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07年的 7月9日,下午5点左右 ,正是下班高峰时间。

济南市中心的建设路,大家跟平时一样,赶路的赶路,挤公交的挤公交。

当时在一个路口 ,正好是汽车的红灯等待时间,路人正穿过人行道要过马路。

突然之间,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当大家回过神来时,发现路中间一辆车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而在边上的一辆出租车被波及,也一并着起了火。

不过幸运的是,出租车里的两人反应快 ,已经在火势蔓延之前逃离了车内,并跑到了远离汽车的地方。

不过他们还是受了伤。

同时,人们也看到 ,在起火车辆的不远处的地上,躺着半截人体。

是一个女人的上半截身体,显然是已经死亡。

“发生了什么?怎么这车突然爆炸了?”

“不知道啊,我都没反应过来,吓死人了”

“我刚才看到,是停在路口的一辆蓝车突然就飞起来了,然后就起火了?”

“你们看, 你们看,那儿,那儿是不是这车的车主?”

“好像是啊 ,应该是上半身,这是给炸崩了?”

“哎哎 ,好像还是个女的 ,哎哟,肠子都露在外面了,太恐怖了,别看了别看了,赶紧报警吧!”

周围的群众围观的围观,议论的议论。

有些好奇的,还凑近去看那半截人体,看了又吓得急忙跑开。

有几个好心的,赶紧来到那两个幸存者跟前,查看他们的伤势,并赶紧帮着打电话叫了120。

还有的群众则帮忙拨打了110。

很快 ,120和110都陆续来了。

事后查明,那跑出来的两人是出租车里的司机和乘客,伤势不算严重 。

乘客手臂擦伤留了不少血,司机则是肩部和一侧手臂被碎玻璃扎到了,还有在跑出来的过程中因为摔了一脚磕破了膝盖。

120急忙帮着两人清理伤口。

警方来到现场后先是赶紧扑灭了火,随后对出事车辆进行勘查。

现场着火的有两辆车,出租车的损毁程度相对要小一些,不过也只剩一个车架子了,只是这个车架子还算完整。

而旁边那个车辆已经完全面目全非,只剩一堆废铁。

而事故原因也很快就搞清楚了,先起火的那个车,起火原因竟是爆炸。

警方在烧毁的车辆上,检测到爆炸物成分。

而那个出租车,则完全是运气不好。

那个车子爆炸后就直接撞到了这个出租车,并引燃了车辆。

而出租车司机在被撞击的一霎那,就已经受了伤。

不过也 算是不幸中的 万幸,司机没有被撞昏迷,也就保住了一条命。

那那个爆炸车辆的车主又是谁呢,那被炸飞的半截人体,是不是女车主本人呢?

除了清理现场 ,警方也同时查明了车主得身份。

那个爆炸的车,是一辆蓝色的本田思域。

车主是济南市国土局的科长,名叫柳海平。

法医后来对现场的那半截人体,还有其他一些现场发现的残肢进行了化验,证实了死者就是柳海平本人。

她直接被炸的支离破碎。

很多当时在现场的群众都看到了,都形容那场面惨不忍睹。

警方从她车上有爆炸物这一点推测,这不是意外事故,而是一起谋杀案。

但是,是谁要下这么狠的毒手呢,竟然会想到在她车上放炸弹,直接把她炸死。

这种死法太惨烈了,凶手太狠毒了。

想要找出凶手,就要调查柳海平的社会关系。

于是,警方很快找到了柳海平的家人。

当柳海平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出事了之后,她母亲整个人都瘫倒了。

等她稍微醒转过来之后,她就一下子大哭 起来,边哭嘴里边重复着:

“是段义和,是段义和,一定是他害死了平平。”

听到柳海平的母亲嘴里提到一个叫段义和的人,警方都觉得很诧异。

他们连忙问:“是哪个段义和?”

“就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

一听说是人大主任段义和,警方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

他们以为老人是因为过度伤心在胡言乱语。

警察连忙安慰到:

“大妈,您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不过,这现在已经涉及到人命案了,您说的话,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啊 ,而且这个人还是段主任!”

