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半岛电视台》4月12日报道,新加坡迫于联合国压力,打击通过其领土向缅甸出售武器,这对3年多前在政变中夺取政权的缅甸军政府造成了沉重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托马斯·安德鲁斯 (Thomas Andrews) 告诉《半岛电视台》,缅甸军政府“立即回应”了他 2023 年的报告,该报告发现新加坡实体已成为军队第三大武器材料来源,对其武器采购“至关重要”。

“我随后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的报告发现,从新加坡到缅甸的武器材料出口下降了 83%,” 安德鲁斯表示,“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也是政府如何为缅甸遭受伤害的人们带来改变的一个例子。”

新加坡的行动增加了缅甸陆军参谋长——敏昂莱和他的部队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战场灾难之际的成本——努力平息缅甸腹地反对他们统治的反对派,并未能击退少数民族和占多数的缅族抵抗力量联盟,该联盟迫使军队撤出与泰国、中国和印度接壤的领土。

分析人士认为,将军们实施了全面的征兵法,以提高他们的军衔,这表明将军们越来越绝望。

安德鲁斯 2023 年的报告《十亿美元的死亡贸易》提供了向缅甸执政将军(正式名称为国家行政委员会 (SAC))转让超过 10 亿美元武器和相关材料的详细信息,该报告显示,2021 年至 2022 年间,138 家新加坡公司参与向 SAC 转移价值 2.54 亿美元的武器材料,它没有提及这些公司的名称。

对此,新加坡外交部发言人回应称,政府赞赏安德鲁斯“提供信息以协助新加坡调查是否违反新加坡法律”的努力。

它补充说,该国“采取原则立场反对缅甸军方对手无寸铁的平民使用致命武力,并努力防止武器流入缅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一直在追踪死亡人数的政治犯援助协会称,至少有 4882 名平民被杀,军方因使用空中力量和袭击平民而被指控犯有战争罪。

“新加坡一直在悄悄收紧对缅甸的压力,” 华盛顿特区国家战争学院教授扎卡里·阿布扎表示,“虽然他们可以做更多事情,但新加坡在过去一年里悄悄向军政府施加压力值得赞扬。”

“几十年来,新加坡一直是缅甸的主要金融渠道。对于今天的军政府及其亲信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宽松的环境,迫使他们通过不同的司法管辖区重新安排交易。 它不会阻止资金流动,但会带来新的成本。”

颠覆的力量

安德鲁斯在最近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的后续报告中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新加坡政府对正在发生的转移有任何了解。

他还描述了在 2023 年调查结果公布后,经过外交努力,新加坡政府对调查结果展开了调查,并欢迎安德鲁斯来到这个城邦国家,他提供了进一步的信息以协助调查。

美国于2023年6月21日对缅甸外贸银行和缅甸投资商业银行实施制裁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还批准大华银行和其他新加坡银行停止为与缅甸相关的账户提供服务。

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由在政变中被推翻的昂山素季执政的全国民主联盟议员建立——表示,新加坡的干预大大削弱了将军们的采购能力

民族团结政府内阁部长萨萨表示:“新加坡行动突显了东盟成员国拥有的力量,可以通过切断缅甸军政府获得武器、资金和合法性的途径来瓦解缅甸军政府针对本国人民的恐怖主义行为。”

“提供给军政府的每一颗子弹和每一美元都会给缅甸人民带来更多的死亡、破坏、痛苦和磨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族团结政府内阁部长萨萨呼吁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10个成员国内的其他国家帮助结束缅甸的“恐怖统治”,并强调,把将军赶下台不仅有利于该地区,而且有利于世界的稳定和繁荣。

萨萨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缅甸军政府制造的灾难性危机已经蔓延到国际边界,影响到东盟和我们的邻国。如果军政府继续推行强制征兵法,只会加剧危机,导致该地区进一步不稳定。”

反政变力量的推进导致军政权失去了北部各邦的数百个军事哨所、中国边境沿线以及西部若开邦的几个主要城镇,目前面临巨大压力。

克伦族和反政变战士的联盟也迫使军队从泰国边境战略上重要的苗瓦迪镇撤退。

根据安德鲁斯 2023 年的报告,自政变以来,俄罗斯和中国仍然是军方先进武器系统的主要来源,价值分别超过 4 亿美元和 2.6 亿美元。上个月的武装部队日期间,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再次成为主宾,许多国家选择抵制这一场合。

为了进一步打击,《半岛电视台》了解到安德鲁斯正在研究 SAC 进入全球金融体系以汇回外国收入和采购武器的方式。

需要采取区域行动

政变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据联合国估计,自 2021 年 2 月以来已有超过 250 万人逃离冲突和不安全局势——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因为它们未能有效应对危机或约束敏昂莱。

东盟——缅甸于 1997 年加入东盟——一直分裂为两派,一派是新加坡等希望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国家,另一派则是柬埔寨等呼吁接触的国家。

泰国总理赛塔·他威信本周对《路透社》表示,由于 SAC 正在“失去力量”,现在是与缅甸展开谈判的好时机。

泰国领导人出面干预之际,有消息称,泰国已允许军方将经由泰国抛弃苗瓦底的政府官员、军官及其家人接机回国。

随着日益陷入困境和孤立,鉴于战场伤亡和逃兵报道,国家空军司令部已开始强制征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安全分析师安东尼·戴维斯最近写道,军队“几乎可以肯定有大约70000名士兵,由在统一指挥结构下组织的军事警察和民兵部队提供支持”。

活动组织缅甸正义组织敦促新加坡加快起诉,追究缅甸军事武器经纪人违反出口管制的责任,并阻止其他试图从贸易中获利的人,无论他们身在何处。

该组织发言人亚达纳尔·貌 (Yadanar Maung) 表示,“我们欢迎新加坡采取措施扰乱军政府的军火经纪人,但政府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阻止军政府获得资金、武器、设备和航空燃料。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臭名昭著的缅甸亲信仍在新加坡活动,甚至居住在新加坡,而新加坡仍未对军政府及其企业实施任何制裁,这与[因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形成鲜明对比。”

但尽管新加坡航线受到挤压,亚达纳尔·貌担心经销商正在寻找替代航线。

泰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之一,安德鲁斯的报告指出,在那里运营的实体如何参与运输先进武器系统的备件、SAC 武器工厂的原材料和制造设备。

亚达纳尔·貌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有迹象表明,泰国正成为越来越受亲信和军火经纪人欢迎的目的地,如果国际社会没有针对军政府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这种情况无疑将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