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台州一家超市发生了一起恶意举报事件,台州消协人员正在超市里解决纠纷。

“好啊,你和超市是一伙的,是不是?信不信我揍你?”
“打打杀杀的场面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么闹事没用!”

一位身着消协制服的男子对闹事顾客说道,闹事顾客顿看着他那坚毅的眼神,顿时一怂,偃旗息鼓。

一旁看热闹的人纷纷竖起大拇指,对这位消协人员表示肯定和赞赏。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消协人员之所以能够如此嫉恶如仇,坚毅果断,完全是因为他在战场上的历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是一名越战老兵,曾在老山战役中孤身一人战斗四个小时,击毙18名敌人,荣获一等功荣耀。

然而,这样的事不止这一次,他还曾被恶霸刁难诬告,甚至是辱骂。

那么昔日的英雄为何沦落到被恶霸欺负的地步?他是怎样化解的?

应征入伍,带伤孤身作战四小时

这还要从一个边境国家开始说起。

当1975年越南抗美战争结束后,越南实现了国家一统的局面,胜利的喜悦让越南上下一片欢呼。

但欢呼过头了。

越南领导人在越南南部大肆实行霸权主义,外部企图对柬埔寨发动入侵,内部疯狂反华,中国与越南的关系逐渐僵化。

“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这四个群岛都是属于中国的,这是一场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

随着越南公然撕毁南海四大群岛属于中国的声明后,挑战中国底线,霸占大半个南沙群岛时,中国毅然决然发起反击战。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全面打响。

在对越反击战展开的第4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杨启良从浙江台州应征入伍,被编入步兵第1师,隶属于第2团第3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做好了为国牺牲的准备,但他没想到,他一到战场首先面临的不是敌人,反而是恶劣的环境。

他所在的连被安排在了一个“猫耳洞”里,猫耳洞是一种形似于猫耳朵的防空洞,一般在沟壕、土坡的侧壁,洞内狭窄,通风性极差。

杨启良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了整整一年,这一年里,他没有洗过脸,也没有换过衣服,尤其是猫耳洞处于潮湿的丘陵地,每到雨季,洞内更潮湿了。

长期生活在这样潮湿的环境下,一旦受伤,伤口被感染的风险大增,不少战士的脚趾和大腿都腐烂了。

“只要能打胜仗,这些都不重要。”

杨启良没有抱怨过糟糕的环境,他一心只想能打赢敌人,后来他因能力突出,被提拔为第3连的7班班长

1985年,这是他来到中越边境的第三年,他期待已久的、属于他的胜仗终于要来了。

3月8日,杨启良接到了来自上级的命令,让他集结12名战士,临时组建一支敢死队,目标就是166高地和北侧无名高地。

杨启良毫不犹豫把自己的名字加入了进去,很快,剩下11名敢死队战士也找到了。

当天凌晨,杨启良带领的敢死队就拿下了高地,但越军的反扑马上就到来了。

3月9日,越军用一个连的兵力朝着高地进攻,面对一个连,12位敢死队战士死守在高地上,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就是死,一定要守住这里。

杨启良带领的敢死队确实守住了,不仅守住了一次,还前后守住了3次。

可越军接连3次的疯狂反扑,也给敢死队造成了不少伤亡,先后有3名战友阵亡,还有两名战友受重伤,还能坚持的便只有杨启良一人。

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杨启良拿起步话机在炮火声中大吼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的面前是呈半包围趋势的敌人,杨启良说完后就躲了起来,凭借着对高地地势的熟悉,一边躲一边朝着越军射击。

几分钟后,指挥部的炮弹一颗颗地落向杨启良的位置,阵地顿时火光四起。

待烟雾散去,杨启良缓缓从受伤的战友身上爬起来,周围一片寂静,敌人也不见踪影。

战壕里的战友因为杨启良的保护,并没有受到二次伤害,杨启良也很幸运,炮弹没有伤到他。

这一战,他孤身反击了4个多小时。

凭借着指挥部的炮火,一个人打退了4波越军的进攻,而被杨启良成功击毙敌人就多达18人。

战士们都骄傲的称呼杨启良为老山王成,王成是当时风靡全国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英雄人物,深受不少年轻人的喜爱。

可就是这样一位越战的英雄,在战争结束后,他选择转业重新做回普通人。

但他口中的普通人似乎与旁人理解的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