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8年10月的一天,广西南宁的24岁单身姑娘梁钰娟正照常带着孩子们上课,休息间她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快递员说有一张来自河南的法院传票要她签收。

梁钰娟一头雾水,河南?这么远。她从未去过河南,也不认识什么老家是河南的人啊。

怀着疑惑又忐忑的心情,梁钰娟拿回了那张法院传票。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张传票居然是安阳市龙安区人民法院寄来的离婚官司的传票。梁钰娟整个人傻了,自己一未婚姑娘却摊上了一场离婚官司,这也太离谱了。

然而,更离谱的还在后面,档案袋里除了传票还有一份起诉状,这状纸看得梁钰娟眼花缭乱,对方表示不仅要起诉离婚,还要梁钰娟归还之前骗取的钱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名其妙结了婚,又无缘无故背了债,这一连串的咄咄怪事,让梁钰娟应接不暇。

她的第一感受就是觉得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为了戳穿骗局自证清白,梁钰娟决定到民政局去查一查。只要查明自己未婚,骗局便不攻自破,官司自然而然也就不存在了。

只是,这一查不仅没有解惑,反而显得愈发扑朔迷离,在民政局的登记系统中居然显示梁钰娟已婚,结婚登记日期是2016年6月30日,结婚对象是河南安阳一名1985年出生的靳姓男子。

走出民政局,梁钰娟一脸迷茫地抬头看了一眼刺目的阳光,心想这玩笑开大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居然结婚两年了,这实在太荒谬了吧。

急于查清真相的梁钰娟循着传票上的地址来到了河南安阳龙安区法院,经过几番查证,终于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02

2015年,家住河南安阳的靳某已经三十岁了,由于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始终不讨姑娘欢心,是村里有名的大龄剩男。

靳父靳母都要愁坏了,思来想去,他们求助了亲戚黄双喜,黄双喜跟城里一家婚介所有联系,经常客串媒婆,为十里八乡的小伙子介绍对象,口碑一向不错。

靳父讲了自己的想法后,黄双喜一拍胸脯就揽下这个差事。说来也巧,没过多久婚介所老板便通知黄双喜,说婚介所里来了个姑娘,要黄双喜帮忙找个好人家,还交代了姑娘提的一些条件。

黄双喜一听,这不是天赐良缘嘛。

2016年6月20日,在这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里,老黄带着靳家父子来到了婚介所,见到了“梁钰娟”。靳某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姑娘,眼睛都直了,心里是一万个愿意。

在老板的安排下,两人单独说了会话,期间姑娘提了一些要求,老靳一一答应了下来。而对于靳某提出的先领证后给彩礼的要求,“梁钰娟”也没有提出异议。

就这样,双方谈妥,仅仅十天之后,双方就到当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领证后,靳家兴高采烈地在村里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婚礼上靳父靳母高兴得合不拢嘴,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几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就在他们幻想着早日抱孙子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是2016年7月的一天,靳家人一觉醒来,左右找不到新媳妇“梁钰娟”,只发现围墙边搭着一架竹梯。原来“梁钰娟”趁着靳家人熟睡,居然翻墙逃走了,自那以后就彻底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靳某一家人财两空,几乎都要疯了。结婚时,为了新媳妇住得舒适,靳家重新装修了婚房,又添置了电视、电脑等新家电,加在一起花了不少钱。而靳家并不富裕,其中一部分钱还是借来的,最关键的一点是“梁钰娟”卷走了靳家给的七万块彩礼钱。

很明显,“梁钰娟”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专门骗婚骗彩礼的。靳家心中不忿,带着靳某的结婚证和“梁钰娟”的身份证就来到了派出所报警。然而,警方不予立案,给出的意见是建议按照婚姻纠纷处理,因为双方确实领取了结婚证。

人财两空的痛苦加上警方的不作为,老靳怒急攻心就病倒了,一病就是两年,家里被折腾得一塌糊涂。

好不容易身体恢复些了,时间也已经来到了2018年9月,这期间“梁钰娟”没有任何消息,也没回来过。

靳家人眼看着“梁钰娟”没有迷途知返的可能了,于是在亲戚的提醒下,一纸诉状将“梁钰娟”告上了法庭。法院受理案件后,根据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地址,把传票寄到了广西南宁,于是便有了开头匪夷所思的离婚官司。

03

当梁钰娟拿着传票来到安阳龙安区法院,告知法官自己不是那个“梁钰娟”,而且从未见过所谓丈夫时,见多识广的法官都懵了。

那为什么梁钰娟的身份证会出现在这里呢?这时,梁钰娟突然想起一件事,她的身份证曾经被偷过。

2016年正月初八晚上,她开车和朋友一起去逛公园,期间共没有停留几分钟,她们再出来一看,却傻眼了,车窗不知道被谁砸了,放在副驾驶的包已经不见了。包里有身份证、银行卡等各种物件,梁钰娟立刻就报了警,只是最终追查无果。当时为了防止银行卡和身份证被盗用,她第二天就做了挂失。

除了解释身份证,梁钰娟还向法官出示了不在场证明。结婚证上的日期是2016年6月30日,而恰巧这一天是她拍毕业照的日子,手机里存了不少当天的照片,老师同学都可以为她证明。

怎么可能转瞬千里,跑到安阳结婚呢?

