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张伟,今年32岁,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销售员。公司规模不大,但生意还算红火。我们这个销售小组有5个人,平时拼命干活,业绩一直名列前茅。

我们的主要客户是李梅,一位36岁的能干女强人,在一家大型跨国公司担任采购经理一职。她不仅工作能力出众,为人也十分热情大方。我们一直把她当成重点发展对象,她的订单占了我们全年业绩的一大半。

还有一个同事叫王刚,和我是同龄人,我们相识已久,关系算不上铁哥们,但私下里也有些往来。他的为人处世哲学就是"喝酒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那天我和李梅通了电话,约好了在老城区一家有名的川菜馆子吃晚饭。公司上下都知道这是一次很关键的约会,老板给了我绿灯,让我千万别失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伟,这次一定要把李梅伺候好了,她手上的大单子就指着你了。"老板一脸严肃地嘱咐我。

我心里明白,能不能拿下李梅的这笔订单,对我的前程影响重大。我暗暗给自己打了几剂鸡血,下定决心一定要全力以赴。

晚上7点,我早早地就来到了那家川菜馆。这家馆子开在一处四合院里,装修风格很有特色,处处透露着浓郁的川味文化气息。

推开门,迎面就是一股麻辣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厅里灯火通明,木质的装潢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左侧是个小酒吧台,右手边是几个雅间,看上去很适合招待重要客户。我对这家店充满了期待。

没过多久,李梅就来了,身穿一身职业装,气质非凡。我连忙上前迎接,互相寒暄几句。

"张经理,这家店你的眼光真不错,看上去就很有情调。"李梅赞许地环视四周。

"那是自然,为了今天,我可是做足了功课。"我谦逊一笑,"咱们快请进去吧。"

我们获安排在一个偏厅里,干净雅致,非常惬意。服务生把菜单递了过来,我们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点好了一桌子菜。

"听说这家店的夫妻肺片很正宗,我都快馋了。"李梅双手捧着菜单,笑着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就快尝尝鲜,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回以微笑,心里对今晚的发展越来越有信心。

没一会儿,菜就陆续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渐渐地氛围变得热烈起来。李梅大口吃肉,小口抿酒,看上去吃得相当高兴。我时不时给她夹菜,她也会主动给我酌酒。

我注意到,李梅的神情逐渐变得轻松自在,说话也愈发亲热友善了。看来一切都在朝着我预期的方向发展。我暗自做了个深呼吸,祈祷接下来一切都能一帆风顺。

酒过三巡,我和李梅都有些微醺了。桌上的菜几乎见了底,我们之间的谈话也变得更加亲密无间。

我不禁开始幻想,如果这次能顺利拿下李梅的大单,那我在公司的前景将一片光明。说不定还能分一杯羹,拿到可观的提成。到时候,我就能实现自己的夙愿,在城里买一套房子,然后带着父母在这里安度晚年。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由得涌上一阵温暖的力量。我凝视着李梅那张秀丽的面容,对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好感。这个女人不仅能干有为,而且为人也十分亲切可人,和她相处实在是一种享受。

"李姐,你一个人在外地工作,是不是很孤单啊?"我斟酌着开口。

"哪里哪里,我可受用惯了。不过偶尔也会有点儿寂寞。"李梅笑着说,"你呢,是不是也常出差?"

"是啊,我们做这一行,要时常在外地奔波。不过有你这样的好客户相伴,也就不觉得太辛苦了。"我诚恳地说。

李梅被我的话给逗乐了:"你这人就是会说话,难怪做销售做得这么出色。"

"你就直说我是个花言巧语的骗子吧。"我故作夸张地撇撇嘴,"不过在你面前,我是从来不敢乱说大话的。"

"哎哟,你这不是说反了嘛。"李梅笑着摇了摇头,语气透着一股子无奈。

就在这时,服务员过来询问是否还需要再点些什么。我看了看李梅,她点点头,于是我又叫了一打小菜和几样小吃。

酒过几巡,我和李梅都有些微醺了。我注意到,李梅的脸上泛起了两朵可爱的红晕,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朦胧。她时不时会打一个小小的酒嗝,看上去既清纯又撩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似乎都有些上头了,说话做事都变得更加放肆直率。我经常会不自觉地盯着李梅看,而她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偶尔我们的目光会相遇,然后会地笑一笑,接着又继续喝酒聊天。

