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边正说话呢,人那边有人发现了,嗷的一嗓子:“这块人死了,谁杀人了?”

这一喊,本身人家这个郭天豪离这个卫生间近,人这桌二十来个兄弟呢,这一听人没了,郭天豪也懵逼了:“谁呀?”赶紧告底下几个老弟,“给我看一眼去,怎么回事?”

俩老弟跑到卫生间这一看:“我擦,豪哥,鹏哥没了,鹏哥让人给扎死了。”

这还有好吗?郭天豪就下意识告底下兄弟,五连子啪的一拿出来,全都准备了。

正光这一看,正光是临危不乱,混多少年了,这点逼事不是没经历过:“相浩,泽建,把那个五连子都拿出来,”啪的一撸,往起一站。

本身屋里这时候有的顾客听着了,卫生间人没了。有的还不知道还在那喝酒呢,屋里该跳舞的还跳舞,音响咣咣咣咣的一般人说话还听不清。

正光他们几个这一提溜起来,奔郭天豪那个方向就去了,俩人相隔能有个十七八米。

这边阮浩把五连子一拿,包括他底下谁呀?属于他家的一个亲戚,叫小杰,跟阮浩一起来的,跟着郭天豪,但是没有阮浩那两下子,拿个五连子也挺牛b的。

往这边一来,正光着一回脑袋:“泽建,赶紧给代哥打电话,赶紧打电话。”

泽建去打电话去了,正光就提溜这五连子往前这一来,跟这个小杰碰上了,小杰一看:“你干啥的?”

正光一点机会都没给,这一抬五连子也不知道是脸是肩膀,不知道哪了,哐当就是一五连子。

这一五连子打完,人家那边阮浩他们,包括底下这帮兄弟啥全反应过来了。

这边郑相浩拿这五连子也是朝前边,擦擦擦,就是几下。

那边阮浩拿五连子一回脑袋,打的特别准,都没寻思能打着,朝那个郑相浩这个肩膀上,啪擦就是一五连子,这一下子得亏后边有这个沙发,挡了一下子,相浩啪的一下子,要不直接打躺地下了,直接打飞出去了。

这边正说两伙打呢,门口谁呀?铁驴干进来了,铁驴冲进来了,因为代哥接到电话了,左帅,包括丁建,马三他们也冲进来了,哇哇往里干。

一说往里干,铁驴都跟疯了似的,左帅在前边跑,给左帅都给超过去了,往前啪啪啪地跑,就跟要吃人一样,就跟销户人有证似的。

拿五连子:“妈的,郭天豪呢?”这一喊郭天豪,随后没有十秒钟,左帅,马三,丁建他们干进来了,大五连子的啪擦的一撸。

这边郭天豪已经意识到这个事不太好了,这边阮浩他们也护着郭天豪:“豪哥,赶紧走来,赶紧撤。”

一说赶紧撤,丰雨他们朝这边就放五连子了,为什么说左帅,号称左疯子,代哥手底下第一大将,那真是疯子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丰雨往这边朝左帅就是耳朵,脸这个位置,啪擦的一把五连子,左帅连躲都不躲,就不躲了,紧接着朝那个丰雨哐哐搂好几五连子,给丰雨直接搂到地下了。

这时候左帅才意识到,自个耳朵打破了,半拉脸包括眼睛,一个眼睛打的吧,就是当时可能绷眼皮上了,眼睛有点睁不开了。

这时候才意识到自个的脸上疼了,这一下子才知道自个受伤了

丁健在旁边这一看,妈的,往前边那个丰雨,此时丰雨因为被开了三五连子,离得远,受伤指定受伤了,但是伤不是什么太大问题。

丁健往丰雨身上啪的一踩,拿这个五连子哐哐就是几下,当场丰雨给打没了。

这边阮浩一看丰雨让给打死了,五连子啪的一撸,朝当时丁建,这边铁驴反应快啊,朝那个阮浩,啪的一下子,给阮浩直接崩出去了。

这一五连子直接打脸上了,五连子打脸上那还能有好吗?

而且这个距离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了,相当近了,这一五连子把当时阮浩直接给搂死了。

这边剩下底下几个老弟,能有十一二个吧,护着这个郭天豪从后门跑出去了,他们跑出去了。

在屋里李正光啊,什么这个铁驴呀就已经打疯了,控制不住了,里边的客人就是能躲桌底下的躲桌底下,能跑的就尽量跑出去了,乱成一团了。

等代哥他们这一进来:“正光,你没事吧?”

