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那年,我从山区考上了省里重点大学,但是家境一贫如洗,母亲面对4500块学费一夜白了头,她走遍了三家做生意的亲戚,一分钱不仅没借到,还被冷嘲热讽气哭了。最后母亲低着头来二舅家,二舅叫我把门口垃圾带走,却意外的发现了垃圾袋里的一个信封。

我出生在偏远山区的农村里,自小就没了父亲,我是大姐,后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坚强的母亲没有放弃我们,一直不肯听从其他亲戚的话去改嫁,而是要一个人把我们兄妹四人带大。

母亲说:“改嫁了,怕你们受到委屈。而我受这点苦没关系,只要你们听话就好。”

但是在那个靠天吃饭的年代,一个女人带着四个拖油瓶想要过得体面,就得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

“娃啊,你该要上学了,你是大姐,你要好好读书。给你的弟弟妹妹做出个好榜样来。”有一天,我正在地里采摘野菜,母亲走过来对我说。

“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改变我们的家。”母亲摸了摸我的额头,她的手结满了厚厚的老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并炫耀的和母亲说:“我今天采摘了一篮子的野菜,够我们吃两餐了。”

“我娃最能干,也是最聪明的。都不用我说,就知道哪些野菜能吃,哪些不能吃了。”母亲和蔼的说道。

“你带弟弟妹妹先回去,把饭煮好,我去去就回来。”

我把在旁边玩耍的三个弟弟妹妹叫在一起,让他们去河边洗了手,拍干净身上的泥土,一起唱着歌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候,日子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无欲无求,因为母亲的身上总有惊人的能量,给我们很多惊喜。

这不,我刚把米粒淘洗干净。母亲就提着一个袋子回家了,里面不知道装的是啥,很沉重的样子。

我偷偷的捏了一下,有点软软的感觉。

母亲看到后说:“去给她们洗澡,我煮菜。”

然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这米放少了,今晚多煮两勺。”

“妈,这就是平时的量,我们都吃不完还要喂鸡呢。为什么还要多加米进去啊?”我有点不解的问题。

“一会你就知道了,好好帮他们洗好澡。”母亲神神秘秘的回应。

“一只小鸭子,两只小鸭子……”我一边哼着歌儿一边给妹妹提热水进去。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懂事开始,母亲就有意无意的教我去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以至于这桶水虽然很重,还是被我连提带挪的弄到了洗澡的地方。

“妹妹,过来了,一会吃饭了,谁先洗谁可以去吃饭。”听到可以吃饭,玩了很久的他们就会一窝蜂的涌过来,个个都争着要洗。

等我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到饭桌后,母亲把盖在菜碗上的盖子打开。

顿时,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母亲煮了肉,她刚才拿回来的袋子装的是一斤猪肉。

那时候逢年过节,我家都不一定能买得起肉,大多数时候都是吃窝窝头,更何况这整整的一大碗肉。

母亲还煮了野菜鸡蛋汤,味道闻着就很鲜美。

“今天是啥日子啊,吃这么好。”我问母亲。

“明天你就要去学校上学了,以后要好好读书。把书读好,就可以天天吃肉了。”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

“姐姐,你要读书,我要天天吃肉。”我的二妹奶声奶气的说道。

“行,姐姐会努力读书的,给你们和妈妈天天吃肉。”我虽然不知道为何把书读好,就能天天吃肉。

但是母亲都这样说了,她从来不会对我们说谎,我自然是相信母亲所说的话。

母亲看我这样说了,脸上露出很开心的样子。把碗里的肉都分给了我们,而她自己只是喝汤。

我们吃的很开心,母亲果然很有远见,多煮了两勺米饭,我们才够吃的。

我上了学,牢牢记住母亲说的话,认真听老师讲课,按时完成作业。

而母亲为了挣钱给我交学费,更加努力的劳作,又开垦了一块荒地,拿来准备种菜拿去卖。

周围的邻居有些不解,家都那么穷了,何必让我去读书增加负担。

“一个女娃子,读啥书,长大后还不是嫁人。读书就是在浪费钱,还不如让她早点干活还能补贴一下家里。”

母亲只是笑笑不语,还是让我好好读书。晚上还在煤油灯下,给我用尿素袋子制作了一个简易结实的小书包。

就这样,母亲的身体里使不完的劲儿,她把我们四个都先后送去了学校读书。再苦再累。她都不会在我们面前展现,都是吩咐我们安心读书。

读完初中后,我考上了县里的一所重点高中,但是需要的一笔比较大的学费。

母亲一咬牙,把家里最值钱的金手镯拿出来,准备拿去卖了,那是父亲唯一留下的东西,母亲经常不断擦拭着这手镯在怀念。

“不要怪我,我已经尽力了。但娃考上了高中,必须让她读。她很聪明,家里的墙都贴不完她的奖状。”

那晚,我看到母亲眼含泪水,对手镯喃喃自语,看出来心中是有很多的不舍。

“妈,要不然我不去读了,我跟着你种田吧。”我轻声对母亲说道。

“你想气死你老妈是吗?这时候说这种话,你读不读书,我说了算。你现在做的就是安心的去读书。”这是母亲第一次发怒,吓得我不敢再说话。

“娃,好好读书。我知道你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读书才有用,种田有你老妈就行了。”母亲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和蔼的说道。

我努力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