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国内连续2个月爆发大规模反印游行,示威者要求印度停止干涉孟加拉国内政。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全球局势可以说是风起云涌,俄乌冲突进入新的阶段,俄军开始完全掌控战场主动权,美西方国家则对援助乌克兰愈发无力,巴以冲突也正在愈演愈烈,以色列前段时间对伊朗大使馆的袭击,使局势骤然升级。与此同时,在更远的南亚次大陆上,印度也同样面临着,对自己愈发不利的地缘政治局面,马尔代夫和孟加拉国,先后对印度下了逐客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前,马尔代夫新任总统穆伊兹公开对印度下“逐客令”,要求印军驻扎在马尔代夫的所有部队于3月15日之前全部撤走。尽管印度百般不情愿,但最终还是不得不从马尔代夫撤军,在3月10日当天,印军已经先期撤出25名士兵,剩余的64名士兵则将在4月与5月份期间先后撤出,此举也被认为是印度在南亚地缘政治中,遭遇的一次“重大失败”。

作为扼守印度洋的重要岛屿,马尔代夫一直以来都被印度视为是自己在印度洋的“后花园”与重要基地,在1988年,印度借平定马尔代夫政变的名义在此地开始驻军,此后印军长期驻扎于此。尽管印度在马尔代夫的驻军不多,但印度却每年都为此地提供大量军事硬件,培训安全部队,并且“帮助”马尔代夫建立监视设备。得益于印军在马尔代夫的存在,印度几乎可以对大部分来往于印度洋的船只进行跟踪监视。

在被迫从马尔代夫撤出后,印度目前已经开始启用备用方案,即启用距马尔代夫130公里以外的拉克沙群岛基地,并且在岛上大肆扩建所谓的用于“作战监视”的设备。不过在马尔代夫遭遇的失败,仍然产生了一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在印军从马尔代夫撤走之后,孟加拉国国内连续2个月爆发大规模反印游行,示威者要求印度停止干涉孟加拉国内政,并从其国内“滚出去”。

对于长期奉行亲印政策的孟加拉国而言,此类场景可以说非常少见。马尔代夫驱逐印军的举动,显然是这一系列反印游行的导火索。

孟加拉国虽然亲印,但这主要是基于历史原因以及现实因素所致,一方面,孟加拉国在冷战前期曾是巴基斯坦的一部分,直至1971年爆发的第三次印巴战争,印度才通过军事手段使当时的东巴基斯坦独立为孟加拉国。

在往后的数十年里,印度对孟加拉国施加了政治,经济与军事三重影响力,并且极力阻止其与域外国家合作,尤其是与中国之间的合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更为重要的是,孟加拉国的最大水源来自于恒河,而印度掌控着恒河上游地带,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控制了孟加拉国的水源地,在1971年孟加拉国独立以后,印度就立即在恒河上游地带修建了拉发卡大坝,进一步确立了自己控制孟加拉国水源的优势。

在双方签定的恒河水协议中,孟加拉国的水资源几乎完全依赖于,印度是否愿意让大坝释放水流量。因此,孟加拉国国内对于印度的态度实际上是矛盾的,产生反印情绪是必然,而要激发这一情绪,也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导火索。

对印度而言,马尔代夫与孟加拉国的反印情绪,可能会在南亚掀起更大一波反印风潮,印度在冷战期间奉行“霸治南亚”政策,并通过政治,经济或军事手段强行介入或控制了一众邻国的内政与外交。除了马尔代夫跟孟加拉国以外,不丹,斯里兰卡以及尼泊尔等国也同样是印度“霸治南亚”政策的受害者。

随着近年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铺开,这些被印度控制的国家重新看到了脱离印度控制的机会,因此众多国家都在近期纷纷选择与中国合作,与印度的关系反而愈发疏远,比如在去年,不丹就与中国举行了边界会谈,斯里兰卡允许中国科考船停靠。驱逐印军的马尔代夫总统穆伊兹,也公开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并在2月份同意中国科考船“向阳红03”停靠在马尔代夫。

在这一背景下,印度在南亚的所谓“霸权统治”显然无法再维持太久,印度也必然会以此为由,将黑锅更多的扣在中国头上,并加强与中国的竞争跟对抗。在印度民族主义与霸权主义思维高涨的今天,想要让印度收手是十分困难的,未来只有继续以强硬对强硬,以合作对抗霸权,才是进一步开拓“一带一路”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