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中共卧底叛变,他主动向中统特务长官自首,说自己是地下党,还说出了许多情报,结果一转身却被一枪击中,上司道:“巧了,我也是地下党!”

这位中统特务长就是时任中统淮阴区室主任郑连魁,深受蒋介石器重。而这名中共的叛徒在国民党内部担任一个小股长。

当他被派到中统当卧底后,见识到了很多从前没有见过的先进仪器,还有远超于我党的福利。于是他渐渐被身边人影响,忘记了卧底的初心,沉醉在享乐之中。

不仅是深陷享乐之中无法自拔,他还打起了升职加薪的主意,而投名状就是他所知晓的我党地下工作的情况。

这天他来到郑连魁的办公室里,很神秘地问:“如果报告中共地下党的情况,能不能升职?”

听到这话,郑连魁眉毛一挑,表现得十分有兴趣,马上询问他所知道的情况。

小股长见有戏,立马就将知道的情报全都坦诚相告,看着郑连魁越来越兴奋的脸,他明白自己立了大功,离升职加薪不远了。

终于将情况说清楚后,郑连魁轻声对他说:“这个情况你没和别人说过吧?”

股长明白他的意思,连连点头说没有。于是郑连魁就让他先回家,等待着上面的嘉奖。

然而在他高兴地转身走到门口时,一声枪响传来,胸中鲜血喷涌而出,没有机会听到郑连魁接下来的话了。

郑连魁说:“巧了,我也是。”

好在我党特工有一个规定,才让股长没有发现郑连魁也是我党特工,正好撞在郑连魁的枪口上。

枪响之后几个士兵赶来查看情况,郑连魁擦了擦自己的枪,说:“这个人是中共特工,想要偷袭我被我打死了,赶紧把他处理了!”

原来这小子是特工,难怪他老是打听怎么升职呢。几个士兵赶紧把小股长的尸体处理了。

郑连魁表面上不动声色,镇定自若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已经波涛汹涌。看来我党内部也出现了叛徒,必须报告这件事情。

在郑连魁的帮助下,我党果然找到了好几个藏在我党内部的卧底。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当时算是很常见的,因为中国人都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提前掌握对方的行动信息,就能做出应对之策。

国民党早在1927年开始就通过特工找到我党很多地下工作者,并且残忍杀害。

周总理才痛定思痛创建了中铁科,并且规定了“三大任务一不许”。这三大任务指的就是收集情报、惩处叛徒和执行特殊的任务,一不许是党内互相侦查。

也就是这“一不许”,让这个叛变的小股长撞在了郑连魁的枪口上。

话说郑连魁原本就是国民党的人,是何时成为我党特工的呢?这要从两淮战役说起。

当时郑连魁带领着士兵与解放军展开战斗,被我军打得节节败退,但他没有逃跑,始终坚守在最前面。

不过我军被没有赶尽杀绝,提出只要他们投降,就可以放他们生路,郑连魁就这样成了我军的俘虏。

刚开始他以为会受到一番严刑拷打,或许命都保不住,但实际情况和他想象的大相径庭。

我党友好地对待他,将吃的喝的都紧着他们先吃,丝毫没有国民党那样残忍,也没有听说的那么残暴。郑连魁感受到了不一样的队伍,渐渐地放下了防备。

甚至在我党对他进行思想教育时,他马上意识到,共产党的主张、理念才是他一心追求的。

当年郑连魁参军入伍,心中也是怀着一腔爱国之情,想要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

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走错了队伍,共产党才是那个一心为民、为国家前途而奋斗的队伍,于是他决定加入共产党。

对于他的加入,我党当然感到高兴,并且根据他的身份,给他安排了特工的工作,让他利用自己的身份收集情报。

郑连魁毫发无损地回去了,但也受到了国民党的怀疑。他很聪明,见一个国民党人就哭诉:“要不我是聪明,买通看守逃回来了,要不然现在肯定是尸骨无存了!”

对于这话,国民党是将信将疑的,对他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观察,见他没有什么反常行为,才重新重用了他。

直到解放后,郑连魁才表明了自己的身体,回到解放军内部继续工作。

这些潜伏的特工是刀尖上的舞者,不知道何时就会暴露,生死难料,但他们仍然不畏艰难,为我们创造了今天的和平生活。

他们或许不出名,但他们是实实在在的真英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