柳海平的母亲连忙说到:

“我怎么是乱说呢!肯定是他!警察同志,我跟你们说,其实最近我女儿就经常打电话给我,说她觉得自己要出事,还说,如果她哪天遭遇不测,就是段义和干的。我还劝她别胡思乱想,想不到还真的出了事啊!”

听到柳母说的言之凿凿,警方也觉得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

于是警方又问了一句:

“那您女儿和这个段主任是?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情人关系,段义和,是我女儿的情夫,这些,我们都知道 ,其实我们也劝过女儿 ,但是……哎……”

听到柳母道出这个内情,警方才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不过,单凭柳母的一面之词,警方也不能随便抓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他们提出要去柳海平的住处查看一下。

随后,柳海平的父母带着警方到了柳海平的住处。

在柳海平的房间里,他们看到了柳海平和段义和一起拍的照片。

照片里,两人显得很亲密。

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大人常委会主任,警方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还是要仔细调查后,才能确定柳母的话是不是真的。

那要从哪里入手查呢?

警方认为,整个案情中,那些炸药是最有利的证据。

毕竟炸药这玩意,可不是谁都能弄到的。

于是警方找来了一个专家,对提取到的炸药的残渣做了分析鉴定。

而结果也让他们大吃一惊。

爆炸案中的炸药类型,竟是受到严格管控的烈性TNT炸药。

能弄到这种炸药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于是,警方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查,很快就查到了炸药的来源。

当时警方去找了济南市的TNT炸药管控部门,查询最近炸药的出库情况。

他们发现,平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廉德金曾经领取过2公斤炸药。

当时他是有公安局的批文的。手续都齐全。

要说公安局领取炸药倒也无可厚非,不过,查还是要查一下的。

如果炸药是他们部门正常使用的,那么就没有问题。

于是警方就来到了平阴县公安局,来了解炸药的使用情况。

结果这一查,就查出猫腻了。

平阴县的公安局长查询了一下数据,说他们公安局最近并不需要那么多炸药。

他也并没有审批过什么文件。

而廉德金领的那些炸药,也压根没在局里。

那炸药去哪了?

廉德金为什么要私自去领取炸药,他用来做什么了?

这一查,廉德金的嫌疑就明摆着了。

下一步,当然就是找廉德金来问话了。

当廉德金被找来时,他可能也知道,这事他敷衍不过去,于是很爽快的就交代 了。

炸药是他的一个朋友叫陈志的,找他要的。

这个陈志又是谁?

警方接着查,结果最后发现,他就是段义和的侄女婿。

当时陈志来找廉德金,说要他帮忙搞点炸药。

廉德金知道炸药这东西非同小可,他们部门平时要用,都要局长审批,而且有严格的使用流程。

这陈志找自己去弄炸药,这不是让自己违纪嘛?

所以他一开始婉拒了。

但后来陈志就拿段义和的身份来给廉德金施压。

他告诉廉德金,炸药其实是段义和让他来要的,并且让廉德金放心,他们要炸药其实只是想周末去黄河里炸鱼。

这廉德金当初坐上刑警大队教导员的位置,还是段义和帮的忙。

现在人家有事找上门来,自己也不好再拒绝。

于是,他就弄了个批文,自己模仿局长的笔迹签了字,盖了章,然后去管制部门,领出了炸药。

但是陈志还需要雷管,这雷管也不好弄啊。

不过,因为平阴有很多采石场,而石场主都要炸石矿,所以手里会有炸药和雷管。

于是廉德金又凭借自己的身份,从两个石场主那儿弄来了5根雷管给陈志。

既然廉德金供出了陈志,警方就马上去找了陈志。

陈志当时任职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三大队的副大队长。

这要说起来,这陈志跟前去调查的刑警还是同事关系。

办案的刑警就问陈志认不认识廉德金,陈志说认识。

可是当警方问陈志关于炸药的事情时,陈志却装起傻来,

“炸药?什么炸药?兄弟,我都给你们问糊涂了?”

刑警问他,是不是找廉德金弄了2公斤炸药和5个雷管。

结果陈志矢口否认:

“哎哟我说兄弟,你可别吓我啊,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要炸药干什么?这廉德金?说是给我了?”

“没错,他说是你找他要的炸药,难道不是吗?”

