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是一位68岁的老人,在北京住了一辈子。退休后的生活平淡而充实,每天遛遛弯,做做家务,偶尔和老伴去公园散散步。我们夫妻俩的独生子在外地工作,只有过年才能见上一面,所以每逢佳节都格外期盼。

张嫂是我们家的保姆,今年已经64岁了。她从老家安徽来京城这么多年,始终是一个勤恳善良的人。自从我儿子出生后,她就像家人一样照顾我们一家三口,功不可没。可惜好景不长,十几年前她先生去世,她也就过起了独居的生活。

我儿子在上海工作,事业有成,妻子是个好媳妇,和我们相处融洽。可惜他们一直无儿无女,我是希望能尽快抱上孙子的。儿子对张嫂十分敬重,每年都会给她拜年并送上一些礼物,算是对她的一种补偿吧。

大年二十九就要来临了,我打算带张嫂一起回上海过年。儿子打来电话,征求我的意见:"妈,您老是和张嫂相依为命的,何不把她也接过来团聚呢?我和小芸都很乐意。"

"那太好了,正合我意。"我说,"张嫂年纪也大了,独自一个人在家过年太冷清了。"

"那就这么定了,您把具体时间告诉张嫂,我给你们订机票。"

"嫂子,您在干什么呢?"我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哦,杨奶奶,我没什么事。"张嫂回过神来。

"您是不是又在想儿子了?"我了解她的伤心事,"好了,今年咱们一起回上海和小杨他们团聚吧,不许闷着了。"

张嫂低着头,半晌没吭声。我拍拍她的肩膀,柔声说:"您就把我们当成家人吧,有什么高兴的事或难过的事,都跟我们说。"

我们开始收拾衣物,张嫂三件旧行李箱就装下了她的全部家当。她把照片和儿子留下的信件,一件件拿出来,眷恋地抚摸着。

"杨奶奶,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张嫂面露难色。

"您说什么呢?您就把我们当家人,有什么好客气的。"我连连摆手。

"您就放心吧,小杨和小芸都很理解人的。"我坚定地说,"他们一定欢迎您的。"

张嫂被我的诚恳说服了,点点头,继续收拾东西。可她的神情却有些黯淡,我知道她内心还是有些忐忑。

出发前,我把行李箱再次检查了一遍。张嫂跟在我身后,手里捧着一个装满年货的盒子。

"这是给小杨和小芸准备的一些心意,都是我亲手做的。"张嫂小心翼翼地说。

"太好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我连连点头。

我看着张嫂憔悴的面容,只希望这次回家能让她从伤痛中解脱出来。

上海的冬日阳光有些刺眼,我们刚下了飞机就被暖融融的空气包裹住。儿子和儿媳早就在出口处等候多时了。

"妈,你们可算到了!"儿子高兴地上前拥抱我,随后又转向张嫂,"张阿姨,好久不见了!"

"小杨,你可把我给忘了。"张嫂羞涩地笑着,眼角的皱纹像朵小小的蔷薇绽放开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没有。"儿子诚恳地说,"您就像家人一样,每年都盼着您过来。"

儿媳也热情地拥抱了张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张阿姨,太高兴您能来了,我们可想死您了!"

张嫂被这温暖的氛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点头。看着眼角的泪花,我暗自庆幸终于让她找到了归属感。

回到儿子家中,一股年味扑鼻而来。儿媳已经提前将房间打理停当,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妈,您和张阿姨先歇歇吧,等会儿我再带你们出去转转。"儿子说着,领我们进了卧室。

屋里干净整洁,摆放着一些鲜艳的新年装饰品。张嫂放下箱子,在房间里踱步环视,神情渐渐放松下来。

"阿姨,您先歇息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儿媳贴心地说。

"多谢小芸你了。"张嫂感激地点点头。

等到中午,儿子儿媳就带我们到户外活动活动筋骨。一路上,张嫂都无比兴奋,像个孩子般东张西望。偶尔和我们攀谈几句,她的笑容就洋溢在脸上,显得那么朴实纯良。

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客厅看春节联欢晚会。儿子和儿媳你一言我一语,其乐融融。我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张嫂,她正出神地盯着电视,似乎没在认真看节目。

"张阿姨,您在想什么呢?"我轻声问道。

"哦,没什么。"张嫂回过神来,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我看出她的不自在,于是拉着她到阳台上透透气。夜色下,张嫂的眼神黯淡无光,她深深叹了口气。

"阿姨,您是不是还没习惯这里的环境?"我关切地问。

我连忙握住她的手,用力摇了摇头:"您就把我们当成家人,有什么高兴的事或难过的事,都尽管说出来。"

