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大家好,我叫李德海,今年57岁了。说起这件往事,我至今还心有余悸。那是在我四十出头的时候,一个平凡无奇的年关将至,我却做了一件当时看来天怒人怨,饭馊于口的决定。

德海啊,你快去给我买些年货回来!咱们老两口儿都七八十的人了,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讲讲那份孝心了。我的老婆婆又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哟婆婆,您老归老,我们都听您的。我无奈地应道,语气略带不耐。

自从上个月腊八过后,我们一家老小就被婆婆拖着布置年货、置办年货。可她却总觉着缺东少西,嫌这不好嫌那不行,简直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唠唠叨叨个没完。

好嘞好嘞,我这就去买!看着她口中那些我费尽心机采买的年货,我有点恼火,但只好强作熟视无睹的样子。

妻子小芳见状,连忙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先别生气。她随即过来哄婆婆:妈,咱们家现在不是啥都有了吗?您老消停会儿,歇歇火气。

哎哟,你个小孺子才知棍儿有多粗呢!婆婆依旧我行我素,快去买年货去,别在我耳朵边儿絮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看出妻子好言好语是劝不住婆婆了,只好作罢,穿上棉袄儿出了门。一路上,我冷风嘘嘘地吹着,我却浑身上下发了闷火,走在路上直冒酷暑。

就在此时,一位热心的大妈凑了过来:哎,小伙儿,看您一副痴痴懵懵的样子,是不是想买年货却拿不定主意?跟婶儿说说,婶给您支两句呗!

那人继续说道:你家的老太太,估计也是被子孙这事儿给惦记上了吧?越到年关儿越上火,非得把一年到头的年货都置办停当才罢休。

确实如此。我赞同地点了点头,婆婆就是这个性子,啥事儿都必须按着她的主意来,稍微有点行差错就炸毛。

哎,你也别太恼火,老人家啦,那都是一门心思想咱们好。大妈见我面有愠色,连忙打圆场,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太纵着她的性子,要不她指手画脚就更没完没了了。

那我应当如何是好呢?我急切地问道。

你得会这一手!大妈神秘兮兮地竖起一根手指,婆婆要东要西的时候,你就假装答应,等她高兴了再从长计议。至于买不买,那就看你自个儿的主意了。

可是这样做,不怕她老人家生气发脾气吗?我有些犹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她这么一说,我若有所思。的确,婆婆发脾气是她惯常的把戏,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关键在于如何应对,而不是惧怕她的胫骨头架子。想到这里,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您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我这就先买点应酬的东西,剩下的等回头再作打算。我感激地对大妈点了点头。

那是,那是!我说的都是街坊邻里们的经验之谈,你就按着做,肯定没错。大妈很是自豪地撅起了嘴。

于是,我开始在货摊上挑挑拣拣。东西有的新鲜,有的干巴,摆盘也混乱凌乱,却格外让人怀念年关将至的热闹景象。我挑选着备用的年货,一边还留心大妈接下来要说的话。

从前啊,我家里也有这么个暴躁老太太,整天就知道唠唠叨叨。要不是我学聪明了,只怕那个年代我们就得被她折腾坏了。大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往事。

您说的真有哲理啊!我被她说动了,暗自下定决心回去就要像她说的那样做。

哈哈,你这孩子就会说话!我和你忒对眼儿了。大妈爽朗地笑了起来,这次咱就只买这么些,留点余地。等你回去安抚好老太太,啥时候再需要东西你再来!

在大妈的帮助下,我很快就采购完了一些必需的年货。临别之时,我多次郑重地表达了谢意。大妈则拍着我的肩膀,叮嘱我要多学着怎么哄老人家。我一路上沉思良久,暗自下定决心要好好应用这位大妈的宝贵经验。

喂,我回来了!一进门,我就大声喊道,免得惊动了婆婆的斗鸡一般的脾气。

哎哟,你这小子可捎手捡脚的很啊!婆婆立马就冒了出来,在门口就数落起来,怎么买这么点儿?往年可不是这个买场!你是不是偷了懒,瞒着我们啥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见婆婆乱发脾气的样子,我的内心反而出奇地平静。我朝她微微一笑,絮絮叨叨地解释道:得,得,婆婆您消消气。我这不是还没买完嘛,今儿就是来捎手儿先买点东西,剩下的明儿再去买。

那你给我说句话啊,怎么就忽然懵里懵糊的?婆婆狐疑地打量着我。

婆婆被我的油腔滑调哄得满意了,嘴角微微上扬:行了,行了,你小子也懂事儿了。那可得快点儿买全了,大年三十的时候可不能再东拼西凑的。

您放心好啦,有我呢,再不济我们也得买齐了。我麻利地把购置好的年货往屋里一搬,转身就要离开。

你这是又往哪儿跑?婆婆见状大惊失色,还有什么没买的,就给我说!

哎呀,我这就说嘛。我连忙回过头来,悻悻地挠着头皮,刚才街上遇见几个老乡,他们听说我们还有好些东西没买,就叫我一起去趟市场,大伙一块儿采购得劲儿。

那也成,那也成。婆婆说着,就要去穿棉袄,我也得跟着一块儿去,万一你们买了不中用的东西,那不是白折腾了?

哎哟婆婆,您老人家就歇歇吧,家里还有好多活儿指着您呢。我赶紧阻止了她,一会功夫就编了一大串理由,您放心,有我和他们在,定能买好。就让我们年轻人去吧,您在家好生歇歇,等我们把东西买全了再打点。

婆婆被我的话给哄得暂时应允了下来,只是叮嘱我一定要尽快买回来。我见时机成熟,趁热打铁,立马就溜之大吉了。婆婆还不死心地在后面叮嘱了几句,但我已无心在意。

一出门,我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暗自庆幸还算应付过去了。接下来正有足足几个钟头的时间,我立马放慢脚步开始思考对策。

而最后,还需要孝敬些礼尚往来的东西给婆婆,让她知足常乐。虽然她执迷不悟,但年纪毕竟也大了,只要稍作安抚,就不会斤斤计较。到那时,她想来也会知趣些,松口别再为这事纠缠不休了。

一路想来想去,我已走到了城西的公园。这是我平日里最爱来的地方,每每心烦意乱就会在这里散散心。

今天园里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倒也没什么打扰人清静的。我找了块空地坐下,开始盘算着应该如何向妻子解释。只要她能搭把手,我们就有了扳倒婆婆这件事的胜算。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是妻子的来电。我连忙接听,与她絮叨了几句客套话后,就把计划全盘托出。

啊?你这么做太不厚道了吧?就算婆婆啰嗦了些,咱们也不能对她说实话。小芳在电话里显然很是犹豫。

你就同意我一次吧,日子难过也就这几天。等把婆婆应付过去,我们以后再也不用被她缠着买年货了。我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说完这番话,我的心里踏实多了。我站起身,在公园里闲逛了几圈,一面思索着如何继续编织出圆满的谎言。时间就这样在我步步为营的部署中悄然而逝,等我回过神来,已是两个多小时后了。

我赶紧重新返回集市,假装买回一大堆年货,准备回去晚一步。我绞尽脑汁编造了这番说辞,生怕有什么疏漏被婆婆识破。果然一进门,婆婆就立马充满戒备心理地盘问起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