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已经五十二岁,是一家小厂子的老板,厂子经营的东西也是家家户户常见的腌菜,虽说不是什么什么稀罕事物,但却把我们一家的经济带动起来,生活水准也好了起来。

说起来经营的这个腌菜,还要多亏我的父亲,如果不是在当时年代我们搬家时父亲买了那个腌菜缸,就不会有我今天的这番作为,现在想想,那时候三块钱就买回来的缸真是帮了大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1984年时,那时的我十多岁,父亲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全家都要搬离这个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虽说有很多不舍,但想到之后的生活会比现在过得好,一切想法都抛之脑后了。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离乡的路程,两天后我们算是彻底搬好了家,到了新地方之后看到居住的环境确实比我们之前的好很多,之前我们在村子里,房子简陋,只能算得上有住的地方,现在这个在镇上的房子方便很多,设备也很齐全。

“小辉,你把东西放好后,和我一起去找房东一下,我看院子里有个腌菜缸,咱们问问可不可以拿来用,正好在家可以自己做点腌菜吃。”

“好,我现在就去把东西放屋子就来。”说完,我还在心中疑惑,一个腌菜缸用了就用了呗,没必要再去和房东说一声,可父亲就是这样的人,用别人一针一线也会说到之后才行,也许也就是父亲为人处世的原则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爷,我看你这院子里有个腌菜缸,要是不用的话让我们拿来用可以吗?”父亲询问着房东。

“你说那个缸子啊,那是之前我孩子住在这里的时候留下的,现在都不用了,但你们要是拿来腌菜,以后我这缸子也用不了了,要不便宜点卖给你吧。”大爷不慌不忙的说着。

“可以,您说多少钱,我给你拿去。”

“给我三块吧,这也是一个没人用的缸子,但是你看下,都是新的,我们买回来也是一直没用过的,可以的话你直接拿走用吧。”

那个年代,三块算不上小钱,甚至对我们那时的家庭也算的上一笔大开销,可父亲不知怎的,就是觉得这个缸子合适,一定要买,最后父亲带着我把缸子拿回家中开始捯饬起来。

“现在有了这个缸子,你妈妈就可以在家给我们做腌菜吃了,你不知道你妈妈手艺有多好呢,我们能在一起啊,也是因为我就好吃她做的这口。”父亲边说边笑着,好像母亲腌菜的手艺在他眼里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没多久,父亲就把缸子摆弄的干干净净,只等着母亲买菜回来给我们腌菜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上,等母亲到家之后,我就跟着母亲去择菜洗菜,看着母亲买来的萝卜和白菜,一时我忍不住问着:“妈,你就买点这菜做出来能好吃吗,这不是谁家都有的吗,亏我爸还说的那么神奇,我还以为有多好呢。”

“小刚,你可别看不起就这俩菜,主要还是我这腌制的手法,等到时候做出来可别馋的你流口水呢。”母亲洋溢着笑容回答着我。

把菜都处理干净后,只看见母亲拿出很多调料不停地往菜里放着,最后把腌菜缸铺的满满的,在盖上盖子后拿一块石头压着,算是已经好了,接下来就等着腌制时候一到,便可以大口朵颐了。

等了将近大半个月的时间后,母亲在一大早便叫我和父亲起床,看到母亲还是和平时一样熬得大米粥,不同的是母亲的腌菜做好了,看到腌菜后父亲顿时食欲大开的样子,连带着我也对腌菜充满了兴趣,没等洗漱好,我便先捏了一块萝卜块儿放在了嘴里。

“爸,快来吃啊,真的好好吃啊,酸酸甜甜的,还有一点点辣呢。”我兴奋的和父亲说着。

“我就说你母亲做的腌菜很好吃吧,你还不信呢,现在知道了吧,我洗完脸就来吃,等这一口我都等了好久了,好几年都没吃过了。”说完父亲便加快了自己洗漱的过程。

眼看着碗里的腌菜越来越少,我体会到了为什么父亲愿意在那个年代花三块也要买一个腌菜缸,母亲的手法确实是难以形容,好吃的让人觉得不像是手工做出来的。

在那之后,饭桌上顿顿都会有腌菜吃,对我和父亲来说,那是怎么也吃不腻的,每天我最期待的事就是下学之后吃上一口母亲的腌菜。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三年,我们也在这个小镇上逐渐适应着,直到父亲一次下班回家,我们的到生活才开始彻底发生改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去上班了,现在厂子生意不景气,让很多工人都下岗了,我也在里面。”父亲说完一脸阴沉的回了屋子,我知道,父亲对工作一直是勤勤恳恳的态度,在那个厂子已经工作了快十年,现在自己被裁,父亲心里一定不舒服。

