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结婚不过一年,小两口热恋般甜蜜,工作也一帆风顺。丈夫小明在公司是个万众瞩目的年轻骐骥,深受上级赏识,加薪升职一路畅通。

有一天,我们俩吃过晚饭,懒散地瘫在沙发上。小明突然拍了拍我的手说:老婆,咱们是不是该请双方父母住一阵子了?

我一怔,很快会意地点点头:是该请他们来了,咱们新房子也住下来了,该好好款待一下老人家。小明亲昵地揽住我的肩膀,嘿嘿一笑:就怕你伺候不来,到时候累坏了。

我白了他一眼,叉开手掌在他脑门上锤了一记,开玩笑地说:啥?怀疑我这能耐了?看扁谁啦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明痛呼一声,装模作样捂着脑门,作势要和我打闹。我赶紧跳下沙发,绕到茶几后面朝他吐了吐舌头。小明见状,也笑着绕到另一边,伸手要去捞我的腰。我闪了一下,他没抓住,反而自己一头撞在了墙上。

哎哟!小明龇牙咧嘴地捂着脑袋,我被他那囧相逗得前仰后合。他却死猪不怕开水烫,回过味来,立马朝我扑将过来。

我连连后退,绕到餐桌那边,拽起一根面条当武器指着他:别过来!别过来啊!你还凶猛呢!小明依旧精神抖擞,摇头晃脑地向我逼近。我看他不思止嫌,只得背过身就跑,他随即跟在我后面紧追不舍,一路绕到卧室,门却被我及时甩上,将他拦在外头。

房门里外隔着一层薄板,听到他隐隐咚咚的踹门声。我也顺手捞起一件衣服,朝着那扇门使劲摇晃。终于,外头的脚步声渐弱,小明似乎放弃了,可没多久,我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响。

你这个死丈夫!我提高嗓门,带着些无奈的笑意。

小明推门而入,得意洋洋地朝我招了招手:来嘛,省省力气吧。

看着他那幅谄媚的小人模样,我叉开双手,昂头挺胸地说:那可不行,我可是钢铁直男儿,理都不……

话还没说完,小明已经扑上来,将我撞到在床上,两个人滚作一团,打打闹闹。我被他压在身下,奋力挣扎,可究竟男子气力远非我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种啊你!我被禁锢在他有力的双臂间,大喘粗气,无可奈何地瞪着他。

小明则是咧着嘴,脸上洋溢着狡黠而满足的笑容。我眯起眼睛,用力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捶了一拳,意思意思罢了。

你就这点本事?小明挑衅道。

滚开!我假意发怒,可眼角眉梢却不自觉地染上了缱绻的柔情。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叮咚作响。我和小明都是一愣,互望了一眼,这才意识到我们刚才大概太过亲热了。

门外还在不时催着铃,小明连忙站起来,朝我使了个眼色,打开了门。只听到一阵怯生生的招呼声:哎,小明啊,是爸妈到了……

是小明爸妈到了,我赶紧起身,匆匆整理了一下衣裙,迎了出去。

岳父岳母一进门,便热情洋溢地拥抱儿子,粗声粗气地说些好久不见啦都长这么大啦之类的家长里短。小明则是不时点头微笑,看来和两老人家平日里相见也不算太勤。

待到打过招呼,小明这才领着他们往客厅里走。我一边上前带路,一边殷勤地说:爸妈,您们先在这里坐,我这就给您泡点茶。

哎哟,别麻烦别麻烦。岳父连连摆手,坐到了沙发上。

岳母倒是显得兴致很高,活络地打量起四周的陈设。小明则在一旁解释:都是秀秀精心布置的家,您看,多有品味。

嗐,还行吧。岳母点点头,转头冲我笑着说,做得不赖嘛,女孩家家底,全给看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被她这一夸,心下还暗自得意。小两口刚把新房装潢好,可没少花精神在上头。岳母这般称赞,我自然是高兴的。

等到傍晚小明下班回来,我们都会满脸堆笑地与他父母打着招呼、有说有笑。小明见状,心里自然是由衷高兴。饭后,我会和岳母一块收拾残羹剩饭,岳父喜欢棋艺,自然请小明一起对弈陪衬。

那天清晨,我看岳母已经醒了,便从厨房里端了干净的碗筷和牛奶出来,想好好侍候他们。可刚才下楼,便听到岳父在客厅里高声争论着什么。

这不是你说的吗?你说我们明年再也不用那么拮据了!岳父暴跳如雷,似乎对岳母极尽责骂。

岳母则语带讽刺地反驳:哟,怪不得你这两年净往人家儿子房子里钻,原来是打着这份主意啊!

我被他们吵闹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只见小明也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沉的。看来是小两口未能如期孝顺,惹祸上身了。

我为了什么?岳母打断了他,你是妈一手拉扯大的,妈难道会亏待你?

住嘴!只见岳父猛地转过头来,龇牙咧嘴地瞪着我,你个儿媳妇,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三道四?

我吓得整个人一怔,当即噤若寒蝉。小明见状,也只顾垂头丧气,没有为我说一句公道话。

眼见母亲责骂的声音越发高昂,小明更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我只得咬着牙,捱下这一阵奚落,暗自庆幸至少我们的争执没有惊动邻居。

自那次争执过后,家中气氛一直十分紧绷。我和小明不知怎的总逃不开公婆的斥责,他们对我们处处挑剔,简直就像对待两个无能的孩子。

有一次,岳母在检查厨房时,忽然大声呼唤我:秀秀,你过来!