“这怎么可能呢?我找他要炸药干嘛?这玩意谁敢碰,他这不是明摆着血口喷人嘛!“

陈志不认,那这事还得去找廉德金。

陈志也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可以去跟廉德金对质。

于是,办案刑警带着陈志又一起回去找廉德金。

在廉德金面前,陈志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否认有这个事。

他还对廉德金说:

“老廉,你可不能乱咬人啊,这种事,非同小可,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这几位兄弟交代了吧。”

这言下之意,是廉德金做了什么坏事。

廉德金因为伪造批文,局里已经把他给停职了,正接受审查呢。

现在陈志又跑来反咬一口。

关键在于,他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把炸药给了陈志,当时他们都是秘密进行的这事,没第三个人知道。

现在陈志不认,他是真有苦说不出。

陈志见廉德金无话可说,不失时机的又补充了一句:

“老廉,你就好好把问题交代了,你也不用太担心,要是过程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段主任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陈志这话其实很明显,他在暗示廉德金,上面有段义和在,他不要把事情搞大了,自己把责任担下来,段主任会有办法的。

于是,问题就又回到了廉德金的身上了。

刑警就问廉德金,炸药去哪了。

廉德金也说不清楚。

事实上他就是把炸药给了陈志。

但问题是,他没有证据。

现在让自己交代炸药去哪了,他怎么说都是错的。

最后廉德金干脆就沉默了。

廉德金不交代,警方也没辙。

虽然炸药是他领的,但是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去炸的那车。

侦破工作到这里就暂时停滞了下来。

就在警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当天下午,有个年轻人陪着一个老太太跑来刑警大队,说有个情况要向警方反应。

这位老太太当时就在爆炸案现场。

但是爆炸发生前,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

她当时看到有辆警车从她边上经过,但突然就停下了。

随后,车上下来一个陌生男子,走过来拦住老太太,问她:

“前面是不是如意苑?”

老太太就说是。

但是老太太注意到,这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子神色显得很慌张。

当时她就觉得这男的有些奇怪,也就对他印象比较深。

随后,老太太看到男人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而就在男人打完电话之后,不远处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当时老太太也给吓懵了。

而此时那个问路的男子却急急忙忙的钻进那辆警车里,警车也迅速开走了。

老太太当时觉得说不上的奇怪,于是她就仔细看了看那个警车的车牌,并且把这车牌给记下了。

后来因为爆炸案的发生,现场很乱,老太太也吓得不轻,所以就忘了这一茬。

第二天早上她起来后,又想起这事,感觉还是不对劲。

按理说,出现了爆炸案,那个警车正好在边上,应该直接过去查看才对。

可是这辆警车却急急忙忙的开走了。

于是老太太就把这事跟自己的小儿子说了。

小儿子一听,也觉得这警车有问题。

母子俩在家合计了半天,最后决定,到公安局把这个情况给反映一下。

于是儿子就带着母亲来了。

根据老太太给的信息,警方很快就找到了那辆警车。

就停在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支队的大院里。

找到这个车,事情就好办了。

7月11日一大早,刑警找来技术科的同事,马上对这个车辆进行检验。

结果就检测出,车辆上有微量TNT炸药的成分,跟爆炸案现场的炸药为同一种。

这下证据有了,只要查出当天是谁开的这辆车,那人就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于是办案人员马上就去查询了案发当天的用车记录。

结果发现,那天开这个车的,就是陈志!

果然是陈志在撒谎,炸药就是给了他。

而他的否认无疑是欲盖弥彰。

刑警队决定,马上拘捕陈志。

但是当他们去找陈志的时候,陈志竟然跑了,因为他事先得到了风声。

原来,从刑警队要查警车开始,陈志就知道自己要露馅了。

于是,他赶紧请假回家收拾东西,直接跑去了青岛。

并买了第二天飞香港的机票, 想逃往香港。

刑警们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他们很快就知道了陈志的行踪,连夜追踪到青岛,并在11日当晚就在青岛机场将陈志抓获。

