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张福贵,今年65岁,退休前是一名机械工人。我的独生儿子张立,今年35岁,是一家外资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

退休后,我每个月有7000元退休金,生活相当安逸。我独自一人住在一套老式公寓里,每天做做饭、打扫卫生、锻炼身体,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儿子张立工作很忙,我们彼此都尊重对方的生活空间,互不打扰。他每个月会给我几千元生活费,偶尔也会来看望我。除了这种点到为止的联系,我们平时很少交流。

我对家族群的态度一直很淡定,那里经常有亲戚们的闲聊和无聊消息,我都当做没看见。直到有一天,我在群里看到了一则让我震惊的消息。

那是个平凡的周六清晨,我按例起床做早操,然后备好了米饭、小菜和一碗香喷喷的肉丸汤。吃过早饭,我打开电视看了会新闻节目,接着拿出老伴留下的针线活,在客厅里缝了一个多小时。

中午时分,我热了几个馅饼当午餐。下午,我去附近的公园散了散步,和几个老伙计们聊了会天。傍晚时分,我买了些青菜回家,准备晚餐的同时也给儿子张立打去了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话那头,张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爸,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问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说,"上次见你都两个月前的事了,你可得抽空来看看我啊。"

"知道了爸,我这阵子确实太忙了。"张立应了一声,"您老先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行行行,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动静。"我笑着说,"那你最近工作还顺利吧?可得小心点,别把自己累坏了啊。"

"放心吧爸,我有分寸。"张立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了些,"您老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别总窝在家里。"

"放心吧,我每天都去公园走走。"我笑着挂了电话,继续手头的活计。

其实,我对于和儿子这种生疏的相处模式心里一直是有些遗憾的。我希望退休后能和他多些时间在一起,但他工作太忙,我也不愿给他增添负担。

不过,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隔阂和矛盾,各自安分守己,相安无事。儿子张立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为他感到骄傲。我只是偶尔会想,如果能和他多些亲密交流就好了。不过,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安逸,我也不应该奢求太多。

晚上,我一边喝着粥,一边无意中打开了家族群的聊天窗口。通常我都是直接把它忽视的,但这一次,一条消息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我的小姨子发的一条语音,大意是说:"听说福贵哥最近把退休金都压上了,在炒股和投资,赚了不少钱!你们得小心点,别被他忽悠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眉头也拧了起来。我下意识地把手机往桌上重重一顿,险些把屏幕都摔碎了。

就在这时,儿子张立下班回来了。他看到我气鼓鼓的样子,立刻过来问:"怎么了爸,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先是一言不发,只是把手机推到他面前,让他自己看那条语音。张立皱着眉头听完,随即明白过来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这太过分了!"张立义愤填膺地说,"小姨怎么可以这样诽谤您呢?她是不是又在胡说八道?"

"你说呢?我哪来的钱可以投资?"我不平地说,"就凭这点儿退休金,我已经活得勉强温饱了,哪里还有闲钱去赌博?"

"是啊,她怎么可以这样胡乱污蔑您?"张立握着我的手安慰道,"您是个诚实老实的人,大家都清楚。小姨她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别太放在心上。"

"可是话已经说到群里了,谁知道会有多少人信了她的话?"我叹了口气,"你说,我是不是也该去群里解释解释清楚?"

"不必啊爸。"张立摇了摇头,"您去解释,不是更加证明了小姨的诽谤有些可信的嫌疑吗?您老人家也太上心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可不想被别人误会成了那个模样。"

"别理会她就是了。"张立说,"您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大家都清楚您是什么样的人。小姨的那些胡说八道,根本没人会当真的。"

说着,张立拍了拍我的肩膀,脸上露出安慰的神情。可我仍是心里很不痛快,皱着眉头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儿子见状,又连忙说:"爸,您别太往心里去啊。小姨就是爱说大话,您可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

我点了点头,但心中的愤懑还是平复不下去。我把手机一把推开,重重地叹了口气。

"您就当她没说吧。"张立见我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只好继续安慰道,"您老实巴交的人,大家都了解您的为人。就算小姨她胡说八道,也没人会真的相信的。"

