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商1:刚哥带来新朋友,加代不愿搭理

杰哥的弟弟刚子内心始终不能把加代当作真正的哥们朋友,总是把加代当作小弟看待。这一天刚子把电话打给了加代。

加代一接电话,“刚哥。”

“我马上上飞机,晚上到北京,晚上一起吃饭。我正好带个朋友,人不错,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们认识认识。晚上吃饭,你安排一下,多多少少有点牌面,明白我的意思吧?”

“啊,明白明白,你看还有没有其他要安排的?”

刚子说:“你有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古玩字画?有的话,你拿个一两样,当作见面礼。”

加代一听,“我给呀?还是冲谁呀?”

“就你给呗,怎么还冲谁呢?”

“凭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什么凭什么,不是跟你交朋友吗?”

加代说:“他不冲你来的吗?我给鸡毛,我招待也得花不少钱呢。刚哥,我还给什么啊?”

“你看你这人也真是的,你抠得不是地方,这不是为了交哥们吗?”

加代说:“他到我这来了,他应该给我带点东西。我给他什么呀?”

刚哥一听,“那你不乐意给就不给吧,你招待搞好点。”

“行,好了。”挂了电话,加代心想凭什么呢?家里是有一点好东西,也不是特别多。

当天晚上刚哥提前到的。跟加代一见面,俩人一握手,刚哥问:“会馆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你跟我走,位置、环境都挺好的。我点了几个菜,你看看再加点什么。”

刚子一摆手,“我俩先过去。”

两个人来到了会馆,刚子一看环境、位置以及里面装修的奢华程度,也挺满意。加代也不是一点面子不做,特意把从家里带来的两瓶龙茅放在了桌面上。两个人往包厢一坐,刚子说:“这小子的身份挺特殊。”

加代一听,“怎么的,是公子哥吗?”

“算是吧。他叫康哥的爸爸为叔叔,有的时候也叫干爹,具体什么关系,我也没搞明白。”

“那应该跟康哥关系不错呀。那他来,康哥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呢?”

刚子说:“康哥有点不待见他,这小子挺会来事的。说白了,有点跟康哥争宠。”

加代说:“康哥挺烦他吗?”

“差不多吧。”

“康哥烦他,那你搭理他干什么呀?”

“跟我关系挺好,挺有能力,自己也是大集团的老板。我跟你说,这个人也许跟你聊得来,因为他也是沾点社会,自己手底下也不少兄弟。”

“行。我也不看重那些,他来这是办什么事吗?”

“他正好到北京,约我来北京旅游。我这不正好给你个机会,让你招待,然后认识一下嘛。”

“刚哥,现在没有外人,我们哥俩说点实在话,我加代不是没有朋友,我也不缺大哥。我也不是着急拜个大哥,让大哥罩着我,保我平安的那种人。其次,即使他是玉皇大帝,如果跟我不投缘对意,我也不会对他怎么的。我巴结过谁,舔过谁呀?我不是那种人。”

“你看你这人也是的,我不也是好心。”

加代一摆手,“得,我俩别犟,我只是把我的意思说明白,你懂就行。这回就这么地了,来就来了。我说实话,吃喝玩乐我不少花,我也不跟你提了。我冲你也好,冲他也好,我陪好他。下回别这么做了。”

“你这......”

“我俩不犟了行吗?”

“行。”

不大一会,一个四十三四岁,穿了一件蓝色带暗花的大号西装,衬衫上面一朵大玫瑰花的男人进来了,后面跟着十个保镖。进门以后,朝着身边保镖一摆手,“出去吧。”,转过身一摆手,“刚哥。”

“哎,昌子。”俩人一握手,刚哥说:“我介绍一下,我北京的好弟弟加代。”

“你好你好。”

“你好,昌哥。你来之前,我听刚哥说不少了。说昌哥买卖做得挺大,人也挺好的。”

“他净捧我。坐下吧,边吃边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刚子问:“现在这买卖什么的还行不?”

加代说:“还行。”

昌哥看看代哥,说:“老弟,没别的意思啊,我听朋友提起过你的名字,但是一直也没有机会接触,你是深圳的吗?”

“我是深圳的。”

“那就对上号了,我什么都干,像进出口贸易,包括衣服电器,反正就是乱八七糟的,什么都干。你要是深圳的加代,那我这有个事,说不定你能给我办一下。”

“哦,什么事?”

刚哥说:“兄弟,你昌哥绝对不差事,你俩借这机会接触接触,将来对你帮助一定挺大。”转头对大昌说:“昌子,你跟代弟不用客气,自家兄弟,有啥说啥。”

昌哥一听,“那行。代弟,你跟珠海老夏关系挺好,有这事吗?”

“哪个老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搞电器贸易的老夏。你那个MP3广东一带的代理权不就是他给你的吗?听说你俩处得挺好的,有没有这事?”

“哦,有这事。老夏跟我还行,关系谈不到多近,就是个脸熟,见过几次面。”

昌哥问:“找他办点事,能行吗?”

加代说:“不一定,我也没试过。我平时跟那种人不怎么接触。怎么说呢,我平时愿意接触点社会人。说白了,好打打闹闹。这一点,刚哥知道。我跟真正做生意的企业家、大老板,不对路子,所以说接触的少。”

刚哥一听,“你俩关系不挺好的吗?我听说头段时间你去看他了,给他弄了个玉茶壶。”转头告诉大昌,“他俩关系行!”

昌哥一听,“老弟,你是不愿意还是怎么回事?是话没说开,还是酒没到位呀?来来来,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