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飞,今年33岁,是一名行业的离职码农。在我年少无知的时候,总是嫌弃父母们的保守老观念束缚了我的理想和追求,对他们的期望和劝诫总是对牛弹琴。

那时的我,总觉得父亲李重阳和母亲周素梅对我们的要求太多,控制欲太强,对我们的打击约束盖过了内心对孩子的爱。我们在农村长大,家境诚然不富裕,但他们期望我们将来有出息,不但不用再像他们一样在地里干重活儿,而且能够贡献社会、体面地生活。

我那个叛逆的弟弟李雷,脾气火爆,心直口快,什么都跟父母作对。我们兄弟两人,性格可真是天壤之别,他张扬外向,我则比较内向腼腆。不过不论什么际遇,母亲从不偏袒,总是公平公正地对待我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得那年我高中毕业,正是叛逆期的巅峰时刻,对父母的想法和做法时不时颇有微词。我嘴上虽没明说,心里却暗暗决定不会按部就班地上大学,然后回来继承父业在家乡的田地上劳作一辈子。

有一天,母亲周素梅促狭地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飞儿啊,娘没文化伤不起,只希望你上个大学,将来有个好职业,不要再像我们这样生活莩苦。不过你要做什么,有什么理想,娘都支持你,只要你幸福就好。

她这番话,让我心头一紧,直接驳了我当初对父母的偏见和猜忌。原来,他们是真心为我好啊!于是在高考的时候,我拼尽全力,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勉强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

太好了,你考上大学了!父亲李重阳高兴得合不拢嘴,狠狠拍着我的肩膀说,以后有什么打算吧?不管怎样,只要你喜欢,爸妈都支持你。

嗯,我想先努力学习,将来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对得起你们的期望。我战战兢兢地说,心里的自信可没这么足。

那次转折点,就是我在外企工作的第8年的时候。由于长期加班加点,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小毛病,经常头痛、失眠、腰酸背痛。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对着电脑屏幕前的代码陷入了短暂的死机,当时的恍惚和无助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低头沉思片刻,脑海中仿佛浮现出父母的身影,他们老人家还在家乡的农村,靠着我这份工资勉强维持生活。如果辞职的话,他们就更加拮据了。

不,我已经决定好了。我坚定地看着经理说,这份工作的确很体面,但我在这个行业八年了,发现自己越来越索然无味、人格和良知被消磨得一干二净。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会活活把自己熬垮的。

经理无奈地摇摇头,我们分手的时候,他语重心长地说:祝你好运,希望你以后能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辞职后的半年时间里,我过着自在无拘的日子。白天游手好闲,夜晚翻身难熟。朋友们都说我人老珠黄、黯然失色,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斗志。然而就在我迷惘的那段时间,父母却没有责怪我,他们只是默默地支持着我,相信着我会重新找到人生的出路。

有一天我突然决定买一套房子安家落户,也算为自己的下一步人生做个准备。因为长期工作积蓄了一些钱,只是全款买房还是有些吃力,于是我鼓起勇气向父亲李重阳开口要了10万元的资助。

出乎意料的是,父亲二话不说就拿出了10万块钱给我。他还拍着我的肩膀说:孩子,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好好过日子就行。不过你打算买房的事,可有考虑周全吗?要不然爸给你再多支点吧。

看到父亲毫无保留地支持我,我内心充满了感动和温暖。我连连摆手说:爸,这已经足够了。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我会好好珍惜,务必买一套心仪的房子,将来好好生活。

就这样,我和银行经理会晤、办理贷款手续,终于在半年后买下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新房子。新居落成那天,我高兴得合不拢嘴,亲自下厨给父母做了一桌子拿手好菜,庆祝并道谢。

吃饭时,父母总算放下心中的一块巨石,露出欣慰的笑容。母亲细细打量着我,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飞儿啊,过去这几年你辛苦了。虽然挣了钱,但身体确实有些吃不消。现在你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希望你能好好过日子,健健康康地生活,将来成家立业才是最重要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着母亲的叮嘱,我暗自反省了很久。是啊,人生应该有个家,有个容身之所,才算圆满。我已经33岁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到处漂泊。现在有了房子,下一步就是找一份更加心仪且有余裕的工作,然后结婚生子,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

看到弟弟李雷突然出现,我的心情不由得低落起来。作为家中的哥哥,我对他的为人处世向来颇有微词。

弟弟的性格一直很乖张叛逆,从小就很少听从父母的教诲,甚至常常唱反调做错事气我们的怒。不过话说回来,他比我要勇敢坦率得多,经常直言不讳、勇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是一个坚持理想的人。