"您在担心这个?"张立笑着摇了摇头,"您可是我们家老实本分的典范,怎么会有人怀疑您呢?就算真有人信了小姨的话,您平时的行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主动去群里解释清楚?"我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免得日后让更多人产生误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爸,您去解释,不是越描越黑吗?"张立皱了皱眉,"您一个老老实实的人,主动去解释,岂不是等于默认了小姨的诽谤有些可信的嫌疑?您就当没看见,谁也别理会她就是了。"

听了儿子这番分析,我不禁沉默了。的确,我要是主动去解释,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不如老老实实过日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一切。

终于,我释然地点了点头,决定按照儿子的建议去做。小姨的那些胡言乱语,我是决不会再去理会了。我在这个家族里,是备受尊重的长辈,自己的为人,大家是最了解不过的。就算真有人被小姨蛊惑了,日后看在眼里、用在手里,自然也就会明白我的本性。

何必还要特意去解释什么呢?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要做的,就是继续过着我朴实无华的生活,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本色。至于流言蜚语,我并不会太在意。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我重新拿起手机,把小姨的那条语音彻底删除,决心不再被它牵绊。我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别无他求。

可是,尽管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当做没看见,但小姨的那番话却还是时不时会在我脑海里回荡。我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状态,看看是否真的有什么可被人诽谤的地方。

细想来,我的生活的确是相当朴素。每个月7000元的退休金,加上儿子偶尔给的几千块生活费,我的开支就所剩无几了。我独自一个人住在这间老旧的公寓里,每天做做家务、看看电视、去公园走走,过着清贫但淳朴的生活。

我不可能有什么钱去投资理财,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是个勤俭持家的人,不可能会做那种赌博的事情。可是,小姨偏偏就是这么诽谤我,难免让我觉得非常委屈。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心情一直很低落。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儿来,连去公园散步都没了兴趣。我经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脸上写满了沮丧。

儿子张立看在眼里,自然也就注意到了我的反常。有一天晚上,他特意过来看望我,见我又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连忙坐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我怎么了。

"爸,您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张立握住我的手,语气里满是关切,"您看上去一直都不太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还在为小姨的那些胡言乱语而烦恼啊?"

我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爸,我不是已经告诉过您了吗?"张立说,"小姨那是无的放矢,您就当她没说就是了。您老老实实的为人,大家都了解,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她的胡说八道。"

"我知道啊。"我叹了口气,"可是不知怎的,我就是一直放心不下。我生怕真的有人会被她那些话给蛊惑了,对我产生了误解。"

"那您就大大方方地过您的生活啊。"张立说,"您啥都没做,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您就是老老实实的样子,大家自然就会了解您的本性了。"

听了儿子这番话,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说得有道理,我本就是一身正气,何必还要在意那些无稽之谈呢?我要做的,就是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用实际行动证明一切。

说话间,张立看出了我眼中的一丝动摇。他连忙上前,双手重重拍在我的肩膀上,脸上满是关切和鼓励的神情。

"爸,您就别再为那些无谓的流言蜚语烦恼了。"他坚定地说,"您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生活就好,用行动证明您的本性。您是个好人,大家都了解您,根本不会有人被小姨那些无稽之谈给蛊惑的。"

我点了点头,张立的话令我感到些许安心。是啊,我本就是一身正气,何必还要自己给自己徒增烦恼呢?我要做的,就是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用实际行动证明一切。

"谢谢你啊,儿子。"我拍了拍张立的手背,眼神坚定了些许,"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让大家看看我的本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是这样,爸。"张立高兴地拍着手说,"您就大大方方地过您的生活,什么也不用去解释。您老老实实的样子,大家自然就会了解您的为人了。"

"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您的本色吧。"张立笑着说,"您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那我们也无话可说。可您分明是一身正气,什么也没做,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呢?"

