到那风尘之地,估计几位大哥也玩腻了,要不咱们去玩两把,在虹口区广东路新开的一个大型的耍米场子,那不比澳门的耍米场子差,我带你们玩去,我这200万今天哥几个随便输,不够我那个让秘书到公司去取,去开心就好。

志哥一听,那手就痒痒了,行,行,这个好。

随后众人就往外走,这乔巴拉着吴老板就说了,吴老板,我给你派俩兄弟护着你们点吧。

乔巴,不用了,我在这上海这边好使,再说我要真带那么多保镖去,好像我砸人家场子似的,那耍你场子的老板,我跟他多少都有点认识的,输也没输,别人开心就行,走吧。

就这样开车开了那将近有半拉多点,就到这门口来了。

那大酒店非常大,上下的有七八层,明面是酒店,其实地下就是耍米场子,这老板要是背后没人,还真开不起来呢。

就这样进去之后,吴老板让秘书去把这200万到前台全换成筹码,当时给马三的激动坏了,哎呀,这老板真有钱呢,旁边的大志也是非常的开心,吴老板,我不多,要给我拿二三十万的就行。

吴老板一听直接推过来了,50万你先玩着,没了接着拿,大志也是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加代这边就说了,吴老板,我不好这口,我在后边待着就行,你们玩。

吴老板一听也没有再推辞了,行,随后把剩下的钱分了分,那兄弟们先玩,玩完以后到半夜玩,咱吃夜宵去。

就这样,这哥几个四散开来就开始玩了,而这耍迷场子里的小兔女郎早就盯上大志了,毕竟大志这气质,再加上穿的这衣服,打金链子小手表的,一看就是有钱人,这小兔女郎往大志这一桌,哥来杯香槟吧。

大志回头一瞅,这老妹长得这也挺好看的,老妹要小费呀,大哥我不要。

随即一摆手,又叫来了两个小兔女郎,大哥,你要有啥特殊需要,我们都可以满足你。

当时志哥一听,那就不用了,你们仨我吃不消你这样,老妹你就在这站着吧,就给我撑撑场面就行。

小兔女郎一听,行哥随后往这哥这一坐,瞬间成焦点了,马三就嘟囔道,丁健,你看见没狗改不了吃食,就这仨都能给他吸干巴了,你都不知道这大志算提起裤腰带的功夫加起来前后就15分钟。

丁健就瞪马三,你得了吧,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这傻人傻命就有这艳福,没办法,来来来,玩咱们的。

就这样,这几个人没到一个点,200万全扔里了。

随后这几个人一句堆,大志就问了,你们赢点煤也不是钱不钱的事,你说我都玩一晚上了,一分不赢那搁谁谁也不得劲呢。

马三也是觉得不对劲,按理来说,在上海虹口区开这么大的耍米场子,有背景指定是有背景的,但是咱们这帮人拿200万都没到一点,都输完了,肯定有人使活了,加代到没说啥,毕竟是吴老板领到这来的,这吴老板当时感觉也没面子了,不过还是解释道,是活是不可能的,这耍泥场子的老板我认识,可能咱们这一个。

点的时间都有点背吧,正在这说着的时候,对面看场子的人就过来了,哎,还玩不不玩,不玩的话,把这个贵宾桌让开,你们去普通桌。

马三一听就不乐意了,哥们,我们一个点的时间从你们这扔了200万,在这坐一会儿不过分吧?

对面看场子的一听就笑了,在我们这一晚上输2000万的都有,你觉得你输200万多吗?

所以哥们呢,我不是说啥,就这玩意有输有赢,可能运气差点,如果说你们觉得手头钱不够,我们那边看见没可以借贷的,三个一瞅不用了,你们这里边玩得太埋汰,就仗着这老板有点背景,要是在深圳的话,场子我直接能给你推了。

对面看场子的小子一听嘲笑着说道,你挺牛啊,还把场子都给我们推了。

不说别的了,你们还玩不玩?

不玩,赶紧起来。

说着一摆手,过来好几个人,上去就扒拉马三、丁健以及加代他们,丁健也不干了,你再拉一下试试。

代哥赶紧站起来,拦着那啥哥们,你这厂子干?

不干净谁都知道,但是你不能不尊重我们呢,咋的,我们也扔了200万,你这动手就不是那回事了。

对面一听,也瞅了瞅眼前这个人,一副大哥的气质,你谁呀,是他们的大哥呀?

加代就说了,我是不是大哥跟这没关系,我们这帮兄弟到这来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没别的意思,输了我们也认,但你最起码得给我们尊重吧。

话音刚落,吴老板这边也对对面的看场子的小子就说了,你是叫肖克吧,我认识你们老板,是我带他们来的。

这肖克一瞅,也是冷哼了一听,认识我们老板的人多了去了,行了行了,赶紧起来。

老吴一听也不乐意了,我现在给你们老板打电话。

这边小客上去咔嚓一下,这吴老板的眼睛都打歪了,这吴老板瞬间就丢面了,你这小崽子,你老板都得给我点面子,你还敢打我?

旁边的丁健就瞅瞅代哥,代哥也点了点头,当时丁健往前面一上,结果肖克这边扒一摆手,从那个四面八方场子里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出来了大概二十来号人,袖头子里边都藏着东西,肖克也从腰上这一套,就把这冒烟的家伙明目张胆给你摆着了,能玩玩不玩?

滚犊子,听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