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华为鸿蒙生态春季沟通会上,余承东发布了华为ADS基础版,号称最强智驾系统,属于无图NCA。此次版本没有激光雷达,完全依靠摄像头视觉感智和毫米波雷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为ADS基础版还直接对标特斯拉选装EAP的辅助驾驶,声称完全超越。

特斯拉EAP的意思就是Enhanced Auto Pilot增强版辅助驾驶,可实现自动辅助变道、自动辅助导航驾驶、智能召唤、自动泊车四种功能,EAP可在订车时要花钱选装。

特斯拉自动驾驶产品可分为3个类别,包括AP、EAP和FSD。其中,AP为最基础版本,EAP为增强辅助驾驶。前者免费,后者售价为6000美元。而特斯拉最高级别自动驾驶产品就是FSD,在其官网上的名称释义为“完全自动驾驶能力”。主要功能包括导航辅助驾驶(NOA)、自动变道、自动泊车、智能召唤、交通信号识别、(基于导航路线的)城市道路自动转向等。

因此华为ADS仍然还是点对点的辅助驾驶技术,虽然声称智驾系统,但并不是特斯拉这种端对端的FSD完全自动驾驶系统。

目前特斯拉在逐步开放其核心技术Autopilot和FSD,向其他汽车制造商提供授权,特斯拉在中国官网上早已明确表示,愿意与任何善意使用其技术的人合作。

目前FSD的使用费为每月199美元。上个月3月25日,特斯拉(TSLA)宣布为司机提供为期一个月的FSD免费试用。同时特斯拉将其FSD测试版本的名称由"FSD Beta"变更为"FSD Supervised",这一改变标志着FSD已告别公测阶段,正式步入规模化商用化进程,展现出特斯拉对自家自动驾驶技术的十足信心。

同时在4月5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透露,特斯拉将于8月8日正式发布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项目,而这背后的强大支撑来自于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功能FSD的重大进展。

FSD的架构基本上为通过视觉感知网络生成三维向量空间,对于仅有唯一解的问题,可直接生成明确的规控方案,而对于有多个可选方案的复杂问题,使用向量空间和感知网络提取的中间层特征,训练神经网络规划器,得到轨迹分布。其次,融入成本函数、人工干预数据或其他仿真模拟数据,获得最优的规控方案。最终生成转向、加速等控制指令,由执行模块接受控制指令实现自动驾驶。

其实其它车企也有部分团队在研发端到端的AI人工智能视觉自动驾驶方案,这种方案将感知、规划、控制各环节一体化,去除了各模块基于规则的代码,将传感器收集到的信息直接输入神经网络,经过处理后能够直接输出自动驾驶指令,使得整个系统端到端可导。

这种方案的优点十分明显,能够降低对激光雷达、高精地图、人工的依赖,减少中间环节的成本;模型上限高,可以得到近似全局最优解,并且不需要人工标注各种特征,由AI自己学习人类实际的驾驶习惯,完全成为纯数字、无特征意识表达的规则盲化系统。

当然研发类似FSD的自动驾驶系统也不是没有门槛,也就是即便是拿到了特斯拉FSD的开源算法,但模型能力起步还是较慢,解释简单场景的积累需要很多样本,很长的时间,不如模块化架构,模型下限低,灌好规则就能跑。另外如果出现异常现象,中间“黑盒”解释性也较差,因为完全规则盲化,也就是汽车行为很难用人类日常单一的驾驶习惯或交通规则来解释,因为端到端的规划流一直在变化,当下的决策集成了时空4D多域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所有的自动驾驶系统,都有一个进化的过程。华为此次推出对标特斯拉EAP辅助驾驶系统的视觉智驾华为ADS基础版,并在EAP上进行了一些车速较高阶段的优化措施,为华为下一步往完全自动驾驶方向进化,提供了很好的数据收集与模型迭代途径。

同时华为仍然在提升其华为高阶ADS智能驾驶系统,此次发布的智界S7汽车可以随车选装,余承东先称之为有路就能开的ADS辅助驾驶系统。

免责声明:图文源自互联网,分享行业发展动态,不作任何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