就这样,一种奇妙的氛围在我们之间渐渐升腾。我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有些暧昧,又有些期待,总之让人觉得很是新鲜有趣。我开始有一种预感,今晚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这种暧昧的气氛越发浓烈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正打算要了结这顿美好的晚餐,却见服务员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神情有些局促不安。

"张先生,王先生他们来了,我给他们也安排在您这里,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话音刚落,王刚和另外几个人便闯了进来,动静之大让我和李梅都被惊了一跳。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住了。

"哟,张老弟,原来你在这儿啊!"王刚一进门就大声喝问,语气里透着一股子醉意。

我被他的喧哗声惊了一跳,正想说些什么,却见他已经拉着另外两个人坐到了我们的桌旁。

"这不是李梅姐吗,好久不见了!就让我们也凑凑这个热闹吧!"王刚嘻嘻一笑,对李梅打着招呼。

李梅看上去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我也被这突发状况弄得手足无措,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光顾着喝酒啦,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啊?"王刚一边说着,一边向我们使了个暧昧的眼色。

我的内心顿时被无尽的愤怒和羞愧充斥了。王刚这个混蛋,他怎么可以这样糟践我和李梅之间的良好氛围?我对他的鄙夷和厌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更让我觉得无地自容的是,李梅此时脸上的神情。她先是一脸的错愕,随即便露出了难堪的神色,好像很快就看穿了我内心的小九九。我觉得自己仿佛赤身裸体地站在她面前,感觉无比羞愧。

就在我陷入自我困扰的时候,更多的人开始蜂拥而入,场面变得越来越乱。我觉得整个局面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一步步走向失序的边缘。

紧接着,一些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几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也跟着扎堆挤了进来,他们有说有笑,吵吵嚷嚷的,把整个包厢弄得人山人海。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上下无比的焦虑。这种情况怎么会发生?我们原本那么美好的夜晚怎么会走向这个地步?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根本想不通其中的原因。

服务员们手忙脚乱地开始加桌加椅,显然已经应接不暇了。而我和李梅,则像两个可怜的小丑一样呆坐在原地,被这股人潮彻底淹没了。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绝望。这原本是一次对我事业发展至关重要的约会,我可以说是用尽了全部心血去准备,就是希望能给李梅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可是现在一切都被彻底破坏了,我辛苦的努力付诸东流,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荡然无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开始懊悔自己当初的决定。明知王刚是个不着调的人,为什么还要选在这家店?我实在是太天真了,竟然以为一切都能尽在掌控之中。事实证明,我根本就是个可笑的白痴。

我的内心渐渐被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和彷徨笼罩着。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一行是否还有前途,我是否还应该继续在这份工作上碌碌无为。也许我应该换个全新的环境,过上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无论怎样,我都已经对现状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李梅,只见她脸上的神情已经完全扭曲了。她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讶,接着就是羞愧难当的,最后则是无尽的愤怒和厌恶。

我知道她现在对我们之间曾经亲密无间的氛围已经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了。我们之间曾经存在的那种暧昧旖旎的火花,现在终于被狠狠地浇熄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李梅突然站了起来,动作粗鲁地甩开了椅子。她扭过头,对上了我的眼神,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冰冷刺骨,像是在诅咒我这个卑鄙无耻的骗子。

我被她那无情的眼神盯得浑身发冷,只能垂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然而,我却又不由自主地偷偷瞄了她一眼,却发现她已经转过身,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包厢。

就这样,李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整个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片让人窒息的沉寂。我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感觉自己就像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我开始反思这一切是从何时开始走向歧途的。我们这个社会,是不是已经彻底被权钱交易给同化了?每个人都扭曲了最基本的价值观,把金钱和利益看作是一切的最高准则。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再是出于真诚,而是带着一股子算计的意味。就连我和李梅之间的相处,也不过是一场为了钱财而精心策划的骗局罢了。

