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就在这个除夕之夜,我提着一袋精心挑选的年礼,踏着雪地来到了婆婆家。街道两旁的红灯笼高高挂起,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行人们脸上都挂着笑容,你来我往,热热闹闹。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下来。妻子离世已有三年,每逢年节,我总会感到格外孤独。但为了婆婆和小姑子,我必须振作起来。

"希望新的一年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开端吧。"我在心里暗暗祈祷。

推开婆婆家的大门,只见婆婆和小姑子已经等候多时了。婆婆穿着一身质地上乘的旗袍,头上挽着发髻,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但仍能看出她曾经的英姿。小姑子则穿着一袭青色长裙,显得娇俏可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年好啊!"我高兴地打着招呼,双手恭敬地递上了年礼,"新年吉祥,万事如意!"

婆婆接过礼物,勉强勾起了一丝笑容。她打量了我一番,叹了口气说:"唉,你看看你,儿子都比你年轻有精神。要是媳妇在的话,你也不会这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了。"

我的心"砰"地一下沉了下去。婆婆这番话,直戳我的痛处。妻子的离世,对我的打击是无法言喻的。

就在这时,小姑子适时开口了:"婆婆,您就别再提那些伤心事了。今年是个新的开端,我们应该展现最灿烂的笑容才对。"

她说着,侧过身子,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会意,连忙从怀中掏出两个分量不同的红包,一个大的递给婆婆,一个小的递给小姑子。

"哎哟,儿子,你可真是有心了!"婆婆的眼睛在看到红包时,瞬间就亮了起来。她伸出微微发颤的手,接过了红包,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

小姑子也受宠若惊地接过了自己的那一个,连连道谢。她的眼神带着几分羞涩,但更多的是真诚的感激。

我正打算陪着婆婆和小姑子随便聊聊天,却没想到婆婆突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她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跟她到卧室里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怎么了婆婆,是有什么事吗?"我不解地问。

婆婆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我迟疑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一进卧室,婆婆就吩咐小姑子也一同进来。小姑子闻言,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进来。

"都进来了就好。"婆婆环视了我们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小儿啊,你的媳妇离世后,我们一家人就没什么欢乐可言了。你也看到了,我年纪大了,哪有多少个年头活下去。可你和你孩子们却还很年轻,你们需要一个女主人来照拂你们。"

说到这里,婆婆的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我和小姑子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所以啊,我决定把你姑姑嫁给你了!"婆婆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狠狠地砸在了我们头上。

我和小姑子都被这番话呆住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婆婆的神情却是一派坦然,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怎么,你是嫌弃你姑姑不好吗?"婆婆脸色一沉,质问道,"你姑姑不仅人长得漂亮,做事也勤快能干,比你那个死去的老婆强多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婆婆生硬地打断了:"好不好的,现在都已经没有了!你们两个就是我眼中最相配的一对,你们要是再反对,我是决不答应的!"

我看着婆婆的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之中。一方面,我是极其敬重婆婆的,不想拂她的意;另一方面,娶自己的小姑子,这在传统观念里是决计不能接受的。我的内心在矛盾中剧烈地翻腾着,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覆上了我的手背。我低头一看,是小姑子安抚性地捏了捏我的手。她用那双明眸注视着我,眼神中满是坚定和力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婆婆狠狠地瞪了一眼。婆婆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似乎对我们的反应感到万分愤怒和失望。

"你们两个给我住嘴!"她厉声喝斥道,"我就是看你们最相配,最般配,你们竟然还有反对的念头?我真是看走了眼了!"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双手捶打着床沿,怒发冲冠地破口大骂起来。我从未见过婆婆如此失态,吓得一时不知所措。只见她骂累了,便低垂下头,肩膀一耸一耸,似乎在无声地啜泣着什么。

看着婆婆垂头丧气的模样,我的内心五味陈杂。一方面,我对她的决定感到无比惊诧和困惑;另一方面,我也能从中体会到她对我们的一片好意。她是出于希望我们能重拾幸福,才做出如此荒唐的安排。

我侧过头,看向小姑子。只见她神情黯然,眼眶微微泛红,似乎也被婆婆的反应所触动。我知道,她一定也在纠结着是否应该顺从婆婆的意愿。

就在此时,婆婆突然抬起头来,用那双布满皱纹的眼睛注视着我们。她的目光中除了愤怒,更多的是一种渴望和哀求。

"你们两个啊,就当成是我这把老骨头的一个遗愿吧。"她的声音低沉而嘶哑,"我看着你们日渐亲密,对彼此也有了好感,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你们却视而不见,只知道一味反对!"

