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李明,今年32岁,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自从结婚后,我和妻子小雪就一直住在这个小城市里。我们的生活过得还算平稳,唯一的烦恼就是双方父母的赡养费问题。

我的月收入只有一万元,对于一个四口之家来说,实在是捉襟见肘。我妻子小雪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她的父母也是退休人员,生活费全靠我们补贴。更让人头疼的是我的父母,他们靠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总是对我伸手要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父亲是个固执的老顽固,认为儿子赚的钱理所应当都是他们的。他总是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是你该孝顺我们的时候了。"母亲则是个唯唯诺诺的人,从不敢违背父亲的决定。

小雪的父母就和蔼多了,他们从不过多地开口要钱,只是偶尔会提几句"最近生活费不太够啊"之类的话。可是,我父亲就是个铁了心要占我便宜的主,他似乎就是不想体谅我的处境。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和小雪正在家里的小客厅里看电视休息。突然,门铃声狂响,我走过去开门,只见我的父母站在门口,一脸不悦。

"怎么,连开门都这么慢吗?"父亲不耐烦地说,"快让我们进去!"

我连忙让开身子,父母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在沙发上一通乱坐。母亲则是规规矩矩地在一旁站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怎么了爸,这是怎么了?"我有些不解地问。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父亲呵斥道,"上个月你只给了我们六千块钱,你当我们是讨饭的吗?活活把我们饿死啊!"

"爸,你这话可真够说的。"我皱起眉头,"您老两个的退休金加起来也有四千多了,六千块应该是够用的吧?"

"胡说八道!哪够用?你是不知道现在物价有多高了!"父亲破口大骂,"你是我的儿子,应该尽最大的努力来孝顺我们!要不是你妈妈拦着,我非得把你打一顿不可!"

"少说八千块吧,不然我们这个月就只能喝白开水了!"父亲理直气壮地说。

听到父亲这番话,我的心里顿时就像被重重击中了一下。八千块?那我和小雪这个月可就只剩下六千块生活费了!而小雪的父母也要我们每个月给四千块钱,我们自己的开销又得省吃俭用。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数字,最后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小雪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她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我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暂且不要开口。可是,父亲却注意到了小雪的到来,他立马就把火力对准了小雪:"你啊,也不管管你丈夫,整天就知道白白花我们的钱!你们两个是狼狈为奸,要把我们亲生的骨肉给活活饿死啊!"

听到父亲这番话,我顿时就气得全身发抖。我紧紧地攥着拳头,用力到指甲都陷进了手心。我的眼睛不住地眨动着,喉咙里像是哽住了什么东西,说不出半个字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雪见状,赶紧上前拉住我的胳膊,生怕我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她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我,无声地摇了摇头。

看着小雪痛苦的神情,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我是那样地爱着她,却又无能为力,让她承受了这么多委屈。我在心里痛骂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连一家之主的基本职责都尽不好。

我的工作并不体面,收入也不高,根本养不起一个家。可是我已经尽力了,每个月把大部分薪水都上缴了,自己和小雪却只剩下小半的生活费。我们从不奢侈挥霍,甚至连一顿体面的大餐都吃不起。

"爸,您就别这么说了。"小雪终于开口了,语气里满是哀求,"明哥他已经很努力了,您要体谅体谅他啊。"

"体谅个屁!"父亲破口大骂,"他配吗?一个月才一万块钱,还想让我们体谅他?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撵他出门了!"

"一千块?你是不把我们这些老人放在眼里了吧!"父亲怒气冲冲地说,"少说也得八千,你们两个是吃干醋了不成!"

看着小雪被父亲如此羞辱,我的心里无比痛苦。我知道她从小就很听话,对父母百依百顺。她甚至比对我还要尊重父母,无条件地迁就他们的一切要求。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为了维护我而同父亲顶嘴,这对于她来说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啊。我看得出,她全身都在轻轻发抖,眼泪子都快要夺眶而出了。我怎能让这个善良的女人再受一点委屈呢?我的内心在痛苦地呐喊着。

就在这时,我的母亲终于开口说话了:"老李,你就别太为难他们了。咱们老两口的退休金加起来也有四千多,再加上你要的八千块,我们一个月可以有一万二千多块钱花。对咱们老年人来说,这可已经是高消费了啊。"

"你懂个屁!现在就是这么个物价,我们老两个花一万二也就勉勉强强啦!"父亲依旧不依不饶,"再说了,他们是我亲生的,当然应该尽最大的努力来孝顺我们。你就别这么惯着他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见说不通父亲,只好噤若寒蝉,低下了头。看着母亲这副模样,我的心情又是一阵无比的难过和愤怒。

"那就别给了!"我终于忍无可忍,大声打断了父亲的话,"您就这么无理取闹,我们就一分钱也不给您了!"

父亲说着,竟然象征性地要挥起拳头来打我。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死死地瞪着父亲。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小雪突然挡在了我的身前,张开双臂护住了我。

"爸,您别这样!"小雪哭着说,"您打不打都打在我身上好了,可别伤害明哥啊!"

父亲见状,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他重重地坐回沙发上,双手捂住了脸,似乎在痛苦地思索着什么。而我则被小雪这一番举动深深地震撼住了,眼泪在我的眼眶里直直打转。

看着小雪因为保护我而遭受如此委屈,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容忍下去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在我的心头激荡着,我的理智已经渐渐被这种愤怒所淹没。

是啊,我确实很努力了,甚至已经拼尽了全力。可是父亲就是看不到这一点,他只知道无理取闹,想方设法地压榨我们。他根本没把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辛苦放在心上,只知道无度索取,把我们当作金钱的提款机。

而小雪,这个善良的女人,就是这样被她的父亲羞辱、被我的父亲欺负,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在为我们两个家庭的和睦而操劳着。她是多么地不容易啊!我是多么爱她啊!

"够了!"就在这时,我终于爆发出了声音,"您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您根本就没把我们当成您的儿女看待,只把我们当成提款机!好啊,那我们就一分钱也不给您了,您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我拉起小雪的手就要往外走。可是父亲见状,竟又暴跳如雷地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父亲说着,竟又要动手打我。我下意识地护住小雪,生怕她会再次受伤。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母亲突然哭着扑了上来,死死地拉住了父亲的手臂。

看着母亲哭着拉住父亲,我的心头突然涌上一阵前所未有的痛楚。我意识到,这场本已无理可循的争吵,已经彻底伤害到了我最亲近的人。

母亲是个多么善良、多么温顺的人啊。她一生都在默默地忍受着父亲的无理要求,从不敢违背他分毫。就连现在,当父亲已经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时,她依然选择了宽恕和劝解,而不是指责和反抗。

而我们呢?我们这些年轻人,是不是太过于骄纵和固执了?我们只是一味地抱怨父母的无理要求,却从未设身处地为他们想过。他们毕竟已经年纪太大了,思维方式自然也就无法跟上时代的变迁。

我开始痛恨起自己的冲动和偏执来。如果当初我能更加耐心、更加宽容的话,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本就源于一些小小的误会而已,却被我的冲动行为无限放大,最终酿成了如此悲剧的结果。

说着,我们都低下了头,任由眼泪在脸上肆意流淌。而父亲见状,也终于冷静了下来。他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似乎也在痛苦地反思着什么。

就这样,我们一家人陷入了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之中。没有人再说话,只有母亲的抽泣声在房间里回荡。直到许久之后,父亲才终于开口了。

父亲说不下去了,他低下头,眼眶里也渐渐涌出了泪花。我看着父亲这副模样,内心顿时无比痛惜,连忙上前拥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