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冬夜,河北涞源钢厂职工家属区一片寂静,刚结束夜班的张彦龙拖着疲惫地身躯回到小区。

小区道路中间的雪被铲到两旁,堆成了小山。

部分积雪融化,水流到道路中间,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脚踩在上面,便咔嚓作响。

张彦龙小心翼翼地走着,到了12号楼下时,他习惯性地望了望3单元。

突然,他的瞳孔瞬间放大,只见那个屋子的灯,又亮了!

层层树枝隐蔽的窗户下,一个黑影前后左右移动,昏黄的灯光下,黑团影影绰绰,显得格外诡异。

张彦龙揉了揉眼睛,确信没有眼花,寒冷的空气似乎浸入骨髓,让他全身激起一片疙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个月前,12号楼3单元那户人家突然全部失踪。

自那以后,房间不时有灯光亮起,黑影显现,但凡有人敲门,屋内灯光便立刻熄灭,无人应答,也不曾见有人出来。

小区居民人心惶惶,有人说,曾在半夜看见亮灯的窗户前站着一家四口,光从他们身后打来,楼下的人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就那么站着,不叫也不动,显得格外的诡异。

还有人说,有天夜里曾听到那个房间发出奇怪的叫声,像猫嚎,又像人的惨叫......

流言越传越盛,小区居民人心惶惶,大家都说,3单元闹了鬼,于是那些本想去一探究竟的人,也都不敢上前了。

那么,消失的一家人去了哪里?半夜神秘的黑影,究竟又是人是鬼?

直到8个月后,警察破窗而入,才发现一家四口早已惨死在家中,尸体高度腐败,屋内爬满了蛆虫!

这一下,涞源钢厂职工家属小区发生凶案闹鬼的消息,如同在沉寂的湖里丢下了一颗炸弹一般,轰然爆炸,四散传播开来。

01

消失的一家四口分别是家主邸静生、他的妻子李俊主、儿子邸超,以及李俊主的父亲李老范。

邸静生和李俊主夫妇曾是河北省涞源钢厂的工人,该钢厂原是国有中型企业,90年后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落,最终在2004年,夫妻双双下岗。

他们的儿子邸超和邻居张彦龙是工友,一起在另外一个钢厂的车队工作。

2006年10月23日,张彦龙按约定来到邸超家门口,喊他一道去上班,但无论是敲门还是打电话,都是无人应答。

自此以后,这一家人再也没出现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7年2月的一天晚上,张彦龙发现邸静生家里亮了灯,于是便去敲门。

但张彦龙敲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于是他就反复拉下电闸。

张彦龙想的是,如果里面有人,则一定会出来检查电闸,或者找人维修。

他在楼梯转角处等了半天,但邸静生家里仍然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动静,张彦龙越发感到害怕。

左边为张彦龙,右边为邸超

整个小区议论纷纷,有人说他们一家都去外地了,也有人说一家人自杀了,黑影是他们的冤魂。

虽然居民有很多猜疑,但是也只是将其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加上邸静生夫妇在当地没有关系亲密的亲戚,于是也没人去报警。

直到2007年7月初,邸静生家传来阵阵腐臭,令人作呕,小区居民这才意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报了警。

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邸静生家门被锁,征求上级同意后,他们手持羊角锤,敲碎门窗,顿时一股更为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民警忍臭爬窗进入客厅,只见客厅一片狼藉,衣物、被褥、木架等杂物散落一地。

他们很快注意到恶臭味的来源,正是从客厅地板上一床被裹成圆柱形的被子里,传出来的。

警方套上脚套,绕过一地衣物来到被子靠里的一侧,用羊角锤掀开被子一角,一双人脚赫然出现。

双脚已经高度腐烂,露出部分脚趾骨,令人不忍直视,33度的高温炙烤,空气仿佛中也悬浮着腐肉颗粒,直窜鼻腔。

紧接着,警方在厨房、主卧室、小卧室又发现另外三具尸体,同样都被被子裹住。

这起灭门血案震惊整个小区,加上之前诡异的黑影传闻,小区居民人心惶惶,不少人甚至立即收拾家当,要搬离小区避难。

案件重大,派出所民警封锁现场,并立刻报告上级。

当天下午,保定市成立“七0三”特大案件侦破指挥部,刑警和刑侦技术人员很快抵达现场开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