说到这里,婆婆似乎已经精疲力尽,她重重地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小姑子见状,赶紧上前搀扶,脸上写满了关切。

我看着这一幕,内心激荡起了万千思绪。婆婆的确是出于好意,但她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荒谬了。我怎么可能跨越那条不可逾越的血缘禁忌,与自己的小姑子如夫妻般相处呢?这简直是对妻子的亵渎!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小姑子突然开口了,打破了房间里的静默。

"婆婆,我知道您是出于好意。"她的声音轻柔而坚定,"可是,您要求我们做出这种事,实在是有违伦常。我和嫂夫都很尊重您,但这一点,我们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我听了小姑子的话,不由得瞠目结舌。我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建议。可细想之下,我觉得这主意还是很不错的。以兄妹的身份相处,不仅能够尽孝顺婆婆的心愿,也不会触犯伦理的底线。

我看向婆婆,只见她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缓和。她沉默地点了点头,似乎在认真思考小姑子的建议。

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生怕一个字说错就会惹婆婆生气。幸好,婆婆并没有发火,只是重重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好吧,就这么办吧。"她用沙哑的声音说,"不过你们可要牢牢记住,你们是我的儿子和女儿,可不能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来!"

"放心吧婆婆,我们定会谨言慎行。"小姑子在一旁连连保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着婆婆的神情终于彻底缓和下来,我的心中荡漾起一阵轻松。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一家人会像从前一样,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

不过,婆婆那番荒唐的决定,也让我意识到了一些以前从未注意的事。比如小姑子不仅美貌出众,待人处事也极为热情贴心。她那双明眸,每每注视着我的时候,我的心头就会泛起一阵暖意和悸动。

我暗自摇了摇头,将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统统驱赶出去。我只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罢了,不能对她抱有其他的非分之想。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三口,亲密无间的一家人。而我和小姑子,也只不过是婆婆的两个孝顺的儿女而已,不能再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了。

就这样,在婆婆的主导下,我和小姑子开始以"兄妹"的身份相处。起初,我们都有些不太适应,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但渐渐地,我们都放松了下来,开始自然而然地亲密相处起来。

每天早上,我都会被小姑子拿着一碗热腾腾的粥喊醒。她总是一大早就起床做好了早饭,等着我起来吃。有时她还会特意给我多添一些我喜欢吃的小菜,体贴入微。

"哥,快尝尝这个,是你最爱吃的酱香菜。"她会笑盈盈地对我说,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曲线。

我被她的贴心照料感动不已,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小姑子的确是个极为贤惠的好姑娘,要是有这样一个妻子,我定会无比幸福。

可是,我随即就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姑姑怎么能当妻子呢?这分明就是乱伦!我连忙把这个念头从脑中驱赶出去,专心吃起了面前的早饭。

不过,小姑子的确让我的生活重新充满了欢乐。有了她的陪伴,我再也不会感到寂寞和孤独。她就像一缕温暖的阳光,温柔地照耀着我的内心世界。

我们两个形影不离,无论是逛街、做家务还是照顾婆婆,都是一起行动。婆婆看在眼里,总是会露出欣慰的神情。

"好啊,好啊,你们就当是我的两个乖孩子吧。"她常常这样说,"只要你们孝顺我,我就是最高兴不过了。"

有时,婆婆也会打趣我们,说我们就像一对有说有笑的小两口。每当这时,我和小姑子都会不好意思地笑笑,暗自摇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间,春光明媚,绿意盎然。我们三个常常会在家中的小院落里乘凉,聊天家常。

"哥,你瞧瞧那枝垂柳,多美啊。"有一次,小姑子突然指着一丛垂柳对我说。她的眼中满是赞叹之色。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那垂柳轻轻摇曳,绿意盎然,确实别有一番韵味。我看着那景致,突然产生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有种冲动,想要低下头,在小姑子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可是下一秒,理智就占了上风,我连忙将这个想法驱赶出去。

"嗯,是挺美的。"我干巴巴地应了一句,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开来。

小姑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我们两人无言地坐在院子里,一时间陷入了的沉默。

从那以后,我就刻意避免和小姑子有过多的亲密接触和独处。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忙前忙后的娇俏身影,我的心头就会泛起一阵情难自已的悸动。

有时,我会在梦中幻想小姑子在我的怀中辗转承欢的样子。我会在梦里狂热地吻她,抚摸她,占有她,把她彻彻底底据为己有。而当我从那个旖旎的梦中醒来时,就会被自己的下流想法感到无地自容。

我开始痛恨起自己的这种龌龊想法。小姑子是那么善良纯洁的一个女子,怎么能被我玷污了?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邪火,总是对她产生一种别样的情愫。

就在我纠结之际,小姑子突然从身后走了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

"哥,你在想什么呢?"她问,语气中带着一丝关切。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作答。终于,我只能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没什么。"我喃喃地说,"只是在想,我们这样相处,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