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来源:陈永萍

我叫陈永萍,今年52岁,刚退休1年多。

我娘家一共3个孩子,我是大姐,下面是一个小我2岁的妹妹,一个小我5岁的弟弟。

妹妹是我亲妹妹,但弟弟却不是我的亲弟弟,我们之间没有一丝血缘关系,也不存在任何亲戚关系。我这弟弟是父母收养的,而这件事,我也是十多岁时,才知道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父母都是51年出生的,纷纷因为家里穷,都没读什么书,早早就参加工作,挣工分养家。

那时候父亲比较会种庄稼,成了一堆年轻人的榜样,我母亲刚参加生产队工作时,就是跟着父亲干的。

也因为一起干活,导致他们两个日久生情,后面加上我爷奶特别看重我母亲,说我母亲是生儿子的命,然后就促使他们结了婚。

当时条件有限,我父母也没办什么仪式,去拍了照,做了结婚证,我母亲就住进父亲家里,成了人家妻子人家的儿媳了。

母亲的婚姻很顺利,但婚后生活却很不好。我母亲结婚不久就怀了孕,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我母亲的身材,肯定会生儿子,因我母亲的孕肚是尖尖的,按照“尖儿圆女”的说法,就认定这一胎肯定是儿子。

可最后却生了个女儿,也就是我。

这让爷奶很失望,毕竟在我母亲怀孕期间,为了让我母亲养好胎,他们都没怎么让我母亲干过活,还把家里的鸡蛋、肉啊、小麦粉都留给我母亲吃。

可最后却生了我这个女婴,这不让他们失望真的很难。

为了不让爷奶太失望,我母亲生完我没半年,又开始努力怀上一胎,想争取为老陈家生个儿子,让爷奶高兴也让老陈家有个后。

不知是不是太着急了,还是那个年代营养跟不上,我母亲半年后怀了一胎,却只怀了四个月,就流产掉了。

接着次年又怀了一胎,这胎是保住了,可最后生下的又是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妹妹。

原本生我时,爷奶就特别失望,妹妹出生后,爷奶就再也控制不住地抱怨起来,说当初看错了人,说我母亲长得好,却没有生儿子的种。那时候,我母亲很为难,她是想生儿子,可偏偏老天却不给她。

妹妹出生后,我母亲就为了给父亲家留后,就开始很信那些生儿子的方法,去什么观音庙求子,去喝什么中草药,她为了能生个儿子,也真是想尽了办法,但妹妹过后,母亲就再也没怀过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1976年,村里下乡一位女知青,和同样下乡的知青男友意外怀了孕,当时他们都以为回不去城里了,就想着把这孩子生了下来,但为了留一线希望,又没抓紧去做结婚证。

因为知青跟我父母同一个生产队,又是我父亲带他们学种地的,所以我父母跟那对知青情侣的关系很好,在女知青怀孕期间,一直很照顾她。

在那女知青怀孕7个月时,突然接到恢复高考的通知,像他们这些高中毕业生,可以去参加高考,考大学考回城里去。

当时村里的很多知青都高兴坏了,就像迎来的春天一样,生产队的工作都不好好做了,拼命在那复习,而村里也很照顾这帮知青,种地的活都没让他们干太多。

那对情侣知青也参加了高考,女知青当时怀着8个多月大的肚子,也去报了名。

村里人一边十分佩服她,一边也十分担心她,怕她去镇上参加高考时,会出啥意,也纷纷劝她不要等孩子生下来后,再去参加第二年的高考,这样不仅安全一点,并且没了孕肚,也更能发挥。

