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串串房,一个近期在互联网上爆火的概念,多指使用廉价材料装修而成,存在甲醛超标等健康隐患的出租房屋。

“串串房”虽听起来陌生,在深圳却很常见。由于住房需求高涨,深圳近十年来民房改公寓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不少城中村家徒四壁的民房,经过二房东的改造,贴上劣质墙纸、挂上拼色窗帘、放置便宜的新家具,摇身一变为房租翻倍的精装公寓。

李静第一次在抖音上刷到如何鉴别串串房的视频时,嗖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因为视频里的地板、沙发、衣柜和她住的地方如出一辙,她甚至怀疑这个串串房视频是在她家拍摄的。

她想起住进来的这四个月里,曾因为呼吸困难去 就医。而甲醛超标,对人体的皮肤、咽喉、呼吸道、肺部、中枢神经等方面都会造成伤害。

她不敢细想,火速找了第三方机构上门检测,结果确实超标了。虽人证物证俱在,却仍需多次和房东拉扯,才要回了全部的押金以及就医费用。

相比之下,张思便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和男友入住后多次感觉呼吸不畅,用试剂检测出家里的甲醛浓度偏高后,房东只退还了押金,拒绝赔偿医药费,之后立马再次将房子放租了出去。

曾生租住的房子检测出来甲醛浓度超标6倍,退房期间,房东带人来看房,要求他不准说出退房原因。

所以,当串串房避无可避,深圳租房人到底要如何才能保障自身的健康?当身体遭到伤害时,又该怎么维权?

01

有人住过的房子

也有可能是串串房

李静起初找房子时,和深圳大部分住在城中村的打工人一样,按照的是最普通的标准:

一是离公司近,交通方便。楼下公交直达,骑电动车到公司十分钟左右,通勤时间较短;

二是房子安全系数还可以,每一层都有监控,一楼有门禁。虽是城中村,但靠近马路,回家不用进村,不需走小巷子;

三是房子家电齐全,基本大件都有,可以拎包入住,内部装修和通风也不错。

除满足这些条件外,找房子时,她特意咨询此前是否有人居住过,看到沙发有猫抓过的痕迹,确认自己是第二任租户后,她才放心租下了房子。

尽管距离房子完成装修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期间也有租客充当人体净化器, 屋子里的甲醛残留量,仍足以对人体造成影响。

2023年11月,她正式入住。仅过了一个月,她便因为呼吸困难,去医院吸氧,还做了心脏方面的检查。

之后,天气转凉,她入睡时习惯将门窗关紧,睡醒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

当时,她并没有反应过来是房间里空气不流通,导致甲醛浓度升高,影响了她的呼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思原本也不晓得房间存在甲醛问题,即使身体出了问题。

当初她租下城中村的精装房,是因为朋友推荐,刚好房子离地铁近,价格也合适。当时房东说,房子已经装修了大半年,虽然柜子和床都几乎全新。

“大多数女生都喜欢这种精装房,精致好看方便,不用自己出钱买家具,还能这么新。”

房子很小,除了床就是洗手间,几乎是全密闭的空间。但张思没有办法,对比起四五千的整租小区房,以及全凭运气找舍友的小区合租房,这间房子暂时满足了她的需求。

当时从事过装修工作的男朋友提醒过她,柜子有问题,她没放在心上。

住了一个半月后,她男朋友感觉身体不舒服,她也出现了喉咙干疼的症状。当时她以为是流感高发引起的喉咙痛,仍然没有往甲醛这方面想。

直到网上“串串房”爆火,她才意识到,或许这一切的不适,都源于房子。

曾生年前在坂田租了一个三室一厅,同样是房东装修完大半年的房子。他原本打算年后将妻儿接过来一起住。

独自居住的这一个月里,他习惯每天关紧门窗入睡,也正因如此,他每天早上醒来都感觉喉咙刺痛,但是,“一离开房子,呼吸上外面的空气,或者房间门窗全部打开让大风吹进来,就能感觉舒服很多。”

新家具、空气不流通、喉咙刺痛......种种迹象,让他开始怀疑,是否租到了传说中的串串房。

幸运的是,他们都较早发现了房子的甲醛问题,没让身体遭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02

第三方机构的检测结果

房东不认可

为了让自己放心,李静特意自费了五百多在淘宝上购买了第三方机构的检测服务。

在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一方面,她的思路很清晰,“委托甲醛检测机构来检测,出具具有法律效力的报告,有问题可以直接备案。”

按照检测的标准,她提前把家里的香薰、带有气味的化妆品以及自己购买的地毯收到了洗手间,提前一晚上关紧门窗,等待第二天师傅上门检测。

“我当时功课做得不够到位,是在淘宝找了一家外地的机构,虽然他们有CMA资质,但上门取样的师傅不是他们实验室的人,是深圳这边的师傅上门,再将样品寄到江苏那边检测。”

也正因如此,虽然检测数据显示房间甲醛浓度超标,房东却不认可。

他联系李静,表示他也邀请了本地的检测机构,到李静隔壁的房间测试过,甲醛并没有超标。而根据李静的观察,被检测的是一间没人住的空房,且房东邀请的检测机构并非正规CMA甲醛机构,无法提供权威的报告。

