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本文系真实案件,资料来源:
东北网---《男子因…报复杀人,将尸体投入锅炉中焚烧》
本文所用素材源于互联网,部分图片非案件真实画像,仅用于叙事呈现,请知悉。
声明:作者专属原创文章,无授权转载搬运行为一律追究到底!

汪菊香(化名)和丈夫去给叔叔庆生。

第二天酒醒,丈夫却发现自己的妻子没了踪迹。

而婶婶告诉他,汪菊香昨天晚上一个人回去了。

丈夫赶紧回去找人,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屋子。

于是他报了警,不料警方最后却在焚化炉中找到了她的尸体,而凶手的身份更是让人想不到……

01

汪菊香这个人性子泼辣,当初刚嫁来土安屯的时候,就和村上有名的吴寡妇吵了一架。

黑龙江冬日寒冷,冷的可以把人的骨头都弄碎,那时候汪菊香和吴寡妇就站在自家门口吵架,两人顶着寒风吵了一上午,在村子里吵出了个不能惹的名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唉呀,还提以前那些事干什么,”正在院子里打扫落叶的汪菊香抬头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常平(化名),不高兴的说:“那时候不懂事儿,脾气倔的很,事实上我也有错。”

“你现在知道了,想当初谁说你都不听,非要去和那吴寡妇干一架。”常平蹲在门口修着被女儿弄瘸了一条腿的小板凳,摇了摇头说:“这些年你的脾气好了不少,但遇见事情还是容易急,吃了不少的亏。”

“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么个性子,实际上也没什么坏心眼儿,”汪菊香右手支在扫把上,苦恼的说:“但是村里那些小的经常欺负咱女儿媛媛,说她妈是个母老虎。”

常平轻笑了一声,无所谓的说:“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咱们大人就不必插手了。”

两口子说着话,刚刚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媛媛拽着一根风筝跑了进来,对他们说:“叔公过生日了,我们要去叔公家里吗?”

听到女儿的话,汪菊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丈夫:“叔叔要过生日了?你要去吗?”

因为上一辈有些矛盾,常平和叔叔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可毕竟大家都是乡里八亲的,住的又这么近,有再多的矛盾也只能藏在心里。

常平说:“当然要去,就是下周二,到时候咱们一家子都去。”

汪菊香听到他这么说,第二天就去镇上买了一瓶白酒,又给他们家孩子买了一些零食,这才开始准备和丈夫去叔叔家。

常平叔叔如今五十多岁了,但他年轻的时候始终没有孩子,等到四十岁了,婶婶才生下了一个独苗苗小康。

汪菊香给他们家的小家买了一个玩具车,可两人带着媛媛刚去叔叔家,就发生了一个意外。

02

那天,叔叔常树(化名)家里去了很多宾客,婶婶在院子里摆了大概有五桌的样子,虽然他们家没有正式办酒席,但是村里面比较熟悉的人都过来给他庆生了,加起来的人数也不少。

常树这个人在村里的人缘并不好,但他年轻的时候参过军,在军队里有一个铁哥们儿,如今那铁哥们儿就在政府工作,所以村里人都很给常树面子。

常平登门的时候发现他们家里有那么多人并不意外,他恭恭敬敬的去送了礼,就让汪菊香去帮着婶婶做晚饭。

汪菊香撩起袖子,对他说:“那你好好看着媛媛,我去帮婶婶,等会儿就吃晚饭了,你们可不要到处乱跑走。”

“我知道,你去吧,洗菜的时候用热水,别不小心感冒了。”常平也嘱咐了她一句。

之后,常平牵着媛媛在大堂里和他们聊天,聊着聊着常树就提到了往日的旧事,期间又不免抱怨常平的父亲没有出息。

但常平父亲都已经死了多年,母亲也早都不在了,他对于长辈之间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可爱的面子也只能在这里和他们闲聊。

很快,婶婶带着几个妯娌把晚饭做好了,一群大男人便坐在主桌上开始喝酒,常来不打算喝的,但是被他们硬灌了几杯后,也只能喝了下去。

天还没黑,常平就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然后又被叔叔劝了好几杯,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媛媛呢?”常平第一反应便是找自己的女儿,但他发现自己睡在了叔叔家,便赶紧去找婶婶。

婶婶告诉他,昨天晚上汪菊香就先带着女儿回家了,并嘱咐他第二天酒醒了就赶紧回去。

常平生怕回去晚了会被媳妇骂,脸都没洗就往家里赶,可他才回去,就发现自家的院子是锁着的。

常平使劲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他只能从墙上翻进院子里,可家里空无一人。

随后,他又在村里找了大半天,都没有人见过汪菊香,常平犹豫半晌之后,只能选择报了警。

警方动作迅速,很快便开始展开调查,就在这个时候,浑身是伤的媛媛突然跑了回来,她看着父亲和警察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