但她一心想和男友早点考出农村,回到城里去,就毅然决然地参加高考。向来成绩不错的他们,也真的一同考上了大学,两人还报读了同一所大学。

上大学前夕,女知青的孩子生了,还是男婴,本以为他们两个会带着孩子一起回城。

但就在这回城期间出了事,那位女知青并不被城里的公婆认可,而自己父母也很保守,认为女知青未婚先孕很丢脸,也没有认这个孩子。

而他们两个又要上大学,没能力带孩子,就在那两难之际,那女知青就找到我母亲,先是要请我母亲帮忙照顾,等他们夫妻俩在学校安顿好,有能力了就会回来接孩子。

临走时,她给了我母亲100元,那年头100元可是大款,正好家里也穷我母亲也就收下并答应了帮女知青带娃。

其实那时候,我母亲除了看到钱的份上,主要还是很迷信,想着往家里带个男娃,这样好“招子”。爷奶也是很信这个的,也没拒绝母亲帮那女知青带娃。

那女知青读大学的第一学期,回来看过一次孩子,就没影了。

我母亲也不知道她们城里住在哪,也没有那个钱去城里找他们,就在家里一直等啊等,等了两年多都没见那女知青回来过。

后来,托人去打听,才知道,那女知青和男知青到最后都没结婚,并且还分手了。

在这两年多里,母亲也一直没怀过孕,后来一检查得知我母亲小产过几次,体内出了问题,很难怀上孩子。

既然怀不上,我父母就把那个男婴收留了下来,没再去城里找女知青了。面对这种情况,爷奶也只能接受这个男婴,毕竟有个男丁,总比没有要好。

而这个男丁,最后就成了我的弟弟。小的时候,也不懂亲生不亲生,爷奶为了陈家有个后,也一直对弟弟的事守口如瓶。

所以在我还小的时候,一直不知道我这弟弟是父母收养的。

直到我13岁那年,弟弟的生母,也就是当年的那位一走了之的女知青回来了,我才知道了这件事。

我依稀记得,那时候女知青特别豪气,穿金戴银,一身华丽的衣服,又坐着小汽车来到我们家的。我姐弟三人都惊呆了,第一次在家门口见过小汽车,并且那女知青带了很多糖果和零嘴,让我们姐弟三人高兴得就像过年一样。

母亲把我们姐弟仨领到女知青面前,要我们姐妹俩叫女知青阿姨,却让弟弟叫妈妈,这让我很疑惑,就直接问母亲,为啥弟弟要叫他妈妈?

母亲却一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太多”把我闭嘴了,那位女知青来跟我一起吃了饭,给了我母亲一打钱,就把弟弟带走了。

当时弟弟不肯走,哭着不想上车,但还是被母亲诱拐上了车,家里的父亲也没去阻拦,我本想去拉弟弟的,母亲却打了我,说阿姨要带弟弟去买东西,我别去管。

就这样,弟弟那天走后,就再也没回来,事后我才渐渐知道,原来弟弟是那女知青的亲生儿子。

父母舍得让女知青带走弟弟,也是因为当时我们家特别穷,为了爷奶治病,已经让我们家负债累累,我和妹妹也差点没学可上。所以父母为了这个家能挺过去,就接受了女知青的钱,然后换了弟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拿了女知青那笔钱后,我们家的日子稍微好过起来,父母拿着这笔钱种了一片果园,又翻新房子,最后还供我和妹妹读了初中。

但是这样的好日子,也没享受多久,随着爷奶去世,父亲摘果子时意外从树上摔下来,结果摔成了多处骨折,为了救治父亲,不让他瘫痪,我们家在医院花了不少钱,也因此再次欠了一屁股债。

父亲最后是救回来了,但从此干不了重活,果园那些都得靠母亲去管理。而家里的情况,也就回到从前那样,温饱可以解决,但要想脱离贫困却很难。

我和妹妹初中毕业后,就去了镇上打工,没背景也没啥学历,只能做一些普通工作,我去了酒楼洗碗,妹妹则去做销售,两姐妹收入微薄。

为了照顾父母,我们也一直没敢早早嫁人,每个月打工挣的钱,留三分,给父母七分。

这样的穷苦日子,一直熬到我27那年,一个人的出现才结束。

也就是1999年那会儿,回到亲生母亲生活了14年的弟弟回来了。他的回来,让我们一家子很是意外,也很是惊喜。

不过更多还是惊喜。弟弟认亲走了后,就跟着亲生母亲去了北京读书,然后中专毕业后就去了家里的公司上班,回来时,才22岁的他已经是个小老总了。

他知道我们为了医治父亲的伤,花了很多钱,他就拿了一笔钱,替我们还了债。然后,看我和妹妹挣钱少,又托人把我们都安排进了县城的工厂。

弟弟那次回来后,我们家的生活就很快好了起来,我和妹妹到了县城的工厂,也找了不错的另一半,并在弟弟的支持下,没几年也在城里买房安了家。

弟弟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恩,也直接在城里给父母买了一套房子,而我父母不到60岁,就从农村搬到了城里,开始了养老生活。

在20多年前,我们一家就从农村搬到了城里,成了新一代的城里人。并且,我们姐妹俩再也没操心过父母的赡养费,一切都是弟弟在负担。

通过弟弟的帮助,我们一家子的生活是越过越好。而父母来到城里生活后,十分享福,曾经又黑又瘦的他们,没几年就开始富态起来。

虽然弟弟常年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但他这二十多年里,一直都关心着我们。每年至少都会回来一两次,看父母和一家人团聚。

到现在为止,我和妹妹一直很感恩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没有他,我们家真的很难脱离贫困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