看着父亲疲惫的身影,我的脑子里也萌生了一个想法。

“爸,不就是失业了,这有啥事,只要咱们一家在一起就好了,我现在也快毕业了,工作之后也能养活你和我妈的,你别这么愁。”

“你懂啥,你离工作还有好久呢,再说,家里不靠我挣钱怎么行呢,过几天我再去看看别的厂子招不招人吧。”

“爸,其实我有个想法,你现在已经没工作了,保不准别的厂子生意也不好,与其这样,不如咱们自己做点事吧,我妈的手艺这么好,咱们就去卖腌菜吧,我妈在家腌菜,我和你出去卖,挣多挣少都没事,再说了,我妈做的这么好吃的,买的人肯定很多的。”

说完之后,父亲望着我没有再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父亲突然开口:“好!咱们就去卖腌菜,好歹也算是自己做了生意,挣多挣少都无所谓了,万一都喜欢吃你妈做的腌菜,买的人多了指不定咱们就发达了呢。”

那个晚上,我和父亲计划了一整晚的计划该怎么实行,我们激动的一整晚都没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不等天亮我和父亲便去镇中心找门面,也算是托了房东大爷的福,给我们找熟人问到了一家房租便宜的门面,就这样,我们拥有可第一个门面房。

过后,我们又买了很多腌菜缸,下学之后我就在家帮母亲做腌菜,白天时,父亲就带着腌菜缸到店里去卖,一开始生意并不算好,可庆幸的是回头客很多,靠着回头客,我们的市场算是彻底打开。

每天早上,不等父亲开门,门口便排队开始卖腌菜,那时候的腌菜也便宜,几毛钱就可以买到很多,父母亲都不是贪图钱财的人,这也吸引来了更多的客人。

不出一年的时间我们便在镇上是出了名的“腌菜之王”,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我们家的腌菜口味一绝,这也是多亏了母亲日以继夜的在家做腌菜,那时候我们的家庭算的上完全好了起来,家里也不用每天吃大米粥,甚至三天两头就可以吃一次肉。

毕业之后,我没有选择直接就业,而是去家里帮忙,如果只剩下母亲自己做腌菜,不敢想是有多么辛苦,就这样我们凭借这手艺,买到我们在镇上的第一套房子,我们也再不用一直租房子了,那时候,是我觉得人生最开心的时候,一家三口一个屋子还有自己的生意....

老天算是照顾我们,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大,有时候还有隔壁镇上的人跑过来买,也有人开玩笑说着:“老板,你们考虑下也在我们镇上开一个啊,不然想吃这一口还得跑好远呢,多不方便呢。”听完父亲便笑了起来,其实这不是第一个和我们这么说的人,我们也早已开始盘算起开“分店”这回事。

想到这里,我便开始大胆起来,我召集工人做腌菜,我自己则去隔壁镇卖腌菜,父母亲还是守着老店过日子,父母钱年纪慢慢大了,我也不愿意他们这么劳累,现在的我也有能力照顾好父母。

就这样腌菜一卖就是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随着经济发展,在1994年我找人贷款,买下了我人生中第一间厂子,之后更是大批招工人。

我开始慢慢像向个市场出售腌菜,要不了多久不仅还清了贷款,自己还赚到了不少钱,看着厂子发展的越来越好,我心里不免觉得自豪,至少我守护好了母亲的手艺,也让家里过上了还不错的生活。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多亏了母亲的手艺,我们一家可能也过不到这个地步,也多亏了那事房东大爷的腌菜缸,不然母亲的手艺或者已经被“淹没”了,我也没机会能把生意做的这么大....

又是一年中秋节,我拿着行李前去父母家,刚到那个熟悉的小镇就看到我们的招牌老店,父母依旧是忙着在店里卖腌菜,那个门面虽说老旧,但也从未抹不去我们经营起来的一点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