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弟弟出生后,因为偷吃弟弟一勺奶粉,爸妈就把我丢进后山喂狼。
幸而外婆将我捡回。
我病的快死了,他们都没有来看我一眼。
为了彩礼,才想到我这个女儿。
跑去学校绑走我,逼我辍学嫁给大我二十岁的傻子。
外婆拿着菜刀才把我救了回来。
后来我年薪百万而弟弟欠下巨额贷款。
他们竟为了让我给弟弟还债,找来媒体骂我狼心狗肺,逼我就范。
却不知,他们正亲手将自己的宝贝儿子送进监狱。
1
妈妈不喜欢我,她一见我闲着就骂我小小年纪就想着坐吃等死,我不想让妈妈讨厌我,于是我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五岁的身躯实在是太小了,大人可以运用自如的扫帚似乎有两个我那么高,我咬着牙,一下一下认真地扫地,干干净净的院子和屋子是我的战利品。
我仰着头看妈妈,期望得到一些表扬,可妈妈仍旧不对我笑。
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吗?
爸爸看着我的“战利品”偶尔会笑一下,然后说:“小安啊,你要是个男孩该多好啊。”
我不懂为什么他要说这样的话,但是爸爸笑了,我很开心。
我的名字是徐安。
听说妈妈当初想给我起名叫招娣的,可是外婆不让,给我取名为“安”
过了几年,妈妈的肚子大了起来,逢人便笑,就连见到我也是笑吟吟的,很好看。
骂我的次数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安啊,你以后要多帮着你弟弟点,听懂了吗?”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后来妈妈的肚子越来越大,再后来,妈妈的肚子变小了,一个小孩出现了。
他小小的,安静地躺在小床上。
我蹲在旁边看他,看他咧开粉嘟嘟的可爱小嘴冲着我笑,我好奇地伸出一根手指想轻轻地摸摸他。
“你干嘛呢!”
妈妈的一声大喊吓得我浑身一抖,刚碰到他粉嫩脸颊的手指也跟着抖了,不小心戳到他了。也许是弄疼他了,他收起了可爱的笑容,受惊般地哭了起来。
正当我手足无措地想哄他时,妈妈怒气冲冲地过来一把推开我,去哄弟弟了,爸爸闻声赶来,也急忙去看弟弟。
我的后背正好磕到了桌角,尖锐的疼痛蔓延开来,我疼得直不起腰来。

缓了一会儿,我也凑到小床前,弟弟是不是吓坏了?我得哄好他。
见我走近,爸爸也推开我,厉声喝道:“你打你弟弟干嘛!害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啊?!小小年纪就这么坏,长大还得了?!”
我被吼得一愣,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这样说我。
“出去出去,以后少到这屋里来!下次还不知道对我们子盛怎么样呢!以后你来一次我揍你一次,看你还敢不敢来!”妈妈也吼道。
我愣愣地走到门外,在门框旁边悄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
子盛是弟弟的名字,是爸爸查了字典,请了大师才取来的名字。
寓意着弟弟以后出类拔萃,博学多才,兴旺发达,也寓意着我们家繁荣昌盛。
自此以后,我不敢再进弟弟的房间了。
2
我本分地做着家务活,妈妈忙着照顾弟弟,我就做得多了些,砍柴、喂猪、洗衣服、打扫院子、做饭……
一天下来我总是腰酸背痛的,晚上催促自己赶紧入睡,因为第二天还要五点多起来。
冬天把手浸在冰冷的水里洗衣服,我的手常常被泡得发红肿胀,生出冻疮。
有一天,我在做饭时听到了弟弟屋里传来哭声,急忙跑过去看。
他嘴里喊着:“奶……喝……”
哦,他这是饿了。
桌上放着奶粉和奶瓶。
我想进去帮他冲奶粉,可父母的斥责犹在耳边,我迈出去的步子又收回来了。
弟弟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刺耳。
我咬了咬牙,迈进了弟弟的房间。
生疏地将奶粉放进瓶子里,打开暖水壶倒进热水,又摇了摇奶瓶,好让它化得快些。
弟弟快乐地喝着奶,罐子里的奶粉传来香甜的气息,勾引着我的味蕾。
过了许久,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想着我只吃一口,便拿起了小勺伸进奶粉罐。
奶粉即将进嘴的时候,我听到了妈妈暴怒的声音:“给我放下!”
“还学会偷东西了!”她大步迈过来,样子很凶恶。
我颤抖着放下勺子,想跟她说我没喝,想说我不是故意的,想说对不起。
可是妈妈的巴掌一把把我打翻在地,脑中传来嗡鸣声,想说的话没说出口。
爸爸也来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谁他妈还在家里养个贼啊!还不知道你偷着拿了我们家多少东西呢!害人的东西。”
妈妈也紧跟其后,大骂道:“当年一生下你我就说扔了,非得不让,这个丧门星,早晚会把我们都害了!赶紧把她扔后山上,喂了狼算了!”
