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拥军投稿,伊河生活编发,为阅读方便个别地方虚构处理】

1984年我任连队指导员,到连队后发现食堂伙食差、官兵意见大,在我提议下撤换官兵意见大的司务长,从此官兵吃得好,食堂成团里先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4年12月,我入伍来到部队,服役3年后提干当排长,1981年调任团政治处保卫股干事。

保卫股干事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及时处置团里发生的违纪案件,渐渐地,我在工作中养成了是非分明、光明磊落的行事风格,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在我任干事的三年里,依规依纪处置了十多名违纪官兵,而我这样的性格和行事方式,让一些违纪的人忌惮。

到了1984年的时候,我在机关已当了三年的副连职干事,按照机关干部的提职惯例,副连职干部三年任职期满后,大部分都会被任命为基层连队主官,通常是军事和后勤干部被任命为连长,而政治机关的干事任指导员,优秀的基层主官任职期满后,也都会调任副营职的领导岗位。

而如今,我也遵循这样的惯例,于这一年的4月到三营八连任指导员,前任指导

员当了3年指导员没有被提升,他自己提出了转业,我也就成了接任者。

然而,我刚到连队就发现伙食很差,一些战士进饭堂坐下刚吃了两口,就把剩饭剩菜往泔水桶一倒溜出饭堂,有的战士往大门口的军人服务社跑,我问通讯员,他们去服务社干嘛,通信员说去那里买吃的,连队的饭菜太难吃了,大伙都不想吃。

一天,我晚饭后在营区里散步,遇到连队的一名志愿兵刘阿东,刘阿东是一名老司机,入伍时间和我差不多一样长,但在连队时间长,对于我这个新到任的指导员,阿东心怀敬意,问他啥,他也只是顾左右而言它。

我和他来到一处水塘边,望着静静的水面,我们俩都没有说话,这时,我从地上拣起一块小石头,顺手扔到了远处的水面上,涟漪一圈圈地向四周扩散开来,这时,我对阿东说,我刚到连队来,感觉伙食差,但又不知啥原因,你是老同志了,说说你的看法吧。

没想到阿东欲言又止,我看他有顾虑,就对他说这里没有外人,你知道什么就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什么,我会对今天的谈话保密,阿东看到我这么说了,于是,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才缓缓道出其中的内幕。

阿东说,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司务长刘斯学,刘斯学也是名志愿兵,他是从外单位调过来的,他一来就是连队的司务长,原来的司务长是干部,调别的连队当了副连长,而他过来后,不知什么原因,经常请假回家,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回来只记一次账,见一下某些人后就又不见了。

连长、指导员说过他多次,可他仍然我行我素,拿他没办法,直接导致伙食管理混乱,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连队买菜的上士是他安排的人,这个上士买回的粮油菜放仓库一放,有什么炊事班就做什么,连队从来没有食谱,账目也两年没有公布了……

阿东的话我将信将疑,后来,我又从其他同志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主要的和阿东说的差不多,其他同志反映,这个司务长回来后,经常趁人不注意,从食堂仓库里拿出粮油肉菜,往机关大院送,这个事不止一个战士看到……

后来,我和黄连长碰了一下头,黄连长似有苦衷地说,这个司务长是上面派过来的,至于是谁的关系,自己也不太清楚。听到连长这样说,我觉得连队伙食不好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责任在司务长身上,这个人必须换掉,否则,自己这个指导员的工作不好做,连队的各项工作也不好开展。

常言说,好伙食能顶半个指导员,战士们吃不好,到处乱窜,不仅会出管理问题,还会出思想方面的问题,弄不好会出大乱子,不行,这种局面必须改变。

于是,我和连长商量后通知支委,5月第二周的周四下午连队召开支委会,议题是连队的伙食问题,大家可以提前了解和掌握一下情况,会上有的放矢,我这样做也符合党支部工作条例和议事规则。

周四下午上班后,支委会在连队二楼会议里召开,会上,与会的7名支委畅所欲言,大家不仅对伙食管理意见大,对司务长意见大,还对支部对此问题过软有意见。

在大家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支部形成了撤销刘斯学司务长职务决议,重新任命了一名责任心强的志愿兵强可民担任司务长,同时,也换掉了买菜的上士,责成新任司务长对炊事班进行教育整顿,尽快提升伙食质量。

没想到,新上任的司务长责任心很强,他一上任,就果断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当然,这些措施是他和炊事班全体同志集体讨论研究的结果。

我欣喜地看到,第二天一大早,强可民就带着新上士一起出去买菜了,我转悠到

炊事班,发现炊事班长和一名战士,正在擦洗食堂的黑板,炊事班长见我过来了,就立正报告说,他们研究过了,从今天开始,每周制定菜谱,提前公布在黑板上,一方面照着食谱做饭菜,另一方面接受大家监督……我笑笑,没有说话。