而我作为哥哥,个性就比较温和谨小慎微,喜欢遵循规则循规蹈矩,总把一切归咎于自己。差别确实太大,但作为手足,我们还是很亲近的。

哥,听说你辞职买房子了,恭喜啊!弟弟一进门就大嗓门地说,嘴角还挂着促狭的笑容。

嗯,是的。我应了一声,客厅里一时有些尴尬的沉默。

母亲见状连忙打圆场说:雷儿啊,你哥这次可是自力更生买了房子,我们都为他高兴。以后你们兄弟要多多互帮互助,好好过日子。

哈哈,妈说的对。弟弟大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打算在公司多干几年,挣点钱娶媳妇买房子,将来跟哥你一样,过上体面的生活。

我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弟弟李雷比我小两岁,如今已经26岁了,在一家民营公司做会计。我知道,他最近正在恋爱,女朋友叫王莹,是个相当精明能干的姑娘。

对了哥,最近我正准备跟莹莹结婚呢,到时候可得给我点彩礼钱啊!弟弟笑嘻嘻地开起了玩笑。

我听后脸色一沉,心里暗自腹诽: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吧,做好结婚的准备比什么都重要。不过最后我还是克制住了,没有说破。

吃过晚饭后,弟弟就匆匆离开了。看着他落落寡欢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当年读大学时,他追求女朋友的种种糗事,不禁会心一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会儿他追求一个学妹,天天穷纳鲜花和贵重礼物,可每次约会都以失败告终。有一次他请学妹吃大餐,却不小心打翻红酒把她身上溅了一身,最后两人大吵一架直接分手。

我总是叮嘱他:你这个人太直爽了,举止也太粗鲁了些,喜欢一个姑娘就得学会温柔体贴啊。可他总是不以为然,执拗地认为只要真心付出就行了。

不过现在看来,弟弟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他在公司的薪资虽然一般,但在父母的资助下,攒了一些首付,准备结婚后贷款购房。而且他的女朋友王莹相当能干,应该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不少帮助。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弟弟高兴,祝福他将来顺风顺水、白头偕老。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毕竟年纪尚轻,为人处事还略显稚嫩。我只盼他们能虚心学习,脚踏实地生活,有什么困难就虚心求教于父母朋友。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弟弟的婚期就要到了,他和王莹准备了一年多。记得有一天,他懊恼地告诉我说:哥,我和莹莹准备结婚,虽然双方家里也给了一些资助,但买房子的首付还是有些吃力啊。

我听了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我相信他们能够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小窝,不会太过勉强。

我先是一怔,旋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们兄弟自小就亲密无间,他有什么难处向我开口很正常。只是现在的处境,让我多少有些为难和沉重。

眼看着弟弟就要结婚了,我多少也猜到他们准备省吃俭用几年,攒够首付贷款买房。可没想到王莹居然还要他们买车,这简直是铺张浪费啊!我暗自腹诽,又有些于心不忍开口呵斥。

好吧,我明白了。我沉默了片刻,脑海中回荡着父亲当年的那番话: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好好过日子就行。

于是我深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雷儿啊,你们结婚买房已经需要很大一笔开支,现在再添置汽车,恐怕未来的日子会过得很拮据吧?不如等几年家底丰足了,再考虑购车的事,你说呢?

哥,这可都是莹莹提出来的啊。弟弟有些焦躁不安地挠了挠头,她说新婚后我们生活就要好起来,一定要有车方便用途,不然就显得很寒酸。而且有了车,我上下班也更加方便快捷。

我皱了皱眉,暗自摇头。我真搞不懂这个王莹姑娘的想法了。新婚燕尔,哪有这样挥霍无度的?我们家虽然现在勉强算是小康,可也绝不富有,她哪来的这种奢侈思想?

哥,你就借我这10万吧,等我们将来有钱了就还给你,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弟弟见我迟疑,又恳切地说道。

我沉吟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弟弟的前程和幸福,我必须给与适当的引导,免得他今后被王莹牵着鼻子走。于是我正色说道:雷儿啊,钱的事情暂且不提,但我觉得你们现在的想法太过糙率了。新婚之始就铺张浪费,以后的日子怕是会过得很拮据吧?

而且结婚的时候需要操办很多事情,你们可要三思而后行哦。我语重心长地说,人生就是这样,太过追求物质享受是不现实的。你也看到了,我虽然有了房子,但过去几年在外企的生活并不快乐,反而很压抑。你们应当脚踏实地,量入为出,追求精神和物质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弟弟听了我的劝告,低下头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他终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好吧哥,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莹莹她比较较真,我得再好好和她商量商量。钱的事情,我今后自己努力赚就是了,暂时还是不要你借给我了。

看到弟弟一副理解并接纳我意见的样子,我的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弟弟虽然有些冲动和幼稚,但只要耐心引导,他终归会成长的。

就这样,弟弟欢欢喜喜地结婚了,并且按部就班贷款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窝。不过仅仅半年后的一个夜晚,我就再次收到了他的来电,语气里充满了焦虑和无助。

我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缓解心中的怒火。弟弟的软弱再次让我失望透了,我都快被这个家伙彻底惹火了!就在我准备说教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