"你说得对。"我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我就老老实实地过好自己的生活,大家自然就会看清我的本性了。"

就这样,在儿子的开导下,我终于从小姨那无稽之谈的阴霾中解脱出来。我下定决心要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本色。

我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没有任何可隐瞒的黑暗面。我要做的,就是继续这样生活下去,让大家都看清我的本色。就算真有人被小姨的谎言蛊惑了,日后看在眼里、用在手里,自然也就会明白我的为人。

何必还要特意去解释什么呢?解释反而会让人觉得更加可疑。我要做的,就是坦坦荡荡地活下去,用朴实无华的生活状态来证明自己的本性。至于流言蜚语,我并不会太在意了。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心情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我决心要把这件烦心事抛诸脑后,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只要我老老实实,大家自然就会了解我的本色,那些无稽之谈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就在我下定决心要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几天后,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让我对之前的烦恼顿时觉得又无足轻重了。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公园散步,偶遇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他是我的一个老同事,和我一起从那家工厂退休的。我们相见后寒暄了几句,但很快,他的神情就变得严肃起来。

"福贵啊,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他压低声音说,"是不是有人在胡乱诽谤你,说你在做一些投机生意?"

我一怔,心想这件事竟然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不过见他一副和我立场相同的样子,我也就放下戒心,把小姨在群里诽谤我的事说了一遍。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望着他。老同事见状,只好继续说道:"听说,你儿子张立最近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负责理财咨询什么的。你说,会不会是他在利用你的名义做一些生意呢?"

可是,老同事的话却给我敲了个警钟。我突然意识到,之前我只是一味地为自己的清白辩解,却从来没有深入追究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如果真像老同事所说,儿子张立被牵扯其中,那我就得彻底查清楚了。

老同事的话犹如当头一棒,狠狠地击中了我。我先是一怔,随即眉头紧锁,神情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我死死盯着老同事,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我怎么可能会让儿子利用我的名义做这种亏心事呢?张立向来是个正直的好孩子,我对他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但随即,我又不得不承认,老同事的怀疑的确值得深思。小姨之所以会对我做出那样的诽谤,是否就有什么我所不知的内情呢?万一真像老同事所说,张立被牵扯其中,那我就得彻底查清楚了。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我上下打量着老同事,神情里满是戒备和怀疑。过了半晌,我终于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你可要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

老同事见我神情严肃,也就知道我是真的动怒了。他赶忙摆手解释道:"福贵啊,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具体的我可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你得承认,事情的确有些蹊跷。"

"哪里蹊跷了?"我质问道,"我儿子张立是个正直的好孩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

"可是你想啊,小姨为什么要这样诽谤你呢?"老同事皱了皱眉,"她虽然爱说大话,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这样陷害你吧?说不定就是因为她知道了什么内情呢?"

"你说,我该怎么办?"良久,我终于开口问道,"我该去找张立问清楚吗?"

"这个你自己掂量吧。"老同事叹了口气,"不过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万一真发现了什么隐情,可别太伤心啊。"

听了这番话,我的心情顿时变得无比沉重。我从未想过,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我不得不去怀疑自己儿子的为人。但现在看来,我确实必须彻底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离开公园后,我满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家中。我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脑海里回荡着老同事那番话。

可是,小姨之所以会对我做出那样的诽谤,是否就有什么我所不知的内情呢?万一真像老同事所说,张立被牵扯其中,那我就得彻底查清楚了。

我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但面对老同事的怀疑,我也不得不正视这个可能性。我决定还是要当面问问张立,看看他是否真的隐瞒了什么。

不过,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张立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那我也只能勉强接受了。毕竟,他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我也管教不了他。我只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

满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期待张立的下一次来访。我决定到时候就直接问清楚,不再让这件事徘徊不去。无论真相是什么,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就在我做好了询问张立的准备后不久,他果然如期而至。那天是周六的下午,张立特意从公司赶回来,准备和我一起吃晚饭。

一见到他进门,我就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在心头翻腾。我强行板起了脸,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我的眼神却出卖了我,里面满是戒备和怀疑。

张立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异样。他放下包,关切地问我是否还在为小姨的谎言而烦恼。我沉默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问道:"儿子啊,你说实话,你最近是不是在做一些投资生意?是不是利用了我的名义?"

张立先是一怔,随即皱起了眉头,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爸,您这是什么话啊?"他诧异地说,"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您应该最清楚我的为人了。"

"那只是家普通的理财咨询公司而已。"张立解释道,"我们就是帮人做一些合法的投资理财规划,哪有什么内情可言啊?"

"那小姨为什么要那样诽谤我呢?"我追问道,"她虽然爱说大话,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这样陷害我吧?"

"这我就真的说不清楚了。"张立摇了摇头,"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您,我绝对没有利用您的名义做任何亏心事。小姨她或许是有什么其他的猜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