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加代,你看见没,你勇哥不行了。

加代一听这话,瞬间就火冒三丈了,拿着胳膊肘这一对一下就干到他妈赵锦这个下牙巴上了,你再说我勇哥一下试试。

这赵锦腾的捂着嘴巴子说道,行,我不说了,但是你这条腿肯定是保不住了。

说着拿起手中的大军刺,照着加代的膝盖骨就扎了过去,加代也没有躲闪,毕竟这事得有个了断。

而就在此时,只听砰砰的三声响,一粒花生米打在了赵锦的手腕子上,其他两粒打在了赵锦的膝盖骨上,瞬间这赵就跪在了加代的跟前,毋庸置疑,肯定是远哥开响了,当时远哥把这007枪口的烟儿一吹,行了,都别吵了,有什么事都冲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举动也把这杨老头子给激怒了,当时这一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咔嚓一下就朝刘正远扔了过去,刘正远,你太过分了,居然当着我的面打我秘书,远哥就无所谓的说道,老头啊,我是替你除害呢,你知不知道他在外边打着你的头衔到处。

撞骗的,那不给你惹事吗?

这话给杨老爷子气的捂着自己的心口喊道,来人,把这刘正远给我摁住,腿给我敲折了。

这一下令楼下的四个保镖也跑了上来,加上楼上的四个,一共是8个保镖,全给远哥围了起来,不过他们也没有动手,毕竟这刘正远的身份不一般,而守在远哥身边的和尚就先下手围墙了,掏出腰处的家务事,照着对面砰砰的就是几声响,紧随其后拿着大神棍,这一呼啦全给这八个人拍到了,给这杨老爷子都气坏了,真是一群废物,刘正远,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我再调来100号人,还干不过你身边的一个人。

说着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喂,是我老杨,我现在在长城饭店呢,啥也别说了,给我调100号人,穿小黑西服的把长城饭店给我围了,速度点知道吗?

随后说完把电话一挂,刘正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向我低头认错,我可能还会原谅你,要不然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远哥也是无。

所谓的说道,你能怎么不客气?

我听说你原来也是在我爹的手下干事的人,到现在段位一直没有升上去吧,那就说明你还是怕我爹的是不是?

这话给老杨头队的都哑口无言了。

而紧接着就在这对峙的时候,没一会儿的功夫,老杨头叫的人就到位了,一瞬间上来了三四十号人,其他的人就围在了长城饭店的下边。

勇哥一看,这事不就闹大了吗?

赶紧说道,老爷子,你别动,这么大的阵仗,只要伤到了谁都不好交代。

小勇啊,你就别管了,十分钟之内,我必须把刘正远的腿给废了,来人给我上。

一说这话,远哥也不甘示弱,把上衣这一坨来吧。

而和尚一看,对面拿的都是大电棍,这也没法上去跟对面打,自己手中的家伙是也没花生米了,不过他为了保护远哥也是豁出去了,远哥,我打头阵,你赶紧跑,说着拿着大神棍直接朝对面呼了过去,当时就把七八个人直接推倒了,不过周围还有其他的人,一个个电棍全打在了和尚的后背。

一股烧焦的味道散发了出来,给远哥看得也是挺心疼的,不过还没来得及心疼几秒,周围的一个个大电棍就往远哥打了过来,远哥赶紧就开始躲闪了,这人太多了,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当时就给他堵到了犄角旮旯里,眼瞅着对面刚要动手的时候,只听砰砰的几声响,毋庸置疑,该出场的大嫂来了,这也是小迪偷偷的报了信,说他们在长城饭店已经扛不住,大嫂才及时赶到,大嫂的保镖黑子也是把证件这一辆都给我住手,这一喊,这些穿小黑西服的瞬间就排成了两排,让开了一条路。

而大嫂也看到了机甲旮旯里的小远,当时就感觉非常的气愤感动,我们加代人,你们是吃饱了撑的吗?

说着也走了过来,紧接着也看到了屋里的老杨头,杨老爷子,我是小远的大嫂。

李小宛说着也从桌子上倒了一杯酒,我今天来呢,也是为了护着我们加代人,但是我跟你一样,也是一个讲理的人,你看你有什么条件,要不我亲。

自去给文山道歉,该赔偿赔偿,剩下的事呢,就让这帮人撤了吧。

你看你大动干戈的叫了这么多人,该说不说的,老爷子,这也大伤你的元气。

是杨老爷子一看眼前这女的小个不高,眼睛大大的,非常有神,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因为他也听说这里小婉是地上跑的掌上明珠,嚣张跋扈的很,刚想说既然对面都低头了,给他个面子,这事差不多就得了。

话还没说出口,躺在地上的赵秘书就疼得哆哆嗦嗦的喊道,老爷子,千万不能和解啊,咱们不差钱,咱们要的是这个面子,你看刘政远给我崩的,我以后要好不了的话,就伺候不了您了。

还有那文山,下半辈子都得在轮椅上度过了,你不替我想想,也得替他想想啊。

一说这话,这老爷子也是感觉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了,李小宛,你也听到了,文山的腿都已经废了,我必须得给他有个交代,这大嫂一听,脸色也变了,那你想怎么交代?

难道真的把小远的腿给废了吗?

说着,把手中。

酒杯啪嚓一摔,我告诉你,我给你倒酒就是给你脸了,你可以打听打听去,我一年倒头给我爹都倒不了几杯酒,明白吗?

这一举动给杨老爷子也整生气了,李小宛,你这是摔谁呢?

我告诉你,你可是一个小辈,别我在这瞎巴巴,还什么给我脸了,你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本呢,这一说,旁边的大志都听不下去了,不是杨伯伯,你真是老糊涂啊,你咋不调查调查这杨文山在深圳干了什么事呢?

他可是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强行霸占加代的表情,还有把江林的腿下一句还没说出来,这杨老爷子上去就给大志来了一巴掌,你给我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大志被扇得也瞪眼睛了,这一合计,这老头子真是不讲理啊,说啥都听不进去,这也赶紧又把目光投向了大嫂,大嫂也知道自己这边必须要找人了,要不然是压制不住这老头的。

老爷子,既然你要执意和我们干一场的话,那我乐意奉陪。

说着拿起电话翻了翻号码就拨了过去,喂,老公啊,在哪呢?

下班没要没下班,那我让你现在下班,你能下班不?

电话那头的大远哥一听这话,也知道他媳妇是话里有话。

当时就说道,媳妇,你在哪呢?

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啊,老公,我在长城饭店呢,有人要把你亲弟弟的腿给掐折了,我就问你管不管,要管的话,半个小时之内你就赶过来,这小远的腿就能保得住?

如果再晚了,那可就没准了,毕竟这老杨头曾经是你爹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