次日一早,我就被热热闹闹的声响吵醒了。走出房间,只见儿子和儿媳已经在忙前忙后,准备年夜饭的材料。

"妈,您可算起来了。"儿子一边切着肉,一边招呼我,"快来帮把手吧,待会儿可就忙不过来了。"

"好嘞,我这就来。"我笑着应道,随即在厨房里绕来绕去,生怕添乱似的。

儿媳已经将年糕、鱼、蔬菜等摆放整齐,餐桌上也铺好了红色的台布。她看见张嫂愣在一旁,连忙让她坐下歇歇。

"阿姨,您就别动了,我们两个就足够忙活了。"儿媳说,"您就坐在这儿陪我们聊聊天吧。"

张嫂犹豫了下,还是乖乖地坐在了餐桌边。儿媳很自然地把她拉进了我们的谈话中,不时问她一些家常话题。看着张嫂渐渐卸下心防,我由衷地感到欣慰。

就在这忙忙碌碌的气氛中,我们迎来了除夕夜。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年夜饭,五颜六色的装饰品将整个屋子点缀得喜气洋洋。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让我们祭祖先人。"儿子高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全家人就在餐桌前肃立,虔诚地焚香祭拜。就在这庄严的时刻,我突然听见一阵抽泣声。循声望去,只见张嫂低着头,泪水簌簌地流下来。

"阿姨,您怎么了?"儿媳连忙扶住她。

"您就尽管说出来吧,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坚定地说。

说到这里,她再也按捺不住,痛哭失声。我和儿媳连忙上前搂住她,轻声安慰。儿子也愣在一旁,脸上尽是痛惜之色。

"阿姨,您别难过。"儿子终于开口了,"您就把我们当成家人吧,我们永远支持您。"

张嫂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儿子,点了点头。儿子也坐到她身旁,紧紧握住她的手。

"阿姨,您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儿子诚恳地说,"您以后都不用再一个人过年了。"

张嫂哽咽了半天,才渐渐平静下来。我们也都坐到她身边,给予她无言的支持和力量。

张嫂一连哭了很久,终于平静下来。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小杨、小芸,还有杨奶奶,我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好意。"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我实在不好意思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阿姨,您别这么说。"儿子连忙握住她的手,"您就把我们当成家人,有什么高兴的事或难过的事,都可以告诉我们。"

"是啊阿姨,您就别客气了。"儿媳也连连点头,"您就住在这儿吧,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说完,她猛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我和儿子对视一眼,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妈,您先留在这里,我去劝劝张阿姨。"儿子说完就追了进去。

卧室里,张嫂正在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儿子见状,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

"张阿姨,您就别走了。"儿子说,"您就把我们当成家人,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们商量。"

"小杨,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张嫂望着儿子,眼神黯淡无光,"可是,我怕一直呆在这里,会让你们觉得别扭。你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不需要我这个外人凑热闹。"

"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儿子斩钉截铁地说,"您就是我们的家人,我们永远欢迎您。"

就在这时,我和儿媳也走了进来。我上前拥抱住张嫂,安慰道:"嫂子,您就别离开了。您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是啊阿姨,您就别客气了。"儿媳也连连点头,"您就住在这儿吧,我们一家人一起过年,多热闹啊。"

张嫂被我们的诚挚说服了,终于点点头,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我们相视一笑,都为她的决定感到高兴。

次日清晨,阳光温暖地洒在房间里。我醒来后,发现张嫂已经坐在阳台上发呆了。

"嫂子,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走到她身边问道。

"杨奶奶,我在想昨天的事。"张嫂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感谢你们一家人对我的好意。可是,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外人,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您就别这么想了。"我坚定地说,"家人和家人之间,哪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只要大家彼此理解和包容,就都是一家人。"

张嫂愣了愣,似乎在回味我的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重重点头,眼神也重新闪现出光芒。

"妈、张阿姨,你们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尽管打电话给我。"儿子一边系着领带,一边嘱咐道。

"别担心,你们去工作吧。"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有张嫂在,我们两个就像亲姐妹一样,绝对不会无聊的。"

张嫂也连连点头,神情比过年前轻松了许多。儿媳走过来,拥抱了她一下:"阿姨,您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好,好,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张嫂诚恳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样,儿子和儿媳匆匆离去,留下我们两个老太太相互依偎。我看着张嫂重拾的笑容,心里很是高兴。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年底。张嫂在儿子家住下后,生活终于重新有了方向。她每天都会准备三餐,而我则负责打理家务。闲暇时光,我们就坐在一起闲聊家常,畅所欲言。