期间,房东又给出了第二个理由:房东本人和李静住在同一栋楼里,他的装修和李静的房间几乎一致,他表示自己住了那么久身体都没问题,所以房子不可能有问题。

等待机构的检测结果期间,李静曾买过检测试剂,试剂同样显示甲醛浓度超标,所以她无比确认房子的甲醛浓度是有问题的。

她不认可房东的结论,多次和房东协商,可以聘请双方都信任的第三方机构到自己住的那间房子检测。

由于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个关于自己住进串串房的视频,播放量已达1800万,房东忌惮她的影响力,害怕她将自己的一言一行放到网络上,于是答应了聘请第三方检测机构上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静发布了串串房视频之后,很多专业人士在评论区科普,甲醛基本是从木质家具和劣质胶水中散发出来。部分房东为了省钱,用最便宜、甲醛超标的材料装修,买的也是最差最便宜的家具,房子还没有通风够就出租出去。

根据总结,串串房具有三大特征:一是新且杂牌的家具,家电包装未拆,甚至连床垫的膜都未撕下;二是新装修,墙壁是新刷的,墙纸和木地板是新贴的;三是屋里不通风,进屋能闻到刺鼻气味。

新装修、没住过、网红风,这三个元素集合在一起的房子,极大概率是串串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入住前最好先进行甲醛检测。

李静和张思住的精装房,正是中了以上特征,甲醛浓度已影响到两个人的喉咙以及呼吸。

曾生的房子甲醛问题更为严重,经过专业机构的检测,他租的房子,甲醛浓度超标了6倍。

“幸好我的妻子和孩子还没有来住,也幸好我尽早发现,真的是命大。”

03

退租后

房东转头又将房子放租

李静的房东原本答应了邀请检测机构上门,“如果检测出来结果甲醛没超标,那我们双方相安无事。”

但之后,房东又马上反悔了。有天晚上,他敲响了李静的房门,在李静的租房里走了一圈,最后把甲醛超标的原因归结为床垫的膜未撕下,“房东说,他住的房间和隔壁做检测的空房子,床膜都撕掉了。”

房东还说,既然已经找到了原因,就没必要进行二次检测了,他给李静退押金以及一个月的房租,并补偿此前的检测费用。

他建议李静,不要在网上发布“串串房”的视频,“不单我的房子,你到其他地方住,会有连锁反应,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整个深圳的出租行业。”

当时她理解房东是为了找台阶下,于是和房东协商好:她退租,房东除了赔偿他承诺的之外,还需要承担她此前因呼吸困难的就医费用,以及退租后去医院全身体检确认身体健康的费用。

为了快速解决问题,不让李静的“串串房”视频热度在抖音上继续发酵,房东当场也应允了下来。

但房东很快又再次反悔,他再次联系李静,表示询问过医生,说甲醛只会影响血液和呼吸,让李静只做这两个检查。因为李静没有撕掉床膜,所以双方都有责任,体检费用,他出大头,李静也得出。

而且他也不愿意承担李静因呼吸困难就医的费用,理由是那个时候甲流盛行,李静呼吸困难,是因为甲流,而不是甲醛。

而李静清楚地记得,当时她除了呼吸困难胸闷气短外,没有其他发烧感冒之类的甲流症状。“回想起来,是那时候深圳降温了,我每天把窗户关紧了再去睡觉,空气不流通,才会这样。”

李静也咨询过专业人士,床膜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塑料膜材料的聚乙烯是乙烯聚合来的,和甲醛关系不大,甲醛主要是粘合剂(脲醛胶)水解释放出来。现在把床膜拆了,床垫里的甲醛开始释放,甲醛反而会升高。所以在她入住前,房东就应该把床膜撕掉通风了。

她有理有据地回应了房东的质疑,最后和房东强调,没有要求房东退还4个月零12天的租金,已经仁至义尽,如果房东不愿意承担体检费用,那李静将用法律手段全额追回所有费用。

房东自知理亏,最后按照第一次的协商方案赔偿了李静,总计8091.6元。

退租后,李静暂住在了表姐家里,对再次租房,仍然心有余悸,但这次她也更有经验了,“应该能避免从一个串串房再换到另一个串串房里”。

张思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房子检测出甲醛超标后,她和男朋友就迅速搬到了一个新的房子,房东只愿意赔偿她押金,她也不愿和房东有再多交集。

“我没那么多时间和她掰扯,合同上没有这一项,也没钱打官司,诉讼要诉讼费,上诉时间还很长。”

后来,退租和赔偿事宜还未谈妥,房东已私自将她住的房子重新转租了出去,中间是否重新进行过甲醛处理,不得而知。

曾生的房东愿意退还其押金以及一个月的租金,此外的检测费用以及体检费用概不负责。更令曾生气愤的是,退房期间有人看房,房东警告,不要对看房人说明退房原因,否则房子遇到的损失由曾生承担。

租客之间的互助,竟也形成了隐形的屏障,人们很难提醒下一个租客,不要再重蹈覆辙。

“那个房子现在有没有出租出去我不清楚,也没办法提醒到下一户租户。”

但李静的“串串房”视频在抖音获得了1800万的播放量,她希望刷到视频的人们,能够牢牢记住,近期内不要租到这间房了。

备注: 文中人物为化名。

文丨白粥

部分图片来源ShenzhenWeekly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发布

转载需授权,欢迎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