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长津湖之战, 大家对抗美援朝战争的惨烈有所了解,在零下三四十度的环境里,人都被冻成了冰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说长津湖之战是一场“寒冷”的战争,那笔者今天要说的这场战争则是一场浴血火海的战争——飞虎山阻击战。

在这次阻击战中,志愿军38军112师长335团团长范天恩一战成名,他有一个绰号叫“范大胆”,早在1938年就参加了革命。

飞虎山阻击战是第一次战役后期的一次阻击战,志愿军防守的飞虎山是美军联军南撤的必经之路,山高622.1米,只要占领山顶,就可以控制平壤至满浦的公路。

在志愿军的打击之下,能否有效的歼灭美军联军,就看这个山头能不能守住,如果放跑了敌人,之前的围追堵截就前功尽弃。

在当团长之前,范天恩是东北民主联军1纵警卫营的营长、作教科科长,在指挥能力上还是很强的,但毕竟只有一个团的力量防守。

此时美军第8集团军也意识到了飞虎山的重要性,派遣了韩军的一个师加上美军的一部分,前来争夺飞虎山高地,以打通南北通道。

美韩联军在数百架次飞机和60多门大炮的支援下,以一个师多的兵力,不断的对飞虎山进行轮番冲击。据范天恩晚年回忆,敌我双方牺牲的战士一片片。

战斗中最厉害的还是敌人的炮火,38军军长给范天恩派了一个营的援军,不到一个小时就打光了,一夜时间修建的工事全被敌人的炮弹给炸没了。

其中有一个细节可以充分说明敌人炮火的密集和猛烈,一个参谋长用黄豆粒记录敌人的炮击次数,一只钢盔里都数满了,遍地都是铁片。

最激烈的时候,一个小时被炮弹震死的战士就有20多人,最令范天恩难忘的是,100多个战士,带着900多颗手榴弹冲上了阵地,最后不到一个小时全牺牲了。

范天恩带着一个团,在飞虎山阻击敌人5天5夜,牺牲700余人,歼敌1800余人,取得了阻击战的胜利,战后彭德怀写下“三十八军万岁”六个字送给了范天恩,从此“万岁军”流传至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国后的范天恩担任了参谋长和副军长等职,晚年退休后在北京定居,于2001年12月2日在北京病逝,享年79岁。

参考文献:《远东:朝鲜战争》、《中共军人志》、《汉江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