爸爸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便扯着我往山上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奋力挣扎、竭力大喊,大声说着“我错了”“别扔掉我”之类的话
孩子的反抗总是无用的,我被拽着往山里走,又怕我跑回去,将我用绳子绑在了树上,做完这些,爸爸像一个凯旋的将军一样回家了。
夜幕降临,我哭喊得嗓子哑了,眼睛也肿得发疼,冷风不停地向我发起攻击,我冷得发抖,却连蜷缩起自己都做不到。
渐渐的,我意识有些模糊了,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我这是要这样死了吗?
突然,我看到前面闪起微弱的光,难道是狼的眼睛吗?这个念头让我一下子清醒了。
我曾听人说狼的眼睛是绿色的,在晚上会发出绿色的光。
我想这次我一定难逃一死了。
“小安——”
是谁在叫我?
我觉得爸妈不会来救我,这可能就是老人嘴里说的人死之前会有幻觉吧。
“小安——”
等等!这不是幻觉!
苍老沙哑的声音穿透黑暗向我传来,是外婆!
“外婆!”我用尽全身力气叫着,像是溺水的人听到了浮木飘来的声音。
外婆来了,她向我跑来,把我抱在怀里,颤声说道:“好孩子,你受苦了,不怕,不怕啊,外婆在呢。”
我的外婆像一个英雄一样来救我。
自那天起,我就和我的“英雄”,一起生活了。
外婆对我很好,她从不叫我赔钱货和扫把星,她叫我小安,安安和宝贝外孙女。
3
我早就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可是现在我已经九岁了,还没有上学。
外婆带我来找爸妈,按照爸妈的话是:“一个丫头上什么学,要上你自己供啊,我们可没钱管。”
外婆听了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出了门,我紧紧地牵着外婆的手说:“外婆,我不上学也行。”
心里很难过,我觉得外婆在爸妈家受了委屈了。
外婆只是慈爱地摸摸我的头,笑着说:“没事儿,外婆有钱。”
她能有什么钱啊?我听了她的话,心头酸涩。
外婆是家道中落被人卖到外公家的,外公一辈子种地,也没什么钱,他是一个既好也坏的人,年轻时因为没有儿子常常打骂外婆,这一点很坏,可是他最后生了重病却不治,他说要把钱留给外婆,所以他是一个好人。
我听了她的话,鼻子发酸,眼泪几乎就要落下来。
“听话啊,我们安安好好念书,长大了有大出息,一切有外婆呢。”
后来我真的上学了,我知道不能辜负外婆,于是挤出一切时间来读书,上课时我不敢有一刻走神,课间时我也在座位上看题,吃饭的时候和回家的路上便在心里悄悄背课文和单词。
每次拿回奖状后看着外婆的笑容,我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考上了初中,是公费的。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外婆,她笑得合不拢嘴。
我也高兴极了,于是更加用功。
可是,有一天在课堂测验的时候,我毫无预兆地昏倒了,外婆听了这个消息连忙赶来,大夫说我是因为小时候过度劳累伤了根基,身子虚得很,不能太过劳累,念书最费心神。
我听到自己以后不能太用功念书,心里一下子慌了神,像犯了什么错一样掩饰自己的病情,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只是早上没吃饭才会晕倒的,我身体很好的……真的很好的。”
外婆摸摸我的头,温和地说:“读书固然重要,可身体是最重要的,大夫说了,只要好好调理,身体一定会好的,不怕啊,外婆在呢。”
从此以后,我的碗里每天都会有一个鸡蛋,甚至有时候还会有鸡腿。
像是洪水决堤一般,上了初中后,我小病不断,时不时就头疼发烧,学习的时间也被迫减少了,看着外婆鬓边的白发,我很愧疚。
我中考擦边上了重点一中,也是公费生。

一中在城里,是住校的,我不得不离开外婆,坐上了进城的大巴。
高中的课业不是初中能比的,我不能不用功了,而且要花上比常人更多的功夫。
我的身体又不堪重负地倒下了。
这次似乎比以往都要严重,因为我住进了医院。
医生说是重度贫血,再严重些的话对心脏系统、神经系统以及消化系统都会有很大损伤,而且现在已经出现损伤了。
外婆听完沉默了许久。
后来外婆给自己添了好多工作:针线活、扫大街、洗盘子……
她用这些钱给我拿了很多药,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给我送到学校来,看着我把药和饭都吃完了就摸摸我的头,夸我真棒,然后离开,前往下一份工作。
从村里到城里有很远的距离,我希望外婆是坐大巴来的,可是我看见了她裤脚的泥土,知道她是走着来的,听大人说,要走到城里得要一两个小时。
有一天,我喝完了鸡汤,在她转身时拉住了她的衣角,哽咽道:“外婆,等我长大了,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不让你受苦,给你很多钱花。”
外婆眼睛湿润了,笑着说:“好,我等着,我们小安,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在外婆的照顾下,我的身体真的慢慢好起来了。
可是,高二那年,我被爸妈强硬地拉回去了。
4
“家长,您不能就这样带孩子回去,她还得上学呢,孩子学习好,不能毁了孩子的前途啊!”我班主任苦苦相劝。
“我是她妈,谁敢拦我!”

