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如梭,在岁月的长河里不停流淌。光阴似箭,在凡尘往事中一去不回。陌陌红尘中,我们都是光阴的过客,寄居在岁月的客栈里。沐过山间的风,淋过季节的雨,见证了岁月的无情,也懂得了生命的厚重。
陆游生逢南北宋交接的时期,他的那颗爱国心注定了其坎坷岁月。三十九岁那年,宋军北伐失利,宋孝宗欲与金国议和。陆游上疏劝阻没有得到采纳,被贬出京,调任镇江府通判。不久,又因揭发权贵招权纳贿,被贬为建康府通判。两年后,陆游调任隆兴府通判。次年,又遭人毁谤,被罢免了官职。
前前后后这些年,陆游兜兜转转,都是通判职位,就相当于现在一个没有实权的地市级副职干部。宋孝宗之所以不想重用陆游,就在于陆游坚持抗金主张,不符合宋孝宗偏安一隅的思想,宋孝宗表面想要恢复失地,但内心深处偏向于媾和。
陆游在老家山阴闲居了四年,才重新被起用,调任夔州通判,仍在“通判”这个职务上打转转。离任之际,适逢立春,陆游在夔州通判任上呆了三个年头,时年四十七岁,壮志难酬,漂泊异乡,心中的苦痛可想而知。在此背景下,他写了一首《木兰花·立春日作》。词作原文如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年流落巴山道,破尽青衫尘满帽。身如西瀼渡头云,愁抵瞿塘关上草。
春盘春酒年年好,试戴银旛判醉倒。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

这首词的大意是:
光阴荏苒,弹指一挥间,流落巴山蜀水已有三个年头了。
到如今,还是官职低下,青衫布衣,沦落天涯,尘满旅途,行戍未定。
身似瀼水渡口上的浮云,漂浮不定。
愁如瞿塘峡关中的春草,除去还生。
春盘年年都是香甜可口的,春酒年年都是醇香醉人的。
立春这一天,戴上喜庆的银旛胜,拼却醉倒,痛饮一番。
到今日,人间众生都长一岁。
芸芸众生中,绝非仅仅我一人走向衰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陆游这首《木兰花·立春日作》是一首纪事抒怀词。
整首词开口便点出自己沦落蜀地日久。接着,描写自己风尘仆仆,行戌未定的栖遑之态。然后,通过正面写心底抑郁潦倒之情,抒发报国无门之愤。下面,笔锋一转,开始换意,紧扣“立春”二字,描写自己强颜欢笑,逢场作戏,借酒消愁的情景,以醉狂之态写沉痛之怀,进一步展现内心伤感。最后,结尾处荡开一笔,说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是他一人偏老,展现了一种豁达情怀。
全词格调低沉,情感沉郁,构思新奇,布局合理,错综复杂,跌宕起伏,衔接无缝,浑然一体,蕴藉深邃,耐人寻味,突出特点是抑郁之情贯穿始终,看上去是两幅图画,两种情怀,一幅表现了一个忧国伤时、穷愁潦倒的悲剧人物形象,另一幅却是一个头戴银旛、醉态可掬的喜剧人物形象,表现手法截然相异,相互衬托,从而表现了自己抑郁潦倒、报国无门的沉痛之感。
词中最后两句“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看似简单质朴的语言,却画龙点睛,展现了陆游的豁达胸襟,也提升了整首词的境界,安慰了世人千百年。人生本苦,生活还得继续,重要的是要学会苦中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