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母亲在一家服装厂做缝纫工,父亲在建筑工地做泥水匠。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很拮据,但父母从不曾在我面前抱怨过。家里的氛围总是淳朴而温馨,虽然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用行动教会了我诚实勤恳、知足常乐的生活态度。作为家里的独生子,我从小就被父母精心呵护着,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将来有一个好的出路。

母亲和舅舅是手足情深的亲兄妹,两个人从小就亲如兄弟。舅舅比母亲大几岁,小时候常常保护和照应着母亲。他们年轻时,家境贫寒,经常相互扶持、分享快乐。舅舅曾无数次从学校带着吃的回来,和母亲一起分享。后来,舅舅先于母亲成家立业,两人的感情开始渐行渐远。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些家务事的争执,他们遂产生了隔阂,十几年来音讯全无。

我对舅舅的印象,停留在很小的时候。那时他偶尔会来家里做客,总是带着糖果和小玩具,逗弄着我玩耍。舅舅人很高大,浓眉大眼,说话声音洪亮,但对我却总是和蔼可亲。每次见到舅舅,我都会扑进他的怀抱,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感到无比的安全和温暖。舅舅离开后,我总是耐不住寂寞,恨不得时刻都能和他在一起。后来,舅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他的印象也渐渐淡去了,只是偶尔还会怀念起当年的快乐时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明,高考就要到了,你可要好好准备啊!"每天一大早,母亲都会端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走进我的房间,语重心长地嘱咐我。

"妈,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我点点头,心里却难免有些忐忑。这场人生的重要考试,就像一座高山,等待着我去征服。

母亲看出了我眼神中的紧张,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已经做足了准备。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取得好成绩的!"

"谢谢妈妈。"我由衷地感谢母亲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我拿起笔,在备考资料上重重地画了一个圈,下定决心要全力以赴。

夜深人静时,我总会被考试的压力折磨得辗转反侧。我会站在窗前,凝视着夜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暗暗祈祷着能够一臂之力,将命运的巨轮朝着理想的方向推进。

高考的那几天,我的大脑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走进考场时,只见成百上千张青春朝气的面孔,个个都怀着激烈的斗志在燃烧。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就在我以为可以松口气时,理综却像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挡住了我的去路。生物、化学、物理,这些曾经最拿手的科目,现在竟让我头痛不已。我只能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去攻克这最后的难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监考员宣布:"现在,全部交卷!"我放下手中的笔,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肯定和成就感。我做到了,尽力而为!

高考结束后,便是一段煎熬的等待时光。朋友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都在猜测着各自的考试成绩。

"哎,数学那道证明题,我可是卡足了半个多小时啊!"

"化学的配平小题,我觉得我漏做了几道。"

"英语作文写得怎么样?我觉得我的行文还是太肤浅了些。"

每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也不例外。一方面对自己的发挥还算满意,但另一方面,又难免会被各种可能的糟糕结果困扰。我时常会梦到,自己考了个超低分数,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有时,我也会做一个励志的梦,梦见自己高分上了理想的大学。

就这样,在忐忑和期盼中,我们度过了漫长的几个月。

就在我焦虑地等待着高考成绩的那段日子里,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中午,门铃突然被按响,我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舅舅?"我愣住了,眼前这个人虽然与记忆中的舅舅有几分相似,但看上去老迈了许多,满头白发,眉宇间满是沧桑的痕迹。

"小明,好久不见了啊。"舅舅低沉的嗓音响起,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赶紧让舅舅进屋,请他在客厅落座。母亲听到动静也急忙从厨房里出来,当她看清来人是谁时,不禁瞠目结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你怎么来了?"母亲的眼睛微微湿润,似乎有些激动过度。

"嗯,好久不见,妹妹还是老样子。"舅舅点点头,语气听起来有些疏离。

沉默了片刻,舅舅开口了,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小明,你高考考得怎么样了?听说你一直在家里混日子?"

