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沈荃《临颜真卿争坐帖》

纸本 卷 28.8x195.5 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沈荃(西元一六二四-一六八四年),江苏华亭(今上海市)人,字贞蕤,号绎堂,别号充斋,顺治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工诗善书,学行醇洁。

沈荃书法初学董其昌,晚岁得力于米芾甚深。他曾于圣祖朝奉召入宫,与皇帝谈论古今书法。他的书风充份反映出「康雍之世,专仿香光」的现象,此幅临颜字却深受董其昌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释文: (节临颜真卿争坐位帖)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谓不朽。抑又闻之。端揆者百寮之师长。诸侯王者人臣之极地。今仆射挺不朽之功业。当人臣之极地。岂不以才为世出。功冠一时。挫思明跋扈之师。抗回纥无厌之请。故得身画凌烟之阁。名藏太室之廷。吁足畏也。然美则美矣。然而终之始难。故曰。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可不儆惧乎。书曰。尔唯弗矜。天下莫与汝争能。尔唯不伐。天下莫与汝争能。以齐桓公之盛业。片言勤王。则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葵丘之会。微有振矜。而叛者九国。故曰。行百里者。半九十里。言晚节末路之难也。从古至今。众我高祖太宗已来。未有行此而不理。废此而不乱者也。前者菩提寺行香。仆射指麾。宰相与两省台省已下常参官。并为一行坐。鱼开府及仆射率诸军将。为一行坐。若一时从权。犹未可。何况积习。更行之乎。一昨以郭令公。以父子之军。破凶逆之众。众情欣喜。恨不顶而戴之。是用有兴道之会。仆射又不悟前失。径率意而指麾。不顾班秩之高下。不论文武之左右。苟以取悦军容为心。曾不顾百寮之侧目。甚非谓也。君子爱人以礼。不闻姑息。仆射得不深念之乎。康熙己未(西元一六七九年)小春中澣。偶仿争座帖。残菊映窓。月色如濯。以纸尽不能竟。并识之。充斋荃。

—版权声明—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编辑丨陈丽玲

主编 | 廖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