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作为

现代国家机器

的重要部分,法律发挥着维系着国家稳定与社会正常运转的关键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庞大严密的法律体系面前,我们作为普通人,力量和声音都是无比渺小的。

也正因此,

一旦司法机构手中的权力失控,本该惩恶扬善的法律很容易走向正义的反面。

下面这桩发生八十年代的残酷冤案就重重地为人们敲响了警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手持法律的审判者无法带来公正,那么,他所带来的将会是一个普通人乃至一个家庭余生里摆脱不掉的无尽黑暗。

01 无人相信的“我冤枉”

时间来到1987年4月27日。

初春的早晨里,阵阵微风带着树木抽芽的清新气息。

在湖南省一个叫麻阳的小城中,一名老人像往常一样踱步来到家附近的锦江河边晨练。

锻炼的间隙,老人偶然瞥见不远处的河岸边上刚刚冲上来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老人虽然上了年纪,但眼神还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定睛一看,这不是一个蛇皮袋子吗,而且袋子里面好像还装着什么东西。

老人心里犯了嘀咕,

该不会是哪个缺德的把自家垃圾扔河里了吧

好奇之下,老人向河边那个湿漉漉的蛇皮袋子走了过去。

老人费力地把沉甸甸的袋子拖到岸上

,拉开上面的拉链后,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当场吓昏过去——

蛇皮袋子里装的居然是一条血肉模糊的人腿

听到老人的惊呼声后,许多人也跑过来察看发生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快,警察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了现场,并在河岸的其他处发现了六块尸块。

警察将尸块交由法医处理过后,初

步判定这是遭肢解过的一具女尸

一时间,如此残忍的作案手法让整个麻阳县城都笼罩在恐怖的氛围之下。

在过去,麻阳这个小地方治安状况比较良好,鲜有像杀人碎尸这样的恶性事件。

因此,麻阳的普通百姓们终日惶惶不安,很多人甚至减少了自家出门的次数,唯恐流窜中的凶手还会再次犯案。

这一惨案也引起了麻阳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强调至少要在三个月内侦破这桩残忍凶案。

4?27特大杀人碎尸案

”专案组,并调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集中调查这一碎尸案。

然而,

从黄金48小时,再到关键的一周,最后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这起案件依旧没有任何明显进展

警方也变得愈发心急火燎了,

如果再不破案,不能给出一个交代来,上级部门可就要问责了!

眼看限定的日期在即,专案组众人于是硬着头皮重新开始梳理线索和思路,

在细节的推敲上也不再顾那么多了

在警方看来,杀了人之后又把尸体再次肢解,

能做出这样行径的凶手最有可能的就是医生和屠夫

而关于死者身份的确定,由于当时DNA数据系统还没有达到相当完备的程度,因此,警方只能用上

笨办法

大量警察在全城范围内走访调查,结果还真的查出了一个恰好在最近几天失踪的名叫石小荣的女人

石小荣是一家旅馆的服务员,可

案发后的几天里一直没去上班,也没有再露面,老板和同事都联系不上她

更巧的是,

此时有人举报一个叫滕兴善的男人曾来过旅馆,而这个男人正好经营着一家肉铺生意

,是个卖肉为生的屠夫。

忽然之间,死者和嫌疑人的身份都浮出了水面。

警方顿时喜出望外,看来很快就要破案了!

于是,一群警察迅速赶往滕兴善的肉铺以接受警方调查为由带走了他。

但被抓的滕兴善却是一头雾水,

自己本本分分地卖着猪肉养活一家老小,怎么就成了碎尸案的犯罪嫌疑人了

可老实巴交的他并不懂得什么法律,虽然不理解为何抓他,但

出于对警察的敬畏,他还是乖乖地配合了警察的行为

但当来到拘留所之后,滕兴善发现,

接下来等待着他的不是误会的解开,而是无尽的噩梦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警方断定滕兴善就是杀害了石小荣的凶手,认为

他的否认就是拒不认罪的挣扎行为

老实的滕兴善面对警察一遍遍的质问

只能无力地重复着“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的辩解

,最后更是近乎哀求地请警察放了自己。

自己被突然带走,家里肉铺的活妻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还在上学的孩子正是用钱的时候,

家里缺了顶梁柱可怎么能行呢

然而,警察并不打算轻易放走这个好不容易抓到的“嫌疑人”。

在拘留所关押的几个月中,

滕兴善因为始终不肯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而受到了近乎拷问式的对待

据当时同在一间拘留室关押的陈功良回忆,

有一天晚上,几天没回拘留室的滕兴善回来的时候手脚上竟都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痕

一瘸一拐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后,他

整个人因为疼痛和脱水而蜷缩成一团

其间滕兴善只是有气无力地自顾喃喃道,

我顶不住了,我只能承认自己杀人,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我.....