"哼,复习功课?看来你也和你母亲一样,爱撒谎。"舅舅冷笑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妹妹,你也不用为他辩解了。你们母子俩十几年都没有音讯,我哪里知道你们过得怎么样?你们就是这样,整天东拖西拽,游手好闲,对父母的教诲视而不见!"舅舅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后面已经是声嘶力竭了。

我被舅舅的指责惹得无地自容,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反驳。母亲则一言不发,低着头陷入了沉默。

看着我们母子俩无言以对,舅舅的脸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他站起身来,大步流星地走到我面前,狠狠地扇了我两个耳光。

"啪啪!"两记响亮的巴掌声在屋内回荡。我被打得摔倒在地,脸上火辣辣的痛楚让我不禁呻吟出声。我抬头看向舅舅,只见他双目赤红,胸膛剧烈起伏,似乎下一秒就要暴跳如雷般发作。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母亲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平静而坚定:"谢谢,哥哥。"

"什么?"舅舅被母亲的话声惊住了,怒火暂时平息了一些。我也被母亲突如其来的"谢谢"两字弄得摸不着头脑。

母亲没有再多解释,只是重复了一遍:"谢谢,哥哥。真的,非常感谢你。"

屋子里一时静悄悄的,只能听见三个人沉重的呼吸声。我和舅舅都被母亲突如其来的"谢谢"两个字弄得摸不着头脑。

"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舅舅率先打破了沉默,脸上的愤怒已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错愕和迷惑。

"哥,我就是谢谢你。"母亲语气坚定,她缓缓站起身来,从容不迫地说道:"这些年来,我和小明过得并不轻松。可是正因为有了你当年的那几个耳光,我才清醒过来,意识到生活不能就这样被渐渐抛在脑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来,在十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舅舅突然来到了我们家中。当时的母亲正在家里无所事事,一边看着电视连续剧,一边机械地做着家务。屋子里到处都是狼藉,母亲自己也是一付邋遢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舅舅勃然大怒,当即就朝母亲的脸上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母亲被打得摔倒在地,捂着被打肿的脸颊,惊恐万状地看着舅舅。

"你个贱人!父母教育你这么多年,你是这样报答他们的吗?"舅舅咆哮着,字字诘问。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整天无所事事,东拖西拽,就知道混吃等死!你可曾想过,父母当年是怎样拮据地供养我们长大?你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个孩子脾气?"舅舅一连串的斥责,像一记记重锤砸在母亲的心坎上。

听完母亲的诉说,舅舅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懊悔。他的眼睛也湿润了,眼神黯淡无神,像是陷入了沉重的回忆之中。

说着,舅舅低下头来,两行热泪从他的眼角滚落下来,滴在地板上。

"哥,不要自责。"母亲连忙上前,搀扶着舅舅落座,"正是因为你当年的那些责骂和耳光,我才彻底清醒过来,从而有了今天的好日子。你是在救我,而不是伤害我。"

就这样,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化解了多年的隔阂和芥蒂,重新燃起了亲情的温暖。

就这样,一场令人意想不到的冲突,竟然帮助我们三个人重拾了失而复得的亲情。当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就像重新认识了彼此一般,亲密无间地聊起了家常。

"哥,你这些年在外地都干些什么呢?怎么从来也不回来看看?"母亲端来一盘水果,亲切地问道。

"哦,我在外地做了几年生意,日子过得还算可以。"舅舅咽下一口西瓜,满足地擦了擦嘴,"只是心里总惦记着你们母子,只是不知怎么开这个头。"

"那就好,只要你过得开心就行。"母亲微微一笑,眼神里满是慈祥。

我看着母亲和舅舅,内心泛起一阵阵暖意。多少年了,我终于再次看到了他们手足情深的一面。我忍不住插嘴问道:"舅舅,您当年为什么会突然打母亲呢?那时的情景我完全没印象了。"

舅舅无奈地摇了摇头:"那都是些往事了,不提也罢。反正你母亲后来走上了正途,我就放心了。"

"舅舅,您能不能把当年的事情讲给我听听?我很想知道。"我央求着,眼神里满是期待。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被按响了。我起身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位快递小哥,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大信封。

"您好,这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请签收。"小哥把信封递给我。

我激动万分地签了名,把信封接了过来。我颤抖着手,撕开信封,只见里面是一张喜人的大红录取通知书。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妈!舅舅!快看,我被大学录取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将通知书高高举起。

母亲和舅舅也被我的喜悦感染了,纷纷起身拥抱我,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

"干得好,小明!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考上好大学!"母亲开心得热泪盈眶。

"哈哈,好孩子!舅舅为你感到骄傲!"舅舅也是一脸自豪的神情。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开心地拥抱在一起,分享着这份人生中难能可贵的喜悦。一时间,屋子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洋溢着浓浓的幸福氛围。

在这个美好的时刻,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原来,所谓的家人,并不仅仅只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更重要的,是能够真心实意地关爱和支持彼此,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有了家人的理解和鼓励,我才能走到今天,才能拥有实现理想的机会。而母亲和舅舅之间的那段往事,更是让我明白了宽恕的重要性。只有放下芥蒂,用爱化解仇恨,生活才会充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