“我是他爸!带我孩子回家谁敢拦着?!”
“她不上了,我做主!一个丫头片子上什么学 ,花这么多钱!”
“不让我带孩子走我就死在你们学校门口!”我妈开始撒泼打滚。
就这样,我哭着被他们拖回去了。
“好孩子啊,爸妈给你找了个婆家,那可是村长的儿子啊!那你过去了有享不完的福气!”我妈说。
“就是啊!可不是谁都有这样的福分的!”
“我不嫁!我要上学!”我哭得嗓子干哑。
可是大家都知道,村长的儿子是个傻子,整天蹲在门口看着漂亮的姑娘,有一次尾随一个女孩却不慎摔下山去,断了一条腿,现在三十多岁了。
这样的男人,即使他爸是村长也没人肯嫁过去。
我说我不嫁,他们说要把我绑过去,我奋力挣扎着,手腕被粗糙的麻绳磨破了也浑然不觉。
可无奈实力悬殊,就在我绝望之际,泪光中看到了拿着菜刀的外婆。
她把我护在身后,瞪着通红的眼睛吼道:“谁再敢动我外孙女,我就跟他拼命!”
“我老命一条,谁也不怕!”
外婆那决绝的孤勇唬住了我爸妈,他们一动也不敢动,只是愣愣地看着外婆带我走了。
高考的时候我超常发挥,考了642,过了重本线一百多分,在老师的帮助下,我申请了本硕博连读,也可以申请减免学费,我留在了本省。
“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
外婆在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后,一个劲儿地夸我有出息,还带我去饭店里吃饭,我看着外婆眼睛里晶莹的泪花,也流着泪笑了。
两年后,我听到了外婆住院的噩耗,是脑溢血。
宛如晴天霹雳,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天要塌了,连忙跟导员请了假。
外婆的头发不知何时已经如此花白,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蓝白色的病号服套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宽大,外婆瘦小的身躯被衬得越发脆弱。
我蹲在地上,轻轻握住她的手,说出了那句她跟我说了无数次的话:“不怕啊,我在呢”。
“外婆,别怕,以后换我保护你了。”
二十岁的我像一个稳重的大人一样在医院奔波,我祈求医生救救我的外婆,我祷告苍天,请求他保佑我的外婆。
我读过书,知晓这世间并无鬼神,此时竟生出一种苦求神明保佑的绝望。
医生妙手回春、幸得上天怜悯,外婆醒了。
她挣扎着要下床出院,告诉我她的身体很好,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那神情,一如我当年。
我知道,她这是在担心钱的问题,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用都没有,只会拖累外婆的小孩了。
我告诉她,我申请了助学贷款,也有贫困生补助,学校给了我勤工助学岗位,我还做了几份兼职,我给她看我的小金库,告诉她我真的长大了。
外婆并不完全明白我的话,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我的小安真厉害啊,真好。”
花光了我的所有积蓄,外婆恢复健康了。
我无比庆幸自己有能力救回外婆。
回到学校,我继续勤工俭学。
大三那年,我的课题得了奖,我把外婆的小院翻修了。
读硕期间,我的研究项目荣获二等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把外婆接过来住。
读博期间,我被大厂提前递了offer,年薪百万。
工作第一年,我给外婆买了房子。
我觉得我们的日子前路光明,我们的未来一片坦然。
可是我忘了,外婆老了。
5
外婆老了,落叶归根的思乡情越发浓烈。
“我想回去看看。”外婆的声音显得沙哑而疲惫。
我点点头。
坐上新买的小轿车,买了些肉蛋奶,我们便回村了。
漆黑亮丽的车身与破败寂寥的街道显得格外显眼。
“这是谁啊?”
“不知道啊,欸?是不是徐家丫头?”
“这徐丫头可真是出息了啊,前两年给她外婆翻修了院子还在城里买房了呢!”
“还真是,那怎么不见徐老头那边修房啊?”
“你不知道,徐家是个黑心肝的,把那徐丫头扔山上要喂狼,是她外婆给捡回去的,现在啊,还不知道有多后悔呢!”
我带了好些礼品去看我爸妈。
他们笑得见牙不见眼,一个劲儿地夸我有出息。
见他们以我为傲,我也很高兴。
我觉得他们只是愚昧封建了些,但终究还是爱自己的女儿的。
看着他们半白的发丝和佝偻的身躯,我突然觉得他们老了,无端地生出一种自己应该孝敬他们的念头。
“你家闺女可真是有出息啊!”
“就是啊,看这车,这一院子东西!老徐啊,你以后可要享福了!”
“当初我就说小安这孩子聪明机灵,以后肯定有大出息!”
“你看我就说吧,贱丫头不用咋养,赔钱的玩意儿,怎么着到最后都得巴巴地过来给你养老,等着她好吃好喝伺候你,你看我院里这多东西!都吃不完!”妈妈宣传着她的“育儿法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