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不是不知道眉高眼低,而是用自己的身份压人。加代的话已经亮明自己的态度,但是大昌仍然不依不饶。可能也是平时说上句说习惯了。大昌说:“有人告诉我了,说你跟老夏好得跟一个人似的,那怎么的呢?我也不是叫你白办,我给你好处,还有感谢,你还落我个人情。一举两得的事,你何乐而不为呢?你就帮我打个招呼,说一声还能怎么的?能累着你啊?行了,你也别推了,正好你大哥也在,你给老夏打个电话。”大昌转头看向刚子,“刚哥,你跟他说一声。”刚子说,“代弟,这事呢......”加代一摆手,“刚哥,我今天坐到这里,我是冲谁来的,你得知道吧?我做得是不是也够用?你就别再多说别的了。”转头看向大昌,“你叫昌哥是吗?”“是的。”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加代说:“我没别的意思。我跟老夏关系是好,这一点不假。先把我打电话有没有力度放在一边。如果你自己找过他,他没有把DVD的代理权给你,说明你可能不符合他的要求,或者说他有自己的考虑。至于说具体原因,那我就不知道了。回过头说,如果我跟老夏关系真要是好,真要是兄弟,那我得为我兄弟着想,我不能让我兄弟为难,对不对?所以说这个事呢,不是我不给你办,是我不能办。你要理解我呢,就理解。你要理解不了呢我也没有办法。”大昌一听,“说白了,还是我俩交情没有到位。是不是?”“我俩根本就没有交情。有什么交情?说实话,这顿饭吃好吃不好,我意思做到了。刚哥,这么的,下一场我也安排好了,你们到天上人间去玩。我都安排好了,走的时候也不用结账,那边我有卡。我马上还有个局,我就不陪你俩了,你俩慢慢喝,我就先告辞了。刚哥,我走了啊。”说完,加代站起身。刚哥一看,“不是,你看你这小子,跟你昌哥打个招呼啊。”加代也没搭理,把桌上的小快乐一拿,往兜里一揣,旁边风衣一披,转头就出去了。大昌一看,“刚哥,你这朋友挺有性格啊。”“哪天我说他。”大昌说:“我看他也没怕你,也没说给你面子什么的,转头就走了。”“他就这样,不说他了,我俩喝酒。”“不是,那你说我这费劲巴拉地跟他说一个小时,这事没给我办呢。”刚了说:“那也不是我没让他给你办,对不对?”“我就问你一句话,刚哥。”“什么话?”大昌问:“这加代听你的吗?”“他肯定得听我的。他不听我的,也得听我哥的。我跟你这么说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二哥家的公子,对不对?我是家里的老二,我比不上我哥,我不也是二哥家的公子吗?在广州,我和我哥帮他很多忙。”“他肯定听你的?”“肯定听我的。”“那行了,有你这话我心里有数了,来,我俩喝酒。”“不是,但这个事,我这没法骂他。”“不用骂,骂什么呀,来来来,喝酒。”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两个人继续喝酒了,大昌也没说具体会怎么办这个事。接下来的两天,大昌和刚子在北京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刚子给加代打了不下十个电话,让加代出来一起玩玩,加代都以自己忙,没有时间为由推辞了。大昌和刚子从北京回到了广州。在和加代一起吃饭后的第四天中午,老夏正在办公室手加代送的玉茶壶泡茶,楼下经理来了,门一推开,“夏总。”老夏一抬头,“干什么?”“楼下来了一位叫昌哥的,说想跟您见一面。”老夏一听,“我见过这人。你跟他说,我忙着呢,今天不方便。告诉他我最近都忙,帮我拒绝了。”“他说了,如果你要不见他,他就不走了,就在楼下等着你,而且我看那个架势,带了二十几个保镖来的,现在就在一楼坐着呢,一个个都纹龙画虎的,我也不敢去。”“不是,我胆小,你怎么也胆小啊?”“不是,夏总,就这种局面,你就别说我怎么样了,可能你小舅子庞哥来也不敢说怎么样。”“我给我小舅子打个电话,把他喊来,你拖大昌一会儿。”老夏拨通电话,“小舅子啊。”“哎,姐夫。”“你来趟我公司,有人找我麻烦。”“谁呀?”“你先来吧,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老庞说:“是不是老川啊?如果是老川的话,我指鼻尖骂他。”“不是老川,外地过来的,你先来吧,上姐夫公司,快点,什么时候能到?”“我十分钟就到。”“好了。”电话一撂,老夏朝着经理一摆手,“你叫他上来吧。”经理下去了,没过一会儿,昌哥上楼了,来到办公室,一伸手,“你好,夏老板。”“你好,我记得之前来过。”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来过,上次我们俩还一起出去吃的饭。”“对对对。这回来有事啊?”大昌说:“不瞒夏老板说,还是那个事,DVD广东的代理权。说实话,我特别感兴趣,而且也是志在必得,我希望夏总还是考虑考虑。”“我真有我自己的考虑,至于为什么,我就不跟你解释了,希望你理解。”大昌一听,“夏老板,我平时喜欢交朋友,什么人都交。做生意的我也结交,玩社会的,混江湖的我也结交,我听说珠海的老川和你关系不错,是吧?他跟我关系也不错。”老夏问:“然后呢?”

