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情况下,我军晋升上将军衔的将军都有丰富的任职履历,是从基层到高层的各个岗位锻炼出来的,有的将军甚至还会跨军种任职,比如我们最熟悉的武警原司令员王宁上将,在作战部队的陆军集团军当过军长,也在省级军区担任过司令员,更是跨越武警部队当过司令员。

然而,有一位将军却很特殊,从军校毕业后就待在机关任职,且从没有在基层部队当过排长或者其他作战部队的主官职务,只是任职于各个领导机关,一直到晋升上将衔都是如此,纵观全军很少有类似履历的将军。

这位特殊的上将便是唐天标将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0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的唐天标,在他20岁的时候就考入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哈军工,这是彼时我国培养军事人才的高级军事院校,陈赓大将在哈军工成立时担任首任院长兼政委。

哈军工于1953年开始招生,唐天标则是在招生的第六个年头入读学校,算是哈军工早期学员之一。哈军工当时设置了6个系,分别是空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海军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工兵工程系、防化系,没多久就把常规的专业兵种工程系给调出了。

而唐天标在入读的次年,就随着工程兵系进入了西安工程学院学习,这一学就是5年时间,直到1965年7月才毕业。

按理说,从哈军工毕业的学员,在分配时,通常都会到一线作战部队担任基层的军官进行带兵历练,比如彭小枫将军从哈军工火箭工程系毕业后,先从战士做起,而后才一步步晋升为二炮上将政委;粟戎生将军也是一样,从哈军工导弹系毕业后,从基层排长一直晋升为北京军区中将副司令员。

可唐天标却不同,从哈军工毕业后竟然被分配到西安市中央企业社教工作团去参加“四清”运动。

所谓的“四清”运动,指的是1963年至1966年,我党针对城乡干部中存在的多吃多占、账目不清等现象,在部分农村和城市所开展的“四清”运动,一开始在农村中是“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清财物”,后期在城乡中表现为“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清经济”。

工作了一年时间,也就是“四清”运动结束时,唐天标才离开了西安市,于1966年7月调入广州军区第104地区工程指挥部,参加广东、广西部分地区国防工程建设,这才符合他在哈军工所学的专业。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唐天标才正式以一名解放军军人的身份参与到祖国的国防建设中去。

但唐天标真正开启领导机关政工任职的军旅生涯则是在1969年下半年,他结束了广州军区第104地区工程指挥部的工作,直接调入广州军区机关,先后担任军区政治部组织处、秘书处、宣传处的干事,以及军区政治部干部教育科科长、宣传部副部长等职,长达14年时间,直到1983年10月才调进解放军总政治部任职。

期间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时,广州军区是对越作战东线战场的主力,唐天标身为机关政工口的干部,也参加了对越作战行动。

当他来到四总部之一的总政工作之后,估计唐天标将军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长期留在总政任职,曾参加过《军官服务条例》、《军官军衔条例》、《文职干部暂行条例》以及与其相配套的一系列制度的制订和实施工作。除了1990年短暂跨系统转任3年的海军政治部副主任之外,其余时间都在总政工作。

唐天标先是在1993年7月升任副为大军区级的总政治部助理兼干部部部长,而后又在1995年7月升任为大军区级的总政治部副主任,于2000年晋升为上将军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确实很难得,唐天标在没有当过作战部队主官的情况下,也能位列上将,说明了唐将军的出色能力。

与唐天标同时晋升上将衔的另外两位总政副主任袁守芳上将、张树田上将皆有过作战部队的主官任职履历。其中袁守芳将军担任过陆军团政委,张树田将军曾当过武警部队政委。

唐天标晋升上将衔时,距离他晋升少将衔已经过去了10年时间,巧合的是,唐天标将军在大军区级的总政副主任的岗位上也是工作了10年时间,于2005年才达到大军区级将领的最高服役年限而退役。

在此,向唐天标将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