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哥接着说道:“整个广州这边的买卖,康哥一家垄断,我没人,你看能不能从你手下找个知根知底的,做事好一点的,把那代理拿下来,我们干?”“哥,这事啊?”“那不然呢?”刚子说:“这把你得感谢我。”杰哥一听,“什么意思?”刚子说:“我不能说跟你是心有灵犀,但也差不多,毕竟咱亲哥俩。这事我替你办了,你信吗?”“你替我办了?什么意思?”刚哥把事情跟杰哥说了一遍。杰哥一听,说:“刚子,我这么多年没表扬过你,但这事办得很好。来,来来来,哥抱一下。”兄弟俩来了个拥抱。杰哥说:“你跟大昌签个合同,一人一半,让他去管,你要不露头,分红的时候,分给我们一半。这买卖将来绝对是趋势,一定往大了干,你告诉他,我俩支持他。“”“明白,哥。”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话刚说完,杰哥一转身,“不对呀。”“怎么的?”杰哥问:“这事你没通过加代吗?”“没通过呀,我让大昌直接找老夏去了,找他就给面子,就管用。”“没来硬的吧?”刚子说:“那还能说一点硬气不用啊?大昌也是个挺麻利的人,你不见过吗?去了没惯病,直接就KO了。”杰哥一听,“行,KO不KO的,只要不太过分就OK。去吧,喝酒去吧。”“哎。”点个头,刚子从家出去了,心里更有底了。跟大昌重新聚到一起,刚子把杰哥的想法告诉了大昌,大昌也同意了。因为给了一半的股份,有杰哥和刚哥兄弟俩的撑腰,大昌心里别提多有底了。刚哥不怕加代,觉得加代有脾气也不敢跟他们兄弟俩较劲。两天过去了,老夏也拿不出主意,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是一直没发货。老庞也一直没放回来。老夏正发愁,老川来了,一进办公室,“夏总。”分析图夏一抬头,“川哥。”“太努力了!看资料呢?”“没,我看看财务报表。”“挣好几个亿吧?”“哪有?川哥,有事啊?”老川说:“我跟你说个事,你加点小心。”“怎么了?”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老川说:“昨天晚上从广州和东莞,来了几伙社会,我和他们在一块吃饭的时候,他们提到你了。”老夏一听,“提到我了,什么意思?”老川问:“你是不是跟一个叫大昌的合作了?”“啊。”“这几个社会找到我,叫我跟你打个招呼,希望你老老实实地跟他合作,说那边关系挺硬。说如果你不好好合作,就揍你。你千万小心一点。”“你怎么说的?”老川说:“我骂了他们一顿。我说你吹牛逼,我说你在珠海试试。我说老夏怎么干轮不着你们指手画脚的,我罩着他。”老夏一听,“川哥,我能不能求你个事,你帮我给加代打个电话行不行?”“你怎么不自己打呢?”“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这事我他妈太憋气了,我小舅子到现在没放回来,”老川一听,“老庞怎么了?”老夏把事情从头至尾跟才川说了一遍。老川一听,“不怪你为难。这事放谁身上不为难呢?杰哥和刚哥确实跟加代关系好,你说加代要是知道了,他是帮谁不帮谁呀?”“要不我一直都没好意思跟他说呢。你帮我拿个主意,川哥,你说这事我该不该跟他说?”老川想了一会儿,说:,这样,既然你相信我,我跟他说,我们先听听他的意思。即使他办不了,我们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绝对给他面子。”“也行。”老川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兄弟。”“哎,川哥,你好。”“忙呢?”“还行。”“上回在珠海,川哥给你办那个事还行不?”“还行,挺好的,川哥,挺感谢你的。”“要是觉得还行,川哥求你个事行吗?这事你不冲别人,你就冲我。”加代一听,“什么事?”“老夏被人欺负狠了。”“什么时候?”“就头两天,他不好意思跟你说,跟我说了一下。我是不要脸,我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说一下。不管兄弟能不能办,最起码让你知道这事。不能让人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做丢人的事。如果真是你朋友,你说这叫什么事呢?”加代说:“什么情况?你跟我说,我听听。”“有个叫大昌的,你知道不?”“大昌?”“对,杰哥,刚哥的兄弟。”“我想起来他了,怎么的?”“是这样的......”川哥就把这事从头至尾跟加代说了一遍。加代一听,“你把电话给我夏哥。”“兄弟,这个......”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你给他,我跟他说两句。”老川把电话往老夏面前一递,“代弟跟你通电话。”老夏一拿过来,“代弟。”加代问:“夏哥,他打你了?”“他没打我,他打了老庞。你嫂子不让我麻烦你,说这事你也为难。”“我有什么可为难的?当时在你办公室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你跟那边都认识。我这不是怕你为难吗?”加代说:“跟谁认识?他打着我的旗号回去办这事,你觉得他跟我是好哥们吗?”“老弟,恕我直言,如果他是外地的公子哥,我肯定跟你说,但他是广州的。你说这,我也烦心。”“你给他发货了?”“没有啊。”“合同签了?”“签了。”“行,好嘞,你等我回去办这事吧。”说完,加代挂了电话。加代的头脑像八核的CPU在飞速旋转,要回去打他,有杰哥刚哥,怎么打?最后,加代想出了一个狠招,自言自语说道,俏丽娃,这一次我从根上给你断了。

杰哥接着说道:“整个广州这边的买卖,康哥一家垄断,我没人,你看能不能从你手下找个知根知底的,做事好一点的,把那代理拿下来,我们干?”