有的人不是不知道眉高眼低,而是用自己的身份压人。加代的话已经亮明自己的态度,但是大昌仍然不依不饶。可能也是平时说上句说习惯了。

大昌说:“有人告诉我了,说你跟老夏好得跟一个人似的,那怎么的呢?我也不是叫你白办,我给你好处,还有感谢,你还落我个人情。一举两得的事,你何乐而不为呢?你就帮我打个招呼,说一声还能怎么的?能累着你啊?行了,你也别推了,正好你大哥也在,你给老夏打个电话。”大昌转头看向刚子,“刚哥,你跟他说一声。”

刚子说,“代弟,这事呢......”

加代一摆手,“刚哥,我今天坐到这里,我是冲谁来的,你得知道吧?我做得是不是也够用?你就别再多说别的了。”转头看向大昌,“你叫昌哥是吗?”

“是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我没别的意思。我跟老夏关系是好,这一点不假。先把我打电话有没有力度放在一边。如果你自己找过他,他没有把DVD的代理权给你,说明你可能不符合他的要求,或者说他有自己的考虑。至于说具体原因,那我就不知道了。回过头说,如果我跟老夏关系真要是好,真要是兄弟,那我得为我兄弟着想,我不能让我兄弟为难,对不对?所以说这个事呢,不是我不给你办,是我不能办。你要理解我呢,就理解。你要理解不了呢我也没有办法。”

大昌一听,“说白了,还是我俩交情没有到位。是不是?”

“我俩根本就没有交情。有什么交情?说实话,这顿饭吃好吃不好,我意思做到了。刚哥,这么的,下一场我也安排好了,你们到天上人间去玩。我都安排好了,走的时候也不用结账,那边我有卡。我马上还有个局,我就不陪你俩了,你俩慢慢喝,我就先告辞了。刚哥,我走了啊。”说完,加代站起身。

刚哥一看,“不是,你看你这小子,跟你昌哥打个招呼啊。”

加代也没搭理,把桌上的小快乐一拿,往兜里一揣,旁边风衣一披,转头就出去了。

大昌一看,“刚哥,你这朋友挺有性格啊。”

“哪天我说他。”

大昌说:“我看他也没怕你,也没说给你面子什么的,转头就走了。”

“他就这样,不说他了,我俩喝酒。”

“不是,那你说我这费劲巴拉地跟他说一个小时,这事没给我办呢。”

刚了说:“那也不是我没让他给你办,对不对?”

“我就问你一句话,刚哥。”

“什么话?”

大昌问:“这加代听你的吗?”

“他肯定得听我的。他不听我的,也得听我哥的。我跟你这么说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二哥家的公子,对不对?我是家里的老二,我比不上我哥,我不也是二哥家的公子吗?在广州,我和我哥帮他很多忙。”

“他肯定听你的?”

“肯定听我的。”

“那行了,有你这话我心里有数了,来,我俩喝酒。”

“不是,但这个事,我这没法骂他。”

“不用骂,骂什么呀,来来来,喝酒。”

两个人继续喝酒了,大昌也没说具体会怎么办这个事。接下来的两天,大昌和刚子在北京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刚子给加代打了不下十个电话,让加代出来一起玩玩,加代都以自己忙,没有时间为由推辞了。

大昌和刚子从北京回到了广州。在和加代一起吃饭后的第四天中午,老夏正在办公室手加代送的玉茶壶泡茶,楼下经理来了,门一推开,“夏总。”

老夏一抬头,“干什么?”

“楼下来了一位叫昌哥的,说想跟您见一面。”

老夏一听,“我见过这人。你跟他说,我忙着呢,今天不方便。告诉他我最近都忙,帮我拒绝了。”

“他说了,如果你要不见他,他就不走了,就在楼下等着你,而且我看那个架势,带了二十几个保镖来的,现在就在一楼坐着呢,一个个都纹龙画虎的,我也不敢去。”

“不是,我胆小,你怎么也胆小啊?”

“不是,夏总,就这种局面,你就别说我怎么样了,可能你小舅子庞哥来也不敢说怎么样。”

“我给我小舅子打个电话,把他喊来,你拖大昌一会儿。”老夏拨通电话,“小舅子啊。”

“哎,姐夫。”

“你来趟我公司,有人找我麻烦。”

“谁呀?”

“你先来吧,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老庞说:“是不是老川啊?如果是老川的话,我指鼻尖骂他。”

“不是老川,外地过来的,你先来吧,上姐夫公司,快点,什么时候能到?”

“我十分钟就到。”

“好了。”电话一撂,老夏朝着经理一摆手,“你叫他上来吧。”经理下去了,

没过一会儿,昌哥上楼了,来到办公室,一伸手,“你好,夏老板。”

“你好,我记得之前来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过,上次我们俩还一起出去吃的饭。”

“对对对。这回来有事啊?”

大昌说:“不瞒夏老板说,还是那个事,DVD广东的代理权。说实话,我特别感兴趣,而且也是志在必得,我希望夏总还是考虑考虑。”

“我真有我自己的考虑,至于为什么,我就不跟你解释了,希望你理解。”

大昌一听,“夏老板,我平时喜欢交朋友,什么人都交。做生意的我也结交,玩社会的,混江湖的我也结交,我听说珠海的老川和你关系不错,是吧?他跟我关系也不错。”

老夏问:“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