出示了证据,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之后,梁钰娟总算是松了口气,但同时她心里也生出了深深的疑惑。明明身份证照片和结婚证照片看起来相差巨大,当时假“梁钰娟”怎么就骗过了民政局呢?

实际上,民政局当时就看出了不同,工作人员还专门提醒了靳某,而“梁钰娟”很快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表示身份证是几年前拍的,这几年容貌有些变化。靳某一想女大十八变嘛,就被糊弄过去了。

靳某被糊弄过去了还好说,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怎么就稀里糊涂盖章了呢?提起这种事,工作人员是一脸苦恼,因为这种情况太多了,容貌出现变化的人不在少数,你总不能挨个让人证明自己是自己吧,这不仅影响工作效率,恐怕还会引发矛盾。

最主要的是,接下来假“梁钰娟”在工作人员面前又拿出了新的证据——户口本。也就是说,她不仅持有梁钰娟的身份证,还居然持有与信息完全相符的户口本,就连户口本上的户号都是真实的。

不过事后经过梁钰娟对比,发现户口本是伪造的,只是当时民政局根本没有鉴别户口本真伪的仪器,因此才让骗子钻了空子。

不过当时看到“梁钰娟”的籍贯是广西时,工作人员第二次提醒了靳某,告诉他在河南查不到广西人的婚姻状况,并询问靳某是否了解对方的真实情况。只是,这次提醒同样没有引起靳家人的重视,结果就着了骗子的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4

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那梁钰娟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呢?靳家人了解完情况后,表示相信梁钰娟,便自愿撤诉了。然而,重点问题不在这里,重点是靳某和梁钰娟的婚姻关系该怎么办呢?也许有人会说,办离婚不就行了吗?还真不行。

在我国,每个人的婚恋状态都在未婚、已婚、离异、丧偶四种情况之内,梁钰娟和靳某都属于已婚,如果他们离婚,婚恋状态就会变成“离异”,而梁钰娟需要是“未婚”状态,否则一个未婚姑娘,莫名其妙变成“离异”算怎么回事,她以后该怎么结婚呢?婆家会怎么看待她呢?讲一个光怪陆离的故事?明显行不通啊。

梁钰娟担心这样的问题,合情合理,于是她找到了龙安区民政局询问是否能改回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有点困难,因为按照规定,只有一种情况,他们才有权利撤销婚姻,那就是因胁迫而缔结的婚姻,而梁钰娟的情况不属于这一类,他们也无能为力。不过民政局领导热心地提出了一个建议,表示可以向法院提请撤销婚姻登记。

2019年1月,靳某再次提起诉讼,只不过这次他们诉讼的对象不是“梁钰娟”,而是民政局,他们要求民政局撤销婚姻登记。

法院受理案件后,派调查人员赴广西实地调查了情况,核实了梁钰娟身份证遗失以及2016年6月30日的不在场事实。最终法院作出判决,认定是民政局在结婚登记程序中存在问题,结婚证的存在不符合双方意愿,因此撤销了老靳与梁钰娟的婚姻。

几天后,判决书寄到了梁钰娟的手中,她这才放下心来,总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看起来,这桩离奇的离婚官司总算是有了圆满的结局,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梁钰娟拿着判决书来到了当地民政局,查询自己的婚姻状态,赫然发现依旧是“已婚”状态。之前讲过,她的心愿是从“已婚”,变成“未婚”,那为什么判决书都下来了,民政局登记系统中却没有变化呢?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无奈表示,只要之前有已婚状态,它就会一直存在,未来最好的结果就是变成离异状态,但是民政局删不了记录,也没法改正。

简单来说就是信息更新滞后。

工作人员的话让不久前还兴高采烈的梁钰娟,又陷入死寂,她由衷地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没法改变婚姻状态,她以后该怎么自证清白呢?难道随身携带判决书吗?那岂不是上学、工作都要出示判决书?

后来,媒体了解到这件事后,联系到了梁钰娟,报道了整件事。随即报道引爆了网络,相关部门领导看到后,表示会尽快推进各地方民政局的联网工作,虽然没能立即解决问题,至少还留有一线希望。

相比之下,靳某一家就比较惨了,假扮梁钰娟的骗子始终没有找到,那七万块钱彩礼钱什么时候能够追回,是否能够追回,都是未知数。

实际上,这件事靳父也有很大责任,刚刚认识十天,他就催着儿子赶紧结婚。领证时,民政局工作人员几番提醒他都不放在心上。而且从头到尾,女方父母都没到,他也没有一点警觉,最终导致上当受骗。

靳家的遭遇也给大家提了个醒,婚姻是大事,即便是再急,也要核实好对方的身份,详细了解对方的家庭,尤其像这种孤身女子,突然出现,张嘴就要彩礼,别说没核实身份,即便是确认了身份,也要小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