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总是会对美丽的东西降低防备心理,这种导致小女孩死亡的蓝色粉末是一种放射性极强的化学物质——铯137。

铯,元素符号Cs,原子序数为55,IA族,其单质是一种淡金黄色的活泼金属,熔点低,在空气中极易被氧化,能与水剧烈反应生成氢气且爆炸。

铯在自然界没有单质形态,仅以盐的形式极少的分布于陆地和海洋中。

原本金属铯是没有任何放射性的,但是铯137可作为γ辐射源,用于辐射育种、辐照储存食品、医疗器械的杀菌、癌症的治疗以及工业设备的γ探伤等。

那么这种原本不应该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铯137是如何被小女孩误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盗窃导致的“核泄漏”

铯137所产生的γ射线可以用于医疗行业中对于癌症的化疗,在巴西的戈亚斯州有这样一家私人机构——戈亚诺放疗研究所,主要对各种癌症病人进行放疗和化疗,诊所内存有一台先进的放射性治疗机器,机器内部装着铯137。

按理说,如此重要的医疗机器本应该严加看管,但是却因为种种巧合的原因导致装有铯137的机器重要部分被盗窃。

戈亚诺放疗研究所的老板原本计划对机构进行一次搬迁,由于经营不善,机构牵扯到很多经济纠纷,当地的法院对他的机构进行了查封,不允许他搬动任何医疗设备,其中就包括装着放射源的机器。

机构的老板深知机器中放射源对于普通人的危害,所以他专门向巴西核能委员会以及当地政府致函,表示需要派遣专业的人员对设备进行看护,避免造成重大的核事故。

当地政府和巴西核能委员会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仅仅是找了一个毫无文化的保安来对设备进行看管,有句话说:“假如不出意外的话,那么意外就一定要发生了。”

在机构被保安看管的两年后,有两个小毛贼盯上了这个地方,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医疗机构里一定有很多值钱的设备,只要能拆下一两件,就能大赚一笔。

这两个人原本是游荡在机构附近的拾荒人员,也许是计划许久,也许是保安疏忽,反正二人成功的潜入机构内部,并且将偷窃的目标放在了装有铯137的设备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这个放疗设备体型巨大,想要依靠两人搬走的可能性不大,于是他们就利用一些工具将设备头部拆卸下来,带走了。

巧合的是,铯137就装在设备的头部,装在一个用铅密封的大胶囊里。这个胶囊就像是潘多拉魔盒,等待着有心之人将“死神”从中放出。

小毛贼将机器头部带回家之后,就开始着手进行拆卸,除了一些认得的贵重金属,很快那个胶囊就暴露在二人的视线里。

看着这个密封包装的胶囊,二人还以为里面装着什么贵重的东西,于是花费了三天时间才将胶囊戳破,一些蓝色的粉末撒了出来。

这蓝色看起来艳丽无比,还带有荧光,无色无味,让人赏心悦目。

其实在这个时候,两个盗窃者已经出现了不良症状,恶心、呕吐、腹泻等,这正是被辐射的初级症状。

铯137会对人的癌细胞和正常细胞进行无差别的攻击,这也正是癌症化疗人群发生呕吐、脱发、头晕症状的主要原因。

二人并未将这些症状放在心上,只当是自己是吃坏了肚子,谁知不久之后,其中一个人的左手开始肿胀,他这才重视了起来,跑到当地医院去检查。

医院里的医生也没想到真的会有人能够接触到放射性物质,所以就当是过敏治疗了。假如当时就能确定病因的话,也就不会引发后面更大的灾难了。

致命放射源被多方传播

二人对于这漂亮的蓝色粉末很是好奇,他们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曾试图用火去点燃,不过失败了。此时的铯137已经暴露在空气中许久了,事态渐渐开始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研究许久之后,他们认定这些蓝色粉末肯定是值钱的“好东西”,于是决定将粉末和机器上的金属一起卖到废品回收站。

回收站的老板看到这漂亮的蓝色粉末也很是喜欢,就将其和设备上的金属一起收购了,不过老板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就当成一个稀罕物放在家中展示。

其实,铯137的最初的颜色并不是蓝色,上文说过,应该呈现淡金黄色,化学性质活泼,为了能够让铯137更加稳定,所以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粘合剂才会呈现蓝色。

这样做也会将原本仅十九克重的铯137分散扩大成一百克的重量,这样一旦被散播出去,将会有更多的人接触到。

回收站老板在得到这些蓝色粉末之后,特意向周遭的亲朋好友告知此事,邀请他们来家中观赏,甚至慷慨的赠与他们一部分。

有些没有得到蓝色粉末的人,也在观赏的过程中被辐射到,回去纷纷出现了相关症状。可惜的是大家最初都以为是吃坏了肚子,谁都没有把原因归咎在蓝色粉末上。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回收站老板弟弟一家。老板的弟弟名叫德维尔,在当地经营一家杂货铺,他收到哥哥的邀请之后,前往观赏那些神奇的蓝色粉末,从哥哥家中将蓝色粉末带回之后,他还将其涂抹在身上,向大家展现这些粉末的美丽。

德维尔的女儿在爸爸展现这些蓝色粉末的时候被吸引了过来,她不但将这些致命物质涂抹到自己的身上,就连吃饭的时候都不舍得擦掉,所以部分含有铯137的蓝色粉末随着食物一起被这个小姑娘吞到了肚子中。

由于这个小姑娘年龄尚小,还将铯137直接食用了,所以她成了这场核事故中最惨的受害者。

此时距离铯137泄漏已经发生了半个月的时间,在这之内没有任何一个人采取过防护措施,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发生的那些不适症状是出于何种原因。

这些蓝色粉末被他们洒在床上,衣服上,或者装在瓶子里观赏,又或者当作装饰颜料涂抹到身上,大部分人都在接触这些粉末的时候受到了身体损伤。

直到杂货铺的老板娘,也就是德维尔的妻子发现不对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