“哥,我没事,那个相浩肩膀挨了一下子,包括那个左帅。”

代哥这一看:“马三啊,马三。”

马三这时候已经追出去了。

这边铁驴一看,妈的郭天豪跑了,到后边五连子啪的一撸,直接奔他们后边跑出去了。

代哥一喊:“铁驴,铁驴,”喊都喊不住了。

丁建这一看也跟出去了,这边耀东,包括底下他们十来个兄弟也跟着追出去了。

郭天豪他们领这些兄弟哇哇往前干,跑到后边一个小区嘛,从小区又窜出来跑到一个大路上,一个大马路上铁驴在后边就嗷嗷追,不知道自个累。

这边丁建,包括马三,马三一看:“建子,别追了,别追了。”

马三有点跑不动了,丁建这一听,不听他的,人丁建不听马三的,要怎么说丁建比马三还猛。在旁边有一辆车,之前自个这帮兄弟留的车,准备往车里上。

铁驴五连子里砂粒都没了,往旁边过来的出租车啪的一顶,把车给拦下来了。

车门啪的一开开,照脑袋啪的一顶,司机这一看吓懵逼了,一薅脑袋,啪的一下子直接给拽下去了,自个往车里一上,开车追。

丁建在后边也上车了,一给油唰的一下子直接窜出去了,铁驴这一看,怎么比我还快呢!

另一边代哥这一看,郑相浩受伤了,包括左帅也受伤了:“大东子,赶紧的来,给你帅哥整医院去,赶紧整医院去。”

告诉正光领着这几个兄弟:“赶紧撤回去,赶紧走。”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阿sir过来,你真说来,已经打死一个俩个的了,你这时候要把你整进去,正光废了,谁都救不了。

另一边他们在前边跑,铁驴包括丁建在后边追,追的时候拿这把五连子朝前边那个老弟,没多大岁数二十六七,朝前边那个后背一五连子放倒一个,一五连子放倒一个。

眼看着郭天豪还有三四个兄弟,四五个兄弟护着他,跟他在前边跑,这边六七十迈往前跑,哇哇追。

眼看着,眼看就追上了,咋的?前边两台奥迪100,一台帕杰罗白色的,

丁建就眼看着郭天豪在前边跑,已经是顾腚顾不上头了,一个劲往后看,顾不上前边了。

你就眼看着一台帕杰罗奔那个郭天豪就来了,扑通的一下子给郭天豪直接撞飞出去了。

其中跟他一起的一个老弟,俩人的一起飞出去了,旁边一个兄弟呢,是车给刮住了,另外两个兄弟是躲着了,也没撞着。

眼看着这台帕杰罗,白色的嘛,奔郭天豪的位置,啪嚓的一下子一脚刹车,直接闷那了。

下来的是谁呢?那不是别人,乔巴!

这是大伙万万没想到的,乔巴他们来了,领了两车兄弟,就在这等着你呢。

代哥他们前脚来到这个珠海,乔巴在后边跟上来了,他们打仗的时候,乔巴就在一边躲着,在一边看着。

直到说郭天豪从后门跑出去了,人那边领兄弟在这等着你呢,你看看乔巴是不是鬼才,绝对的鬼才。

乔巴一下来给丁建包括铁驴干懵逼了,说白了,丁建拼了命的追,包括铁驴不也是想立功吗?都是这么想,咱一点不吹牛,谁不想立功啊?

乔巴这一下来,丁建这一看:“巴哥,你怎么来了呢?”

“我怕你们有个啥闪失,我特意领兄弟在这等着呢,你甭管了,我把人带走,我整死他。”

“不是,巴哥,你看…”

“你不用管了,来给他整车上去。”

嘎嘎过来四个兄弟,把这郭天豪已经撞懵逼,满脑袋全是西瓜汁了,往车顶嘎的一拽,直接给扔到后备箱去了。

丁建一看:“巴哥,你这事…”

“你甭管了,我找地方,我给他处理了,我整死他,你跟代哥说一声吧。”

“那行。”

人乔巴上车领着后边两台奥迪100,直接走了,上哪去,谁都不知道,乔巴特别有心眼,上车之后把手机啪嚓一关机,谁也别找我,谁也找不着我。

等说丁建跟这个铁驴,开着车直接回去了,代哥也知道了,让乔巴给整走了。但是你看这时候你不能说别的。

敢说另一边,乔巴把后边两车兄弟,也告诉他们了:“你们先回去吧,跟你们没关系了。”

自个的车上留了两个兄弟,多一个人没有,把当时这个郭天豪直接整哪去了?

整到兴州区滨海公园,靠着海边,当时往这嘎吧一停,把郭天豪俩兄弟啪的一下子给架到地下。

乔巴一看:“你俩上一边去,你俩在一边站一会。”

“是,巴哥。”

乔巴一个人,因为郭天豪此时此刻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撞的不说给他腿撞折了,也胳膊腿肯定是骨折了,满脑子是西瓜汁。

乔巴这一看:“豪哥,认识我吗?”

郭天豪这一看:“你谁呀?我不认识。”

“我叫乔巴,曾经呢,我是加代的兄弟,但是现在不是了。”

“兄弟,你看你,你什么意思?”

“我没啥意思,我身边就两个兄弟,你看一眼。”

“你说。”

“我身边就留两个兄弟,我怕让代哥知道,你看我没别的要求,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你,因为啥?我今天跟你说句心里话,我挺佩服你,有胆有识有魄力,够个手子,我有心想放你,你就只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兄弟,你说。”

“你也知道,我跟加代呢,这么多年了,我想自立门户,但是我现在缺钱,能不能说给我点钱花,这不难吧?”

“你要多少啊,你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