当陈志被押回济南时,另外的工作人员还找到了那个被陈志砸坏并丢弃了的遥控装置和他们当时通话的手机。

经过技术科同志对证物的修复,陈志作案时的通话记录和遥控装置内的信号源信息都被还原了。

而这些证据,让陈志再也无法狡辩。

面对铁证,陈志也无法抵赖,他索性全撂了。

炸药是他找廉德金去弄的,拿到炸药之后,陈志就去找了自己的一个“好兄弟”--陈常兵。

陈常兵在济南有个汽修厂。

陈志来到他的汽修厂,说要把手里的炸药和雷管改制成遥控爆炸装置。

其实陈常兵一听陈志说要做遥控的爆炸装置,心里隐隐已经猜到点什么了。

不过,因为他之前曾经找陈志办过事,帮过忙,后来两人又装模作样的拜了个把子。

所以现在陈志让他帮忙,他当然是义不容辞。

而陈志以前就是个工程兵,对制作爆炸装置也是熟门熟路。

所以他就跟着陈常兵一起,把那2公斤炸药改成了遥控爆炸装置。

做好了爆炸装置,陈志就拉着陈常兵一起去踩点。

他希望陈常兵去把爆炸物安装到柳海平的车上。

但陈常兵知道了这些炸药是要去炸一个女的,他就害怕了,于是打起了退堂鼓。

不过他虽然不肯去安装炸药,但也没有在明知道陈志要杀人的情况下报警,而是跟着陈志一起去踩点。

因为他觉得陈志是他的“好兄弟”,他不能做出卖兄弟的事。

陈常兵不愿意去按炸药,陈志只能自己去。

7月9日下午5点左右,就在柳海平下班之前,陈志开着警车来到国土资源局的停车场,用事先拿到的车钥匙打开柳海平的车,把爆炸装置放在了主驾驶的座位底下。

然后就迅速离开了。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而当时正值下班时间,停车场人来人往,并没有人觉得他的出现有什么可疑,保安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柳海平下班之后,陈志带着陈常兵开着车在后面跟着,想找机会引爆炸药。

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加上对路况也不太熟悉,所以两人跟了5分钟就跟丢了。

无奈之下,陈志改变主意。

他准备抄近路去柳海平回家的必经之路等她。

于是,他们就开着车来到了案发地点附近。

为了确认地址没错,陈志让陈常兵下车找老太太问下路。

而陈常兵做贼心虚,问路的时候神色慌张,这才让老太太察觉了异常。

问完路,陈常兵就看到了柳海平的车开过,于是他马上打电话给陈志。

而陈志一接到电话,就马上按下了遥控装置。

接着,柳海平连同她的车马上就被炸成了碎片。

陈常兵看到这个情形,就马上坐回警车,两人逃之夭夭。

而这一幕,就被老太太看在了眼里,也成了破案的关键。

交代完作案经过,就是问他作案动机了,但陈志这时候又沉默了。

审讯人员对他晓以利害。

“据我们所知,死者柳海平是段义和的情人,而柳海平之前也多次说,她要是死了,肯定是段义和害的,你又是段义和的侄女婿。这,不会是巧合吧”

听警方提到段义和,陈志也知道,事情瞒不过去了,警方迟早会查到段义和身上。

于是他叹了口气,交代到:

“是段义和指使我去杀柳海平的。”

随后,陈志就交代了段义和指使他们做这件事的全部经过。

有了陈志的口供,警方就完全有理由拘捕段义和了。

7月13日的下午,段义和在自己的 办公室被警方带走。

审讯段义和没有花费太长时间。

段义和很清楚,自己不可能脱罪了。

所以,他不仅交代了指使陈志杀害了柳海平的事实,而且还主动交代了自己受贿的罪行。

同时,他还把向他行贿的人员列了一个详细的名单,从而揪出了十余名潜藏在国家机关内部的蛀虫。

这起特大爆炸杀人案在短短几天内,就被公安部门破获了,而且还破获了一起特大贪污**案,真是意外之喜。

当然,大家更关心还是,段义和为何要对自己的情妇下如此毒手?

毕竟两人曾经也是鱼水之欢的交情。

段义和何至于要以身试法呢?