我赶紧从卧室小跑过去,生怕她又要发脾气。果然,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橱柜上一个碟子的位置,斥责道:你瞧瞧,这里怎么又乱糟糟的?我昨天才叮嘱过你,东西要摆放整齐。

我连忙点头哈腰:是是是,妈,我这就收拾。说着就要伸手去拿那些碗碟。

谁知岳母又不乐意了,她突然把手一拍,把我刚要去拿的盘子全打翻在地。

你个笨手笨脚的!她指着地上的碎片,脸色铁青,还有脸叫我妈?认真收拾一下,都不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被她这么一声呵斥,当即无地自容,眼泪疯狂涌上眼眶。正想辩解,岳母又不由分说,扔下一句真是个败家儿!转身就走。我只得红着眼圈,蹲下身去捡拾地上的碎片。

这还不算完,不久便见小明气冲冲地从外面回来,看到地上的狼藉,他也毫不犹豫地朝我大吼起来:你干的好事啊?妈都说了多少遍,你怎么就是不听?

别狡辩了!小明打断我,表情严厉得几乎让我不敢直视他,你要是这样粗心大意,将来可怎么办?我们的家谁来管?

我哭得更凶了,泪水汹涌地流下来。小明见状,竟然也没有丝毫怜惜,冷冷地说了一句:哭有什么用?快把地上收拾干净!便扭头走开了。

我只觉得天昏地暗,这就是我当初最挚爱的那个男人吗?为什么他会变成如此模样?我们之间曾经那么恩爱,如今却遭受这般冷遇。我痛极之下,几乎是用手一把一把地把地上的陶片扫到手边。

这只是个开始,往后的生活充满了更多的委屈。公婆好像完全变了个人,对我们婚姻生活指手画脚。小明那个心爱的宝贝儿子,在他们眼里也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儿孩。

有一次,公公看到小明买了一辆新车,二话没说就痛骂了一通:真是败家啊,这么高消费,以后怎么养家糊口?就你这本事,哪来的钱大手大脚花?

小明被他数落个狗血淋头,我看着他那可怜的模样,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但我只能无助地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独自受这般侮辱,一个字也不敢多嘴。

或许小明也意识到了公婆的严厉和我的处境,有几次他小心翼翼地为我辩护,想让他们别太苛刻。岂料,这又招来一顿斥骂:你就惯着她,将来还不是要我们养你们?

我看着小明被数落到面无人色,心里五味杂陈。这个男人我确实深爱着,或许他是被迫无奈,也想保护我,却又无可奈何。可是家里这种冷嘲热讽的场景一再重复,我对他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开始怀疑他是否真心待我。

某天夜里,我和小明躺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呼吸声淡淡传来。眼看就这样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冷战,我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掀开被子,对他道:

小明听到我这句话,愣了愣神,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翻身面对着我。

是啊,我们确实该谈谈了。他用一种近乎自嘲的口吻说道。

我看着他疲惫的眼神,心里一阵阵发紧,不知从何说起。许久,我才开口问他:你当初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要把你父母接来住?

可是你看看现在家里的种种!我语气有些激动,我们夫妻俩被他们困在这里,几乎要活活被羞辱死了!

小明没有回应,只是紧紧抿着嘴,脸上写满了痛苦。

他说到一半,突然陷入了沉默,似乎哽咽了几声。我看出他此刻也很自责,于是连忙安慰他:没关系的,那不是你的错。

是我做错了。小明固执地摇头,我应该先和你好好商量,而不是自作主张。我忽视了你的感受,这才酿成了今天这个结果。

我被他这句话说得瞠目结舌。小明向来是个固执的人,从未如此坦诚地向我认错过。此时此刻,他的态度反而让我感动不已。

嗯,那就让我们重新来过吧。我攥紧他的手,诚恳地说,离婚?还是继续共度余生?由你来选。

我松了一口气,露出淡淡一笑:那就好好把话说开吧。从现在起,咱们要作为一个团队,共同对抗困难了。

小明点点头,紧了紧握着我的手,脸上重新有了血色。

就这样,我们开始同归于好,开诚布公地把心里话全盘托出。小明诉说了他内心的愧疚和矛盾,我则表达了被他们冷落的委屈和痛苦。彼此都有了解,也达成了共识:无论将来如何,我们都要手挽着手,坚强地走下去。

可是,就在我们以为一切都将重新开始的时候,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我刚从超市采购回来,就看到公公公婆已经把小明约到了客厅,正神情严肃地同他谈论着什么。见我进门,公公顿时脸色铁青,对我呵斥道:你个破东西,还不快去把买的东西放下!

我一怔,随即被小明使了个眼色,只得乖乖地转身去了厨房。将东西放好后,我正想回到客厅,去看看他们在商议什么。谁知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公公咆哮般的声音:

秀秀!你出来,让我们好好批评批评你!

我被那声音惊出一身冷汗,浑身僵硬地走出来,只见公公正怒目圆睁,恍如一只癫狂的老虎。公婆坐在一旁,露出了看戏的表情,小明则双目无神,低着头一声不吭。

我惶恐不已,只能低头承受,生怕惹恼了他。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小明忽然抬起头来,一把按住了公公的手,厉声喝住他:爸!我不准你这样侮辱秀秀!

秀秀是我的妻子,是这个家的主母!小明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不准你们再这样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