渐渐地,张嫂也变得开朗了许多,笑容经常挂在脸上。偶尔提起往事,她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痛哭流涕,而是能够平静地回忆。

"嫂子,新的一年就要到了,您有什么打算吗?"有一天,我忽然问道。

我点点头,心里由衷为她感到高兴。

就这样,在家人的温暖中,张嫂终于走出了阴霾,重新拥抱了生活的阳光。

转眼间,春节又要到了。这一年,我们一家人的感情更加亲密无间。可就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我和张嫂不得不启程回京了。

"妈、张阿姨,你们真的要走了吗?"儿子一家人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口。

"是啊,我们也不想这么快就离开。"我扯了扯嘴角,努力不让自己流下眼泪,"可是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只能先回去了。"

大年三十的清晨,阳光温暖地洒在房间里。我醒来时,发现张嫂已经收拾停当,正坐在床边出神。

"嫂子,您准备好了吗?"我轻声问道。

"嗯,都收拾好了。"张嫂点点头,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舍,"杨奶奶,我们真的要走了啊。"

"是啊,可惜只能在这里待这么几天。"我也叹了口气,"不过,咱们过不了多久就能再回来了。"

张嫂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窗外。我知道,她一定在犹豫是否应该离开这个暂时的"家"。毕竟,这里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归属感。

"嫂子,咱们该出发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张嫂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般地点点头。我们相视一笑,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儿子一家人早就等在那里了。一见到我们,儿媳就急急忙忙上前,紧紧拥抱住了张嫂。

"阿姨,您可一定要保重啊。"儿媳眼圈微红,语气哽咽。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张嫂拍了拍儿媳的背,语气亲热。

儿子也上前,郑重地对张嫂说:"阿姨,您就当这里是您的家,有空就常回来看看。"

"好,我一定会经常回来的。"张嫂点点头,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

我也被这温馨的一幕感染,眼眶湿润了。只见儿子转过身,拥抱住了我,语气沙哑:"妈,您也要保重啊。有任何事都及时告诉我。"

"放心吧,我们有张嫂在身边,一定会过得很好。"我轻拍着儿子的背,心里充满了安慰。

就这样,在一片依依惜别的氛围中,我和张嫂终于踏上了回京的路程。一路上,我们你一言我一语,有说不完的话题。

转眼间,我们就回到了熟悉的小区。一路上,张嫂都显得有些沉默,我知道她一定在怀念上海的那个"家"。

"嫂子,我们到家了。"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打开房门,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家里的摆设都和我们离开前一模一样,可不知为何,却多了几分陌生感。

"杨奶奶,我们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吧。"张嫂看了看周围,语气有些沉重。

"好。"我点点头,也觉得有必要将屋子重新打理一番。

就这样,我们开始忙前忙后,把家里彻底收拾了一遍。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我们也干完了最后一点活计。

"嫂子,您先歇息吧,这两天我们都辛苦了。"我拍了拍张嫂的手背,语气亲昵。

"好,您也早点休息。"张嫂点点头,朝我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就在这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们两个老太太即将重新开启在北京的生活。而那温馨的"家"之感,只能暂时地留在上海了。

"嫂子,您看,咱们回到北京了。"我喊了一声。

"嗯,我都听见了。"张嫂走到我身边,望着熟悉的街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们相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的确,这里的生活节奏明显比上海要快上许多,与那份闲适的"家"之感相去甚远。

"算了,咱们还是尽快重新适应这里的生活吧。"我拍了拍张嫂的手臂,语气坚定。

"您说得对。"张嫂点点头,神情也渐渐坚毅起来,"我们得好好过日子,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负担。"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张嫂都在努力融入北京的生活。不过,与上海的那份亲切温馨相比,这里确实多了几分陌生感。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彼此扶持,定能很快重拾昔日的节奏。

大年初四那天,我和张嫂照例去公园遛弯。一路上,我留意到她的神情比平时更加低沉。

"嫂子,您是不是还在怀念上海啊?"我轻声问道。

"杨奶奶,我当然希望一直住在小杨家里。"张嫂叹了口气,"可是,我也不想永远给他们添麻烦。"

"您就别这么想了。"我连忙安慰道,"他们都把您当成亲人一样看待,您在那里并不会成为什么负担。"

张嫂没有接话,只是用力点了点头。我能感受到,她内心一定在经历着巨大的挣扎和纠结。

"好了,咱们今天就好好在这里走走,放松放松心情吧。"我拍了拍张嫂的手臂。

张嫂重重点头,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些神采。就这样,我们继续在公园里散步,一路上不时和其他人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