说着,

滕兴善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嚎啕大哭起来

警察连打带骂、不许睡觉的轮流审问在滕兴善身上起了效果。

滕兴善最终认下了杀人碎尸的罪行,随后,警察带他到犯罪现场进行指认。

想起许久没见的妻儿,滕兴善再次落下了眼泪。

他编造了一个理由,告诉警察作案现场就是自己的家里,好能见上妻子和孩子一面。

在跟着警察回到家中后,妻子看到许久未见的丈夫哭着扑了上来,孩子也在旁边呜咽着喊爸爸

此时滕兴善却强忍住泪水,只是

勉强笑着安慰妻子说自己没有杀人,政府是不会冤枉他的。

此时的他还期待着司法机关能够查清真相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

然而,在滕兴善正式认罪后,

审判结果比他预想得更快,随之而来的就是由不得他分辩的死亡

1988年10月26日,检察机关向滕兴善提起公诉,并在12月13日判处了他的死刑。

在一审判决书的案情描述中,

滕兴善和死者石小荣有了暧昧关系,而且是因为石小荣偷走了他的钱,所以才将其活活捂死并肢解分尸后抛入河中毁尸灭迹

在看到警方提交的案件经过后,滕兴善近乎崩溃。

无法接受的他痛苦至极,自己已经认罪了,但这居然还不够。

现在还成了警方口中的出轨者,这该让妻子和孩子多么伤心啊。

会面时,面对急切解释着的滕兴善,妻子所能做的只有默默流泪。

她不明白无辜的丈夫为什么会被抓进去,更不知道谁能够还自己丈夫一个清白。

1989年的1月28日是执行滕兴善死刑的日子。

临行刑前,滕兴善在嘶声力竭地喊出“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后,绝望地闭上眼。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的滕兴善在想些什么。

一声尖锐的枪响过后,他倒在地上,离开了这个令他无比失望的世界。

02 “死者”出现,真相大白

滕兴善的死为“4?27特大杀人碎尸案”画上了句号。

但他的冤屈还在等待着昭雪的那一天。

此案过去6年后,“死者”石小荣突然回到了贵州老家。

在得知滕兴善的死后,石小荣感到无比震惊和痛心——这是一桩冤案啊!

根据石小荣的讲述,

当年的失踪是因为有人贩子把她从麻阳拐卖到了山东的农村里

在被迫和村里一个农民结婚后,石小荣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而她这才得以能够回家探亲。

在联系上滕兴善的妻子后,石小荣向她表示自己和滕兴善根本就不认识,更没有什么“暧昧”关系。

妻子得知后,当场大哭了起来。自己的丈夫真的是被冤枉了的。

可一切已经太迟了,太迟了啊。

石小荣十分同情这个命运悲惨的家庭,

她当即向麻阳法院提出撤销当年错误判决的申请,并要求有关部门给予滕兴善的家属以赔偿

翻案并没有那么容易

,石小荣的请求最终石沉大海。

直到2004年的一天,滕兴善的妻子向已经长大成人的大女儿滕燕提起了她父亲的冤情

背负了十余年“杀人犯女儿”非议和骂名的滕燕一时惊诧万分

,久久不能从母亲的话中回过神来。

滕燕先是愤怒,继而心中充满了无尽的苦涩与悲哀。

随即,

她毅然决定,自己一定要还父亲一个清白

滕燕首先向湖南省高级法院提起申诉,并聘请了专业律师负责父亲的冤案。

湖南省高级法院在得知滕兴善的冤情后高度重视

,迅速成立了专案组。

逐一调查了当年曾参与滕兴善案调查和判决的办案人员后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终审判决。

时隔十七年,判决最终宣告滕兴善无罪,重还了他的清白。

可滕兴善已经没有机会听到了。

结语

对于冤案,很多人都会提到“

正义会缺席,但正义不会迟到

”这句话。

但我们该思考的是,迟到的正义真的还应该称其为正义吗?

换不回无辜的生命

,也无法完全补偿其给当事人及家庭所带去的那一辈子都洗刷不去的冤屈。

每一桩冤案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夺走的人生和一个个被彻底毁灭的家庭。

法治的一个不变命题在于对权力的限制

,越是紧要关头,越是要坚守法治精神。”法学教授罗翔如是说。

愿司法公正,愿世间再无冤假错案。

参考资料:

中国当代冤案警世录 1滕兴善 (中国刑事冤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