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荷兰边境小镇的一位28岁女子佐拉亚·特尔·贝克,尽管拥有健康体魄,却因长期与抑郁症、自闭症及边缘型人格障碍抗争无果,决意于今年5月通过合法协助自杀途径结束生命。

尽管心中仍怀有对精神科医生职业的梦想,以及对40岁男友和两只猫咪的深深眷恋,佐拉亚在医生无奈告知病情无法治愈、前景黯淡后,毅然选择了这条绝路。

据《纽约邮报》报道,佐拉亚详细规划了生命的终结仪式:她将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接受安乐死,过程中不播放任何音乐。医生将先施以镇静剂,随后注射致心脏停搏药物,而她的男友将全程陪伴在侧。

她描述道,医生们对待此事态度严谨且充满人文关怀,他们会先以一杯咖啡舒缓情绪,营造温馨氛围,确保患者在充分准备与确认意愿后才开始执行程序。佐拉亚打趣说:“他们不会冲进来命令我躺下,而是会温柔地询问我是否准备好,并祝我‘睡个好觉’,而非常用的‘一路顺风’,毕竟我并不真的要去哪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身为独女的佐拉亚已与男友商量妥当,后者将在她离世后,于森林深处寻一处静谧之地撒播她的骨灰。尽管对死亡的未知感到恐惧,佐拉亚坦诚道:“最令人不安的是,我们无法预知死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抑或是一片虚无。这种终极的不确定性才是最可怕的。”

荷兰于2001年开创性地成为全球首个将协助自杀合法化的国家,此后这一选择的接纳度逐年攀升。据统计,2022年荷兰共有8720例安乐死案例,占全国总死亡人数的5%,较前一年的4%有所增长。今年2月,荷兰前首相德赖斯·范·阿格特与其夫人亦选择了安乐死。

然而,安乐死合法化的反对者认为,类似佐拉亚这样的个案实际上是法律对自杀行为的变相鼓励,甚至有人将自杀率上升比喻为一场社会“瘟疫”。面对争议,佐拉亚在最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荣幸,认为自己的经历或许能为他人提供启示。她还宣布,将在离世前告别社交媒体,平静地迎接生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