当天的三餐,所有的饭菜都和食谱一一对应,就餐的战士们也对炊事班的新变化感到了新奇。

没想到,新三天,司务长找到我和连长,汇报说他们准备派一名同志到地方饭店学习厨师,提高做菜的水平,我们当即同意,下午,炊事班的一名新同志在司务长的带领下离开了连队,饭店是司务长提前联系好了。

训练间隙,炊事班的同志把一大桶开水抬到了训练场的边上,大伙十分高兴,以前,大家训练时从来不带开水,训练结束回到连队大口往肚里灌,现在,开水却抬到了训练场。

然而,更大的变化还在后面,炊事班有一台闲置了多年的石磨,这两天他们把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磨修理和清洗好以后,有两名战士在磨豆浆,紧接着,战士们在早上就喝上了新鲜的豆浆,还吃上了多年没有吃过的油条,由于这是第一次喝豆浆、吃油条,炊事班两口大锅同时炸油条,愣是没有供应上这帮小伙子们可劲地造,一有的战士一个人吃了32根,结果,直到和的面全部吃光,大家还抹着嘴意犹未尽……

半年后,战士们惊奇地发现,炊事班还新添置了一个大烤箱,周末还能吃到新鲜的面包……可是,我和连长都感到奇怪,他们没有申请经费,哪来的钱买烤箱,原来,这半年来,司务长和炊事班的同志,利用业余时间种菜养猪,半大的猪被他们喂成了大猪,卖了3680元,除了买回5头小猪崽,还买了这个大烤箱。

但是,最让战士们感到高兴的是,自从新司务长上任后,连队每周六上午会餐,每个班的餐桌上放5瓶啤酒,两人一瓶,不准多喝,主要是怕有人喝多了闹事。

同时,连队以北方人居多,炸酱面、卤面、饺子、包子、油条这些面食渐渐成了大家餐桌的寻常食物,南方兵喜欢的酸豆角辣椒肉沫、回锅肉等南方菜,也成了米饭的最好陪伴

渐渐地,我发现连队出现了一个现象,每逢雨天或者周末,到炊事班帮厨的人较

多,原来,这样的时间段战士训练少,大家在宿舍没事干,就跑到炊事班帮厨,后来,有的班长建议,说炊事班平时做饭菜没时间休息,周末各班轮流到炊事班做饭菜,供应全连吃饭。

我和连长一听,这主意好,于是,就决定先试试再说。

你还别说,各班就像比赛一样,生怕自己值班时做的饭菜被战友们说不好,于是,各路绝招齐上阵,各种家乡的菜也上了餐桌,但是,这样的试点我们进行了半年就终止了,是因为后来要外出驻训,不过,这半年来的试点,逼得战士们都学会了蒸米饭、包包子、炒菜,有的战士开玩笑,以后和老婆吵架,不担心没吃的。

我到连队当指导员两年来,连队伙食面貌大变样,战士们基本上没了对炊事班的意见,这很难得。同时,由于战士们吃得饱,吃得可口,连队的经常性管理工作和经常性思想工作,少了许多日常琐事,大家训练起来嗷嗷叫。

而更让我们高兴的是,由于我们狠抓了伙食管理,开源节流,养猪种菜,伙食由之前莫名其妙的大额超支,到现在每年节余4000元钱、4000斤粮食,我们一下子

由全团后勤管理落后单位变成先进单位,支部建设也取得长足发展,而我也被团党委表彰为优秀指导员,并荣立三等功。

但是,我随着时间的延续,我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

原来,我任指导员时,和我一起被任命其他连队指导员的,在第四年陆续调离连队提升任用,有的当了股长,有的当了副营长、副教导员,而我仍在指导员的位置,据我所知,他们当中,成绩和能力比我强的有,但不多。

到了我任指导员的第5年,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连队战士也觉得不正常,后来,我听机关一位老同事传出来的话,意思是说贺拥军在八连干得那么好,八连离不开他,就让他在那里接着好好干吧。

1989年,是我任指导员的第6年,当年和我同时当指导员的一名干部,已是我们营的教导员了,成了比我高两级的上司,而我还是原地踏步,于是,男子汉的尊严迫使我不得不提出了转业的申请。

不久,在我被任命为营里的副教导员后四个月,我的转业命令也下达了,我转业

离开了部队。

生活的舞台上,每个人在不同时期都扮演着特定的角色,在指导员的岗位上,我一心为公,无怨无悔。

人生就像骑单车,想保持平衡往前走,有时候就得拐弯!

【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