可笑的是,我竟然还以为自己能掌控局面,指挥着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殊不知在这个满是权钱交易的泥潭里,任何人都很容易就会失足堕落。我们被金钱蒙蔽了双眼,变得目光短浅、行为卑劣。

我开始痛心疾首于自己的愚蠢和天真。我原以为通过一顿豪华的大餐就能赢得李梅的青睐,从而达到最终的目的。可是事实上,我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一个能够被金钱购买的商品而已。

我对她的欣赏和好感,也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的假象罢了。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其实并没有把她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而只是把她当成了赢利的工具和手段。

我是多么的肤浅和可鄙啊!我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尊重和善意,把一切都简单化为一种买卖关系。而李梅也早就看穿了我内心的阴暗面,所以对我的反感是如此的深深的。

就在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反省之中的时候,服务员送上了最后的结账单。我挣扎着抬起头,看到上面赫然印着一个天文数字,足足有几万块钱。

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笔钱足够我在家乡老家买上一间不错的小房子了。可是为了讨好李梅,为了那该死的订单,我却孟浪地把它全部挥霍在了这顿荒唐的大餐上。

我的内心再次被深深的羞愧和自我厌恶笼罩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笑的小丑,为了一点虚无缥缈的利益,不惜败坏了最基本的人品操守。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的羞愧和痛恨,我是多么的肤浅和卑劣啊!

我呆坐在那里,望着桌上的残羹冷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过去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重现:我是如何为了那该死的生意而不择手段;我是如何用卑劣的手段去勾引李梅;我又是如何被自己的贪婪和虚荣蒙蔽了双眼,最终酿成了今天这样的惨剧。

就在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反思之中时,服务员送上了最后的结账单。我挣扎着抬起头,看到上面赫然印着一个天文数字,足足有几万块钱。

这笔钱足够我在家乡老家买上一间不错的小房子了。可是为了讨好李梅,为了那该死的订单,我却孟浪地把它全部挥霍在了这顿荒唐的大餐上。我的内心再次被深深的羞愧和自我厌恶笼罩了。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笑的小丑,为了一点虚无缥缈的利益,不惜败坏了最基本的人品操守。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的羞愧和痛恨,我是多么的肤浅和卑劣啊!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应该继续呆在这个浑浊不堪的商场上。也许我应该另谋高就,过上一种新的生活,远离这些肮脏的权钱交易。但无论如何,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对这份工作的最后一丝热情和动力。

"张伟,真是个荒唐的夜晚啊。"

我抬起头,看见王刚正站在我的身旁,神情有些古怪。他身上的衣服被弄得皱皱巴巴,头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狼狈不堪。

"你怎么还在这儿?"我有气无力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在这儿。"王刚叹了口气,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想我们今晚都是大彻大悟了。"

"你知道吗,张伟?"王刚盯着我,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这行做久了,总有一天会变得面目全非的。钱多了,权力大了,就容易迷失了自我。"

我点点头,听他继续往下说。

"可是今晚的事情让我彻底清醒了。我再也不想过这种虚荣浮躁的生活了,我要改头换面,从头来过。"

"王刚,你说得对。"过了半晌,我终于开口了,"我们都活得太累了,是时候该回归本真,过上一种新的生活了。"

"是啊张伟,我们都已经误入了歧途太久了。"王刚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坚定,"从今天开始,我们就重新做人吧。"

我点点头,内心也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充实着。是的,从今天开始,我将彻底摒弃过去那些肮脏龌龊的东西,我要用纯洁的心灵重新走上人生的大道。

我会离开这个让我备受煎熬的城市,回到家乡老家,过上一种全新的生活。也许我会在那里开一家小小的餐馆,或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生意,总之要过上一种简单而踏实的日子。

我再也不想被金钱和权力给蛊惑了,我要用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来重塑自己。从今往后,我将以最纯粹的善意去对待这个世界,用最质朴的方式去体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就这样,在这个夜晚的终结之际,我仿佛重获了新生。我的心灵在经历了剧烈的洗礼之后,终于开始了全新的蜕变和重生。我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向往,这一切都将从今夜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