对他这样的身份来说,这么做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在段义和交代了全部的详情之后,大家才得知个中缘由。

而他自己,也认为,他这么做,完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就详细的来讲讲这段隐秘的内情。

段义和1946年出生。

小时候家境贫寒,是个苦孩子。

他的父亲常年卧病在床,家里孩子又多,所以他小时候可以说是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稍微长大一些的段义和要帮着家里承担家庭责任,还要照顾弟弟妹妹 ,所以他很早就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苦。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生活,养成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让他在日后的工作中做出了斐然的成就。

1949年新中国成立,段义和也得到了上学的机会,他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他在学校里刻苦学习,因为他希望自己能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

上初中时,段义和认识了同班的张珍,两人都来自贫苦的农村,所以格外惺惺相惜。

他们也互相督促对方学习,共同成长,时间长了,彼此也互生情愫。

后来,段义和和张珍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长时间的相处也让他们认定了彼此。

所以在大学期间,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在大学毕业工作之后,就组建了幸福的家庭。

不过因为夫妻两人所学专业的不同,所以工作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

张珍回了老家当了一名医院的护士,而段义和则去了天津一个工厂当车间技工。

后来,段义和为了和妻子团聚,向上级申请调回老家工作。

他的申请得到了批准。

回到老家的段义和,被分配去了县政府做一名干事。

由于他待人随和,头脑精明,做事又能吃苦,很快就得到了上级的提拔。

可以说,段义和在从政方面,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

随后段义和的职位步步高升。

不到十年的时间,他就从一名县委的普通干事,升到了山东省委组织部青年干部处的副处长。成为了政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1994年,当时已经是山东省电子工业局副局长的段义和,被派往聊城暂任地委副书记。

而他和柳海平的爱恨情仇,就从这一年开始拉开了帷幕。

当年的段义和48岁,他平调聊城。

其实说白了就是去镀金,回去之后就会升职。

他这个年纪,在政界属于黄金年龄,就他的成就而言,可谓是仕途一片光明。

他来到聊城之后 ,当地的干部官员也知道他的份量,所以对他格外照顾。

把他安排在了特地为他准备的豪华招待所里,而他的日常饮食起居也是有专人负责。

这个专门照顾他的人,就是柳海平。

这个时候的柳海平刚满18岁,长得年轻漂亮,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当地招待所的有意安排。

柳海平对段义和是照顾的 无微不至。

柳海平的资历很一般,初中毕业,然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数年,最后就进了这家招待所做服务员。

不过,虽然她文化程度不高,但有过几年社会阅历的她,办事情特别机灵,人也活泼,加上她不俗的外貌条件,很快,柳海平就引起了段义和的注意。

其实段义和跟妻子张珍的感情是非常不错的,两人毕竟从初中时代一路走来,感情基础非常深厚。

不过,对于独自在外的段义和来说,难免偶尔会感觉到空虚寂寞。

而一直侍奉左右的柳海平,就成了他孤单生活中唯一的慰藉。

慢慢的,他们倆的关系就越来越近。

段义和其实心里也很清楚,作为一名国家干部,这是他不能碰的 禁区。

何况,柳海平的年龄,都算得上自己女儿辈的了。

所以在最初,他并没有逾越那条红线,只是会对这个小丫头特别的照顾。

但是随着两人接触时间越来越长,加上柳海平对他又照顾的体贴入微,这段义和的心态就慢慢起了变化。

柳海平对段义和有多体贴呢?

比如说:

段义和经常需要应酬,而每次喝醉了之后回到招待所,柳海平都会贴心的给他准备蜂蜜水,喂醒酒汤。

段义和有时候喝醉了回去就倒在 床上,也不洗澡,柳海平也会端来热水,给他擦脸擦脚,让他安安稳稳的入睡。

平时的饮食起居就更不用说了,柳海平知道段义和的饮食喜好,总是贴心的为他准备符合他口味的食物。

对于段义和的穿衣,柳海平也能料理的井井有条。

可以说,有了柳海平的辅助,段义和每天工作更加得心应手了。

有时候段义和甚至觉得,柳海平做的比自己的妻子还好。

在这样的状态下,段义和对柳海平产生了非分之想。

其实柳海平也不是个傻白甜。

多年的社会经验告诉她,她服务的这个高官非同一般。

自己只要把他服侍好了,对自己来说,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毕竟,对于农村出生的她来说,要学识没学识,要背景没背景。

如果不能靠捷径,那她只能是一辈子穷苦的打工命,很难翻身。

所以,段义和绝对是那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人。

而柳海平也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在柳海平洞悉了段义和的心思之后,她也很识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