“哥,这事啊?”

“那不然呢?”

刚子说:“这把你得感谢我。”

杰哥一听,“什么意思?”

刚子说:“我不能说跟你是心有灵犀,但也差不多,毕竟咱亲哥俩。这事我替你办了,你信吗?”

“你替我办了?什么意思?”

刚哥把事情跟杰哥说了一遍。杰哥一听,说:“刚子,我这么多年没表扬过你,但这事办得很好。来,来来来,哥抱一下。”兄弟俩来了个拥抱。杰哥说:“你跟大昌签个合同,一人一半,让他去管,你要不露头,分红的时候,分给我们一半。这买卖将来绝对是趋势,一定往大了干,你告诉他,我俩支持他。“”

“明白,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刚说完,杰哥一转身,“不对呀。”

“怎么的?”

杰哥问:“这事你没通过加代吗?”

“没通过呀,我让大昌直接找老夏去了,找他就给面子,就管用。”

“没来硬的吧?”

刚子说:“那还能说一点硬气不用啊?大昌也是个挺麻利的人,你不见过吗?去了没惯病,直接就KO了。”

杰哥一听,“行,KO不KO的,只要不太过分就OK。去吧,喝酒去吧。”

“哎。”点个头,刚子从家出去了,心里更有底了。跟大昌重新聚到一起,刚子把杰哥的想法告诉了大昌,大昌也同意了。因为给了一半的股份,有杰哥和刚哥兄弟俩的撑腰,大昌心里别提多有底了。刚哥不怕加代,觉得加代有脾气也不敢跟他们兄弟俩较劲。

两天过去了,老夏也拿不出主意,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是一直没发货。老庞也一直没放回来。老夏正发愁,老川来了,一进办公室,“夏总。”

分析图夏一抬头,“川哥。”

“太努力了!看资料呢?”

“没,我看看财务报表。”

“挣好几个亿吧?”

“哪有?川哥,有事啊?”

老川说:“我跟你说个事,你加点小心。”

“怎么了?”

老川说:“昨天晚上从广州和东莞,来了几伙社会,我和他们在一块吃饭的时候,他们提到你了。”

老夏一听,“提到我了,什么意思?”

老川问:“你是不是跟一个叫大昌的合作了?”

“啊。”

“这几个社会找到我,叫我跟你打个招呼,希望你老老实实地跟他合作,说那边关系挺硬。说如果你不好好合作,就揍你。你千万小心一点。”

“你怎么说的?”

老川说:“我骂了他们一顿。我说你吹牛逼,我说你在珠海试试。我说老夏怎么干轮不着你们指手画脚的,我罩着他。”

老夏一听,“川哥,我能不能求你个事,你帮我给加代打个电话行不行?”

“你怎么不自己打呢?”

“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这事我他妈太憋气了,我小舅子到现在没放回来,”

老川一听,“老庞怎么了?”

老夏把事情从头至尾跟才川说了一遍。老川一听,“不怪你为难。这事放谁身上不为难呢?杰哥和刚哥确实跟加代关系好,你说加代要是知道了,他是帮谁不帮谁呀?”

“要不我一直都没好意思跟他说呢。你帮我拿个主意,川哥,你说这事我该不该跟他说?”

老川想了一会儿,说:,这样,既然你相信我,我跟他说,我们先听听他的意思。即使他办不了,我们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绝对给他面子。”

“也行。”

老川把电话打给了加代,“兄弟。”

“哎,川哥,你好。”

“忙呢?”

“还行。”

“上回在珠海,川哥给你办那个事还行不?”

“还行,挺好的,川哥,挺感谢你的。”

“要是觉得还行,川哥求你个事行吗?这事你不冲别人,你就冲我。”

加代一听,“什么事?”

“老夏被人欺负狠了。”

“什么时候?”

“就头两天,他不好意思跟你说,跟我说了一下。我是不要脸,我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说一下。不管兄弟能不能办,最起码让你知道这事。不能让人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做丢人的事。如果真是你朋友,你说这叫什么事呢?”

加代说:“什么情况?你跟我说,我听听。”

“有个叫大昌的,你知道不?”

“大昌?”

“对,杰哥,刚哥的兄弟。”

“我想起来他了,怎么的?”

“是这样的......”川哥就把这事从头至尾跟加代说了一遍。

加代一听,“你把电话给我夏哥。”

“兄弟,这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给他,我跟他说两句。”

老川把电话往老夏面前一递,“代弟跟你通电话。”

老夏一拿过来,“代弟。”

加代问:“夏哥,他打你了?”

“他没打我,他打了老庞。你嫂子不让我麻烦你,说这事你也为难。”

“我有什么可为难的?当时在你办公室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你跟那边都认识。我这不是怕你为难吗?”

加代说:“跟谁认识?他打着我的旗号回去办这事,你觉得他跟我是好哥们吗?”

“老弟,恕我直言,如果他是外地的公子哥,我肯定跟你说,但他是广州的。你说这,我也烦心。”

“你给他发货了?”

“没有啊。”

“合同签了?”

“签了。”

“行,好嘞,你等我回去办这事吧。”说完,加代挂了电话。

加代的头脑像八核的CPU在飞速旋转,要回去打他,有杰哥刚哥,怎么打?最后,加代想出了一个狠招,自言自语说道